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人 > 正文
纽约飞北京,留学生回家记:世界上最美的路就是回家的路
——
2020-04-03 06:26 来源:侨报 作者:罗海兵 编辑:羽尧

【侨报特约记者罗海兵4月3日报道】已经在北京密云隔离观察9天的在美中国留学生蔡少天,3月31日作为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被转至另一酒店隔离观察,开始他剩余5天的隔离生活。

“密切接触者”的隔离生活

3月30日,蔡少天接到母亲电话,被告知3月21日他所乘坐的纽约飞北京的航班上有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他作为确诊患者前后三排的乘客之一,属于“密切接触者”,需要转到新的酒店隔离观察。

得到消息的蔡少天和父母并不焦虑。“这个病可能很严重,但是我比较年轻,万一不幸感染,也是可控可治。”

蔡少天在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回忆其入境的过程,所有入境人员会根据转机和不转机划分;对于不转机的乘客,根据北京和其他地区划分;北京地区的再根据不同区域划分,分配安排隔离酒店。此次蔡少天需要转移隔离,按流程是由他家庭所在的朝阳区通知到所属社区,再由社区医院通知到他的父母。

蔡少天拍摄的隔离点的照片。(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蔡少天回中国途中拍摄的照片。(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得到通知后,蔡少天当晚就收拾好行李,并签署了一份“集中隔离告知书”。根据通知,作为“密切接触者”被隔离观察期间,费用由政府承担,蔡少天被退回了剩余5天共2500元(人民币,下同)的食宿费。同时,他也被告知,第二天转移运输过程中,他只能接触自己的行李,他本人不能接触任何车、门把手,会有工作人员帮他开门、关门。

北京时间3月31日下午,一辆急救车将蔡少天送到新的隔离酒店,陪同他一起前往的,还有一名他所属社区的医院医生。工作人员和社区医生全部穿戴防护服,蔡少天则全程佩戴口罩。与他一起作为“密切接触者”转移的,还有另外一位隔离者,两人各乘一辆急救车。

让蔡少天觉得很人性化的是,由于精准对接到社区,家人可以委托随行社区医生带东西给自己。蔡少天让父母给他捎来社保卡、手机卡等在中国急用的物品,同时给他捎来了一些酸奶和零食。

下午3时,蔡少天抵达新的隔离酒店,6时即办理完入住手续。“整个过程十分流畅,只是搬运行李费了点体力。”他解释,因为电梯属于“密闭空间”,所以被酒店停掉,他只能自己提着行李上楼,而他行李中大部分都是书,比较沉。“如果临时搭一个木板坡道可能会更好一些,毕竟回国学生行李都很多。”他建议。

与此前的隔离点相比,新的隔离点因为酒店硬件不同而有所差异,个别房间网络不太好,可能会给上网课的留学生带来影响。一日三餐同样是送到门口,每天仍需早晚两次汇报体温。两处隔离点都可以收快递、叫外卖,让蔡少天觉得很便捷。其间,他的电脑坏了,购买的新电脑通过快递很快送达。

微信图片_20200403211019

蔡少天隔离期间的餐食。(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在蔡少天看来,隔离生活对他而言和日常没有太大差别,已经从纽约新学院表演艺术学院硕士毕业的他每天仍保持着在电脑前工作和读书的节奏,而且更加安静和专注。“因为每天要测体温、拿饭,作息变得相对规律,整体很舒服的状态,是一段难得的自我集中工作的时间。”

隔离期间也有一件趣事。因为演出做戏服需要,作为演员,蔡少天需要提供肩宽、衣长等尺码,为此他特意让母亲寄来一个皮尺,自行测量。“测量后背的时候,我要把身体扭曲到一定位置才能测量得到。”隔离时期无人能帮忙,让原本平常的一件事情变得困难。

还有几天,蔡少天的隔离就要结束了,届时,他需要做一次核酸检测。3月21日他回京时的入境政策,只要求测量体温、汇报有无症状和旅行史。而3月25日起,北京修改政策,要求所有入境人员全部要做核酸检测。

解除隔离后,按照流程,会有车将蔡少天送到所属社区,和父母交接。现阶段,他最担心的是自己是否会是无症状感染者或者14天隔离期内没有暴发的感染者。他和家人商量,决定回家以后,再居家隔离一段时间。“毕竟父母年纪大了,我真的很怕传染给他们。”

4月10日是蔡少天的生日,原本全家人计划一起庆祝,现在他可能要过一个“隔着房门的生日”。“即使不是隔着房门,肯定也是一个戴口罩的生日。”蔡少天说。

蔡少天回中国途中拍摄的照片。(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蔡少天回中国途中拍摄的照片。(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订4张票坎坷回家路

出国十年,回忆此次回中国经历,蔡少天表示,充满坎坷,也充满感动。此前,因为签证到期原因,同时也考虑到疫情影响,蔡少天先后多次更改行程,才辗转回到中国。

最早,蔡少天计划2月底经俄罗斯转机回中国,后因为俄罗斯修改规定不允许转机,于是在3月初预订了4月14日纽约直飞北京的机票。

随着疫情在美国蔓延带来的变数增多,蔡少天决定将行程提前。他先从一个票务代理手中,加价1.5万元人民币购买了一张纽约转机洛杉矶回北京的机票。考虑到转机存在风险,他又买到一张厦门航空公司纽约飞福州的机票,订票以后7小时就要起飞,因为没有及时收拾完行李,这张票也被他退掉。后来蔡少天从另一家票务公司订到纽约直飞北京的加价票,最后因为父母连夜直接从航空公司处也刷到一张纽约直飞北京的机票,就退掉了加价票。

蔡少天告诉记者,纽约直飞北京的机票,经济舱全价不过2万元左右,不少票务中介公司加价50%售卖。反复订票花了他不少退票费。“从厦航订的那张机票只花了15美元退票费,而从票务公司手中购买的纽约直飞北京的机票,花了4500元退票费。”新近,他从新闻中看到,一些航空公司中止了和部分高利润票务代理的合作。

蔡少天在回京的航班上曾和空乘讨论过,有确诊患者的航班,乘务人员飞后也要隔离14天,确实存在航班压力较大、乘务和海关人员吃紧的现实困难。顺利回京后,他也关注到,现在受航线减少和班次调整影响,许多中国留学生滞留海外不能回中国。

蔡少天拍摄的隔离点的照片。(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蔡少天回中国途中拍摄的照片。(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4月2日,中国政府表示,将部署困难留学生有序回国,这让蔡少天的关切得到回应。

蔡少天表示,此次抗“疫”过程,无论对家还是对国,都是一个提升凝聚力的过程,“灾难面前,大家都在一起的感觉”。无论是从下飞机那一刻看到“世界上最美的路就是回家的路”等海报内容,还是隔离期间的细致和关怀,尤其对隔离人员提供了24小时心理咨询热线,“回国人员的焦虑和压抑值得被关注,这不是政治标语,而是一个精神上的支持”。(完)

编辑:羽尧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