近日,广东惠州的陈先生为继承已故父亲的存款,陷入证明“我爸是我爸”的循环,在银行、公证处、派出所、居委会来回奔波7个多月未果。最终经中国国务院督查组督查,当地政府协调整改,他才取到存款。

图为陈先生户口簿。(图片来源:北京《人民日报》)

为民众及时、高效的处理事务本是政府部门的职责所在,但梳理陈先生这7个月来的经历,不难发现,在户口簿已能证明父子关系的背景下,相关办事部门不断向陈先生索要“循环证明”,一环套一环,最终使整个事件陷入僵局。

其实早在2016年,公安部等部门发布的《关于改进和规范公安派出所出具证明工作的意见》中就强调,“居民户口簿……是公民法定身份证件,具有证明公民身份的法律效力”,“凡居民户口簿能够证明的,有关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应予认可,公安派出所不再出具证明”。2018年,中国国务院颁发的《关于做好证明事项清理工作的通知》,也要求没有法律法规规定的证明事项一律取消,要及时纠正查处随意将行政机关的核查义务转嫁给个人和企业的行为。

尽管如此,“皮球”依然在飞,各部门为避免承担风险互相推诿的情况仍存在。例如此次事件中,似乎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立场:银行称想取出存款,必须作公证继承;而派出所认为,户口簿已是公安机关出具的法定亲属关系证明;公证处则认为,仅凭户口簿无法证明陈先生是其父的唯一继承人;居委会则依据相关文件,提出亲属关系证明属于不能开具的“繁琐证明”……

为破解自证“我爸是我爸”的僵局,需要决策部门与基层部门之间的充分协调,对相关文件条款进行透彻的解读,避免流程僵化。且基层部门在工作中应提高办事效率、增加服务意识,同时享有一定的灵活性,提升便民服务的质量。

与此同时,在数字化时代的当下,信息共享并非难事,部门间本不该出现这样的“信息孤岛”,政务服务“一网通办”、公对公协作无疑将极大地简化办理流程,且规避隐私问题。此外,如果能将民众办理业务所需的材料、流程、手续公开化和制度化,相信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跑腿”。在一部手机走遍天下的时代,证明“我爸是我爸”当休矣。(莫伊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