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人 > 正文
歧视行为愈演愈烈 华裔记者借自身经历为亚裔发声
——
2020-05-02 02:47 来源:侨报网 编辑:张杨

【侨报讯】随着新冠疫情的肆虐,很多亚裔发现,他们不仅要抵御病毒本身,还要抵御随之而来的反亚裔歧视。3月份,联邦调查局(FBI)警告称,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激增。自3月底以来,亚裔美国人博客网站NextShark统计了近1500起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其中69%都有女性受害者。

1

2月29日,民众在旧金山参加反歧视游行,反对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而歧视华裔人口的行为。(图片来源:中新社)

在这样的背景下,华裔记者贾斯汀·陈(Justin Chan)在Verizon Media旗下网站In The Know撰文,谈到自己的经历,称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让他更珍惜自己的亚裔身份。全文摘译如下:

对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很多人来说,对亚裔的误解和种族主义可以追溯到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这也是作为亚裔的我们一直以来在平衡两种文化身份时面临的困难之一。

我出生在曼哈顿,父母是澳门人。我在皇后区木边(Woodside)度过了孩提时代的前6年。跟华埠或者法拉盛不一样的是,木边没有太多华裔人口,我周围的大多数居民都是东南亚人或者中美洲人。

虽然我周末会去华埠,偶尔也会回澳门度假,但是我早期能接触到的中华文化很有限。可能让我与中华文化联系起来的唯一通道是我父亲勤勤恳恳的工作态度。

经过十年的努力,我的父亲在一家银行升职到管理层,之后还在曼哈顿时髦的上东区开了一家小型中国古董店。他从一贫如洗到富裕的经历也是美国梦的一个缩影。

从小,我对自己身上的中国特征就不以为然,可以这么说,我更加“美国”。我所有的兴趣都植根于西方文化,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是蝙蝠侠、最爱的运动是棒球等等。我也没有太多华裔朋友。

我的父母一直都很担心这一点。小学时他们坚持让我上中文课,并且要求我在家里说粤语。这让我很不解,也因此对此产生抗拒心理。接下来的几年,我开始讨厌父母对我的每一个期望。我不想学中文,也不愿交华裔朋友。

我拒绝自己身上的种族特征,加上叛逆性格,让我做出了一些很奇怪的举动。比如我会把母亲给我做的午餐藏起来,避免同学笑话它的味道;我会用嘲弄自己的笑话来取悦同伴;在学校填写表格时,还会省略我的中文中间名。

高中时,我抗拒参加亚裔学生俱乐部,因为那里的每个人似乎都带有人们固有的那种对亚裔的刻板印象。大部分人都很被动,没完没了地谈论动漫和玩手球。对我来说,他们太传统了,他们身上似乎全是亚裔的弱点,比如懦弱、顺从和脱离现实等。

在学校我很快被非裔文化吸引,和非裔同学们打成一片。在高中将毕业的时候,我更熟悉的是非裔文化而不是中国文化,这让我的父母很失望。就连我在华埠的几个华裔朋友也注意到,我会为了融入非裔社区而对自己开一些不必要的玩笑。

我认为问题在于,我长期生活在这样一个几乎把所有事情都定义为非黑即白的国家,亚裔文化几乎不存在。为了避免被打上外国人的标签,我必须找到一个更接近我的文化。我不想被人嘲笑,我只想人们把我看作是一个在纽约土生土长的华裔美国人。

和非裔朋友在一起的时光,让我开始珍惜自己少数族裔的身份。尽管我不是非裔,但是我能看到非裔朋友对他们的文化是多么自豪。这让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华裔美国人的身份,并且认识到这么多年来自己的无知给父母带来的痛苦。

在大学我开始接受自己的亚裔特性。我选修了一门亚裔文学课程,几乎每天都在阅读和中国有关的书籍。不过对我来说,让我转变的最具决定性的时刻是我和父亲的一次经历,那次经历与现在这个非常时期很多亚裔的遭遇极为相似。

那是2011年的一个夜晚,我的父亲在一个超市的停车场耐心等待着车位,结果却被一个白人司机抢占。这让我的父亲很愤怒,摇下车窗和那个司机对质。结果对方骂道“滚回中国去”。这彻底激怒了我。

我知道,我的父亲要比任何人都更“美国”。让我难过的是,尽管他为了照顾自己的家庭付出了那么多,却仍然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虽然他在这个国家已经生活了20多年,却依然没有被接纳。这次遭遇让我感觉,不管我们如何努力融入美国,永远都不会被完全接受。

这一幕是我投身新闻业的原因,也是我为什么坚持要为亚裔发声的原因,因为这是我们应得的。

之后一些年,亚裔文化似乎开始受到关注,也取得了一些成功。比如ABC电视剧《初来乍到》(Fresh Off the Boat)和电影《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的成功,让我在自己的生命中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亚裔所受到的尊重。

但是,这种感觉在新冠疫情暴发后,几乎一瞬间就又消失不见。

当1月份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时,我立刻注意到它对我在纽约的家造成的影响。曾经熙熙攘攘的华埠突然安静下来,似乎没有人再愿意支持这里的企业,路过的每一家餐馆都只有零星的客人。我也曾目睹过一对华裔父子因为没有戴口罩遭到陌生人的攻击。

作为一名媒体人,每当我看到这样的场景,我都觉得自己有义务为此大声疾呼。

在亚太裔传统月(Asian Pacific American Heritage Month)即将来临之际,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坚定地要保护亚裔社区和我作为一个华裔的身份。新冠病毒并没有让我耻于自己的亚裔身份,反而让我为此感到自豪。

当华埠的商店生意惨淡时,我很钦佩华人社区能够如此迅速地团结起来,确保那些餐厅能够继续营业。比如3月份,来自Foursquare的塔姆(Jennifer Tam)和来自雅诗兰黛公司的维多利亚·李(Victoria Lee)发起的“欢迎来到华埠”(Welcome to Chinatown)活动。这次活动中,捐赠者提供资金,由华埠的餐厅为医护人员提供食物。

在写了关于他们的报道后,这一活动的创始人向我表示了感谢。这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欢迎来到华埠”活动至今已经向在前线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提供了3800份餐食,并且向社区捐赠了3.3万美元。(张杨编译)

编辑:张杨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