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我在纽约家中收到一位中国朋友寄来的包裹
——
2020-05-08 01:25 编辑:朱三景

【侨报讯】记者、金融专栏作家吉莉恩·泰特(Gillian Tett)在《金融时报》发表评论文章《从中国寄来的防护包裹背后的信息》,全文摘译如下:

上周,我在纽约的家中收到了一位中国朋友给我寄来的包裹。里面是一些个人防护设备(PPE),包括备受追捧的N95口罩。我的朋友解释说:“在中国买PPE更容易一点。” 他听说美国、英国以及其他国家出现了严重的PEE短缺问题,感到非常震惊,所以特意送来了慰问品。

431712f55a30765be59034e33591eeee

3月2日,重庆市渝北区一企业工作人员在生产医用N95口罩。(图片来源:新华社)

我也将受到的口罩送给了属于易感人群的邻居和一些医务工作者,此时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时刻。

首先、也是最明显的,它凸显了地缘政治秩序的变化。几十年前,例如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援助和同情往往是从西方流向东方,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发生逆转。

第二,对于美国这样的国家来说,PPE短缺暴露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应该在多大程度上依赖自由市场提供基本商品?在危机时期,又应该允许国家干预到什么程度?

当然这些问题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更没有一个固定的国家观点。

无可厚非的是在疫情来袭时,美国人准备得很不充分。

医务人员需要适当的防护装备、比如N95口罩,许多其他的一线工作人员也是如此。同时,纽约等州的州长最近呼吁公众戴上口罩——哪怕是最简单的布质口罩也能防止一部分传染。

但是在疫情暴发时,联邦卫生与公众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的口罩库存量只有4200万个,其中3000万个是医用外科口罩,N95口罩仅有1200万个。而根据该部门自己的计算,这些物资只是疫情中所需物资数量的1%。更糟糕的是,它没有任何办法迅速生产更多的口罩。

其结果是,随着各个机构争相抢购稀缺的物资,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哄抬价格和抢购风潮,这让无数的一线工人因为缺乏PPE而无谓地死去。

上周,一位朋友给我看了一张她的儿子妻子的照片,这位女士是费城一家医院的护士,由于缺乏个人防护用品供应,她只能戴着潜水眼镜和垃圾袋工作。

虽然PPE的缺口很明显,但填补这个缺口的方法却不甚明了。虽然有企业在制作和销售简单的口罩,但是考虑到围绕材料的供应链问题,这些自下而上的努力不太可能足够快的生产出大量产品。

因此,州有机构现在正在建立公私合作伙伴关系:上周,位于东北地区的7位州长齐聚一堂,宣布了一项发展自己供应链的倡议。与此同时,还有医生发起了“今天就要有口罩”(#NeedMasksToday)活动,要求白宫大规模援引《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生产个人防护装备。

虽然特朗普总统最近几周偶尔援引《国防生产法》,例如指示通用汽车公司制造呼吸机等,但是他没有发起全面的行动——用法律要求私人企业大规模生产PPE。这可能反映了其背后存在强大的商业游说。

但另一个根本问题是,人们普遍反对政府干预市场。或者正如特朗普自己最近所说的那样:“我们是一个不以国有化为基础的国家。”这种情况会改变吗?我希望如此。因为新冠疫情已经颠覆了所有的规范,援引《国防生产法》完全合理。

与此同时,从中国寄来的防护用品正摆在我的厨房里,这正是世界发生改变的迹象。

编辑:朱三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