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社论 > 正文
侨报社论:特朗普应正确处理示威
——
2020-06-05 22:31 来源:侨报网综合 作者:侨报评论员 编辑:时间

侨报网讯】5月25日明尼苏达州的非裔男子弗洛伊德因警察暴力执法而死亡,由此引发抗议示威活动并迅速席卷全美,直到10几天后的现在还未平息。以美国首都华盛顿为例,6月5日早上,华盛顿市长鲍泽命令将白宫附近的第16街命名为“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街,以嘲讽和抗议特朗普对示威的处理。鲍泽已经派人给这条路上用黄色油漆喷涂了巨大的“Black lives matter”字样。而6月6日、7日周末,华盛顿预计将迎来游行示威人数的高峰,市中心也将为此进行道路管制。

downloadArticle.do

6月1日,纽约民众在曼哈顿街道游行抗议警察暴力执法。(图片来源:中新社)

弗洛伊德死亡事件“闹大”了,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多层次的。种族问题本就是美国的历史伤疤;种族不平等依然存在,也和经济差距扩大等问题合起来变得更加复杂;警察与非裔美国人之间相对紧张的关系有历史形成原因与现实数据佐证;最近几个月好几起非裔被误杀的事件积聚在一起引发民众的怒气;有人觉得长久解决不了的种族主义只有暴力才能解决;原本就是暴徒或者帮派成员的人唯恐天下不乱以及趁乱抢劫获取利益等。

前面列举的这么多原因中,只有最后的那“一条半”应当采取比较强硬的手段应对——是因“为种族不平等而失望,最后寄希望于暴力”的人,如果能看到有效的情况改善手段和种族平等的希望,未必不会成为马丁·路德·金这样“非暴力主张者”的拥趸。因此,给引发示威的事件充分的调查和严肃的处理,给示威游行者表达观点、在法律允许范围内表达愤怒的权利,以改善种族问题的诚意和实际行动说服大部分人,再根据犯罪事实惩罚一小部分恶意的暴徒,才是正确的处理方法。

然而,特朗普在示威活动刚刚开始向明尼苏达州以外蔓延时,就把抗议民众称为“暴徒”,形容抗议示威是“无法无天的非政府主义行动和骚乱”,责备当地官员是“软弱无力的左派”、称要派出国民警卫队,抛出“抢劫开始的时候,就是开枪的时候”等言论。当示威活动在白宫门口愈演愈烈时,特朗普又威胁“如果暴徒闯进来,迎接他们的是恶犬和凶悍的武器”。特朗普还宣布要激活1807年《叛乱法》,派出现役军队平息“暴乱”。为了去被部分焚毁的圣约翰大教堂“留影”以凸显总统的强硬和信心,特朗普的团队(当然也需要特朗普本人首肯)甚至对当时白宫门前处于和平抗议状态的民众使用了催泪弹、胡椒水等驱散他们,为总统一行清路。直到这两天,仍有大量的国民警卫队和现役陆军士兵集结在华盛顿特区和周围,白宫周围铁丝网围住、军警把守的封锁圈扩大,军用卡车堵在白宫周边的所有重要路口。

特朗普也提到要彻查弗洛伊德事件,也表态自己反对种族歧视,还有他的团队成员“助攻”,比如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非裔媒体事务主任发布长篇评论为特朗普辩护,说特朗普才是真正促进种族平等的“行动者”。但是,特朗普的态度、推文、言论和“第一反应”,更有说服力——他显然不像看重自身安全、所自称的“法律和秩序”以及大选结果那样,看重“黑人生命也是命”、看重种族问题的解决。

就大选而言,这一系列操作,对特朗普争取连任,可能有负面影响,但影响并不大。特朗普的这些言论和行为,可能让中间选民觉得“不合适”,让他的反对者怒斥“种族主义”,但他的支持者不会觉得这些有什么问题。但从长远来看,特朗普对于此次示威的处理,给美国的前路挖了几个大坑。

第一个坑是仇恨政治,特朗普面对和平为主的示威行动,在大部分时候只揪住其中的街头暴力不放,甚至做出了连他的内阁中现任的国防部长都表示不支持的“现役军队平息暴乱”的决定。特朗普援引的还是《叛乱法》——这种给民众表达心声、促使社会变革行动的定性,是为我所用和以偏概全的,只会让种族主义痼疾更加恶化,为将来埋下更多暴力的种子。现在,白宫不远处16街路面上所喷涂的巨大“Black lives matter(黑人命也是命)”口号,就是对特朗普饱含仇恨政治处理手段的明晃晃的讽刺。

第二个坑是社会分裂。这些年来美国政治和社会的分裂早已不是新鲜事,但特朗普执政的许多行为和决定加剧了这一点,这次就是一个明证。他斥责明尼阿波利斯市长“极左、软弱”,再三把矛头指向安提法——称其为“国内恐怖组织”,同样是夸大了抗议示威行动中“暴力”部分,并特意将其政治化。政坛上的党派分裂,社会上的种族和阶层分裂,都会因此而加重。尽管,示威活动中警察与群众和解、单膝下跪祈祷的感人瞬间,本来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减少分裂的希望。

第三个坑是领导力丧失。一个躲进白宫掩体自称“视察”、让军队与大部分是和平示威群众对峙、用催泪弹驱散民众只为“拍照”以显示强大的美国总统,展现的领导力让人失望——特朗普对地方官员强调的“控场力”,他自己也没有;而且,真正的控场力是解决问题的能力,并不是威胁与“以暴制暴”的能力。更为严重的是,美国的盟友们目睹着军队在华盛顿特区“执行任务”,在周边待命,直升机在空中盘旋,对付的还是以和平为主的民众示威行动。在近年来要求盟友“承担自己的责任”、退出多个国际组织和协定、宣称美国“吃亏”而“重谈”国际贸易体系,几个月来应对新冠疫情不力、退出世卫组织,以“中国”“非法移民”“民主党”为“甩锅对象”之后,美国——自我定位为民主世界领袖、实际也确实是二战后国际秩序领导国家的美国——在盟友的注视下再次丧失公信力。加拿大、英国、希腊等多个美国盟友已经爆发声援弗洛伊德、呼吁种族平等的游行,就是典型例证。

这些“坑”的影响,比大选结果的影响更为深远。一个仇恨政治蔓延、更加分裂和失去了领导力的美国,面临更大的风险和更令人忧虑的未来。(完)

编辑:时间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