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人 > 正文
在美中国人的两难处境:美国梦不再 中国家难回
——
2020-04-09 01:28 来源:侨报网 编辑:陈司

【侨报讯】自上个月被公司解雇之后,陈棠(Tang Chen,音译)夜夜难眠。她的心怦怦直跳。一个问题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我还能继续留在美国吗?

1590767

4月3日,美国劳工部发布数据称,美国2020年3月非农部门就业岗位减少70.1万个,失业率从3.5%升至4.4%。图为3日位于弗吉尼亚阿灵顿一家因疫情暂停营业的梅西百货门店。(图片来源:中新社)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陈棠来自中国东部的浙江省,自2014年起她一直在美国工作。她的H-1B工作签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到期,因此她所在的这家宾州的软件公司已经着手为她申请绿卡,而拿到绿卡后,陈棠就能永久在这里生活下去。

今年33岁的陈棠曾对在美国构建起新生活充满信心,她甚至已在美国买下一间公寓。但在3月13日被公司裁员之后,陈棠不仅失去了收入来源,还失去了能够持有工作签证的身份。

现在,前雇主决定不再继续为她申请绿卡,对陈棠来说,通向永居美国的路也被阻断了。

像陈棠这样的H-1B签证持有人失业后,他们有60天的时间用来申请更改身份,比如改为游客或是学生,或是找一位新雇主,继续为其提供工作签证。一旦有找不到新工作或是无法更改身份的情况出现,他们就得离开美国,或是非法滞留;而一旦滞留超过180天,未来他们可能就要面临不能重回美国的风险。

在如今的环境下找新工作已非常困难,更不要说还要找到一位愿意承担额外签证申请费和申请文书的雇主。不幸的是,自被辞退后,陈棠没接到太多面试邀请。对于在疫情期间找工作这件事,陈棠并不感到乐观。

她曾退一步思考——回国,但又发现回不去。4月所有直飞航线的座位都已售空,陈棠担心多次转机会让她面临被新冠病毒感染的风险。“就算我现在想回去,我也买不到机票。”她说。

陈棠正急切地向大学申请学生签证,获得学生签证能让她合法地留在美国。

目前还没有官方数据对因疫情失业的在美中国人人数进行统计,但CNN在两个微信群了解到,数百人正在这一聊天软件上分享自己的遭遇。

每天,这两个微信群都充斥着焦虑情绪,不确定的工作和签证前景让群成员倍感忧虑。失业的职员和签证即将到期的人们会在群里寻求解决方案,听取建议。

“我从没见过这么多人丢了工作。”纽约移民律师曹颖(Ying Cao,音译)说,她的客户大多是中国人。曹颖表示,目前的情况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那时要糟糕得多,当时有260万人失去了工作。

3月曹颖接到的问询比之前每个月都要多。她建议大多数签证宽限期将至的客户更改签证身份(改为游客、学生或家属签),以为自己争取更多时间。

另一名纽约移民律师徐伊(Tsui Yee)也表示,她的许多客户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近几周,她接到的中国客户的求助电话显著增加。

“(移民环境)已经很糟糕了,疫情又让情况雪上加霜。”徐说,“我许多通过工作签留下的客户都担心极了。”

但截至目前,美国官方几乎未对这一人群提供任何帮助。

H-1B签证是美国最常见的工作签证,过去5年发放的此类签证有90万张。H-1B签证要求申请人必须有特定的雇主,签证有效期为3年,并可在到期时再次延期3年。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2019年发放的H-1B签证中有约15%由中国人持有。截至目前,美国公民与移民局(USCIS,下简称移民局)并未发布为可能在疫情期间到期的签证暂时延长宽限期的消息。

上个月美国移民律师协会(AILA)曾致信移民局,呼吁移民局在疫情期间暂停签证日期的累计。4月3日,为帮助非移民人士保住现有身份、延长与移民相关的截止日期,美国移民律师协会起诉了移民局。

“移民局必须同其他联邦机构一道,延长其所定下的截止日期,为疫情期间在美合法居留的外国人保留身份。”该协会会长马基塔·林德(Marketa Lindt)发布声明说,“如果拒绝这样做,那么移民局就是在做非必要的、危及生命的事。”

而在等待能否在美逗留的消息期间,下岗的中国职员也不可能领取到失业保障金。

根据官方数据,3月有超过1000万在美雇员申请了失业保障金,但曹颖和徐伊都表示,这一数字肯定未包括签证持有人,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拒绝申领保障金,因为担心这样做会导致自己被拒签。

另据曹颖称,尽管按照联邦移民法的规定工作签持有人有资格领取失业保障金,但这条规定在某些州可能无法生效,那些州要求保障金受益人可以随时开始工作。

此外,尽管H-1B签证持有人可能很希望立即重新开始,但他们必须要等到自己的签证被转移到另一家公司,而走完这个流程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很难想象哪个雇主能等那么久。”曹颖说。

而对于近来刚刚失去在纽约一家化妆品公司实习机会的沃尔顿·王(Walton Wang)来说,他还面临另一个窘况。

他于2015年来美国读大学。作为性少数群体(LGBT)中的一员,王一直希望能留在美国,因为相对中国来说,美国给性少数群体的环境更为开放。在目睹了美国政府处理新冠肺炎危机以及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仇恨和暴力事件频发后,他改变了想法。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仇恨犯罪的受害人。”王说,“近来我一直在想哪个身份对我来说更加重要,男同性恋还是亚裔美国人。”(陈沉编译)

编辑:陈司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