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中国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6例 外来风险究竟有多大?
——
2020-03-05 19:32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曹同庆

2

3月4日,上海海关在浦东国际机场对入境旅客进行健康申明卡信息核查。当日,在上海浦东虹桥两大机场,上海海关从严从紧开展针对国际入境旅客的疫情防控工作,筑牢防线,更加精准有效防控境外输入风险。(图片来源:中新社)

侨报网综合讯】5日,中国新增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6例。截至5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6例。那么,对中国来讲,境外输入风险究竟有多大?又主要来自于哪里?

新增境外输入16例

中新社报道,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6日发布消息称,5日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43例,新增死亡病例30例(湖北29例,海南1例),新增疑似病例102例。

截至5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23784例(其中重症病例5737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53726例,累计死亡病例3042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0552例,现有疑似病例482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70854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9896人。

5日0—24时,新增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6例(甘肃11例,北京4例,上海1例)。截至5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6例。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58例:香港特别行政区104例(出院46例,死亡2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出院9例),台湾44例(出院12例,死亡1例)。

国家卫健委在5日的疫情通报中,首次增加了境外输入病例的统计。根据各地消息,目前甘肃、宁夏、北京、浙江、上海等地均出现境外输入病例,主要来自于伊朗和意大利。

311人近期由伊朗抵兰州

据甘肃卫健委消息,3月2日20时至3月5日20时,有311人分别乘商业包机由伊朗到达兰州,均已全部隔离。

3月5日新增1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均在省级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新增境外输入密切接触者300人,其中38人在省级定点医院隔离留观,262人在集中隔离点隔离,正在进一步进行医学检测检查。

境外疫情输入风险究竟有多大?

统计显示,截至3月4日零时,中国海关共发现入境有症状旅客6728人,其中疑似病例779例,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75例。境外输入风险有多大?主要来自哪里?北京《环球时报》就此进行了调查。

>>>他们选择关了店铺,从遥远的亚平宁辗转回国

“意大利歌照唱,舞照跳,但华人却吓坏了。”据了解,意大利全国有超过20万华人,大部分来自浙江丽水和温州,他们在意大利开服装厂,或经营餐厅、酒吧等服务业,李娜就是其中之一。她告诉记者,她认识的意大利浙江人因疫情已回国的还不多,“但打算回国或已经订了机票的挺多的”。她说,这是因为意大利疫情蔓延很快,但该国的政策却和华人的防护意识存在矛盾。

3月1日、2日两天,浙江有8例境外输入病例确诊。他们均为意大利返乡人士,目的地指向同一个地方——被称为“华侨之乡”的浙江丽水市青田县。5日,浙江湖州发布信息称,新增2例意大利输入病例。

李娜居住的城市离意大利第一例确诊病例所在地仅20公里。“一开始当地十分紧张,可是没过两天气氛就变了。我觉得这和当地政府的宣传有关。当初中国疫情最严重时,意大利也很紧张,每天都更新确诊数字什么的,但轮到自己时却又放松了。现在意大利很多老百姓觉得这就是普通流感。”

“我家开的酒吧已关门十多天了。”李娜说,现在意大利华人普遍比较紧张,很多人关掉了店铺,但一转头看到意政府和社会的措施力度却不大,他们心里着急,一些人选择回国是情理之中。

不过,浙江多地已开始对归国华人华侨进行严格管理。李娜虽然暂时没有回国计划,但也收到了家乡温州市文成县的通知,要求如果回国需提前进行健康申报,且入境后需要集中隔离。她说,文成县的侨联和防控领导小组还向各国文成籍的华侨发了通知文件,提醒他们在海外和回国路上的注意事项。

温州隔壁的丽水也没放松。该市青田县政府人员告诉记者,这几天,他们不仅派专人到上海、杭州、温州三地机场“严阵以待”,还以免费专车或社会竞价方式,直接将青田籍归侨接回集中隔离地,以减少从入境口岸至隔离点之间的接触,做到“全程精控”。青田县将对所有海外返青人员,不论从哪个国家来,均采取与原国内疫区回青人员相同的措施——统一送至县内医学观察点集中观察14天。

该政府人员介绍说,目前该县医学观察点中已有从意大利、西班牙回来的华侨。青田各个街道和乡镇的管控也在加大力度,在必要出入口设置健康监测点,24小时值守。健康监测点会对“生面孔”“提行李”的人员加强询问。此外,青田还重点发动意大利侨团,使其分区域和区块了解相关情况。

上海浦东机场青田服务组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他们从2月29日起就驻守在上海,最初接到的多是意大利侨胞,3月3日起,从意抵沪人员在上海统一就地隔离,这两天他们送回青田的还有来自西班牙、德国、瑞士等国的侨胞。

>>>要不要离开,伊韩日华人情形大不同

和意大利一样令人担心的是伊朗,早在2月26日,宁夏就发现一例伊朗输入病例。3月5日,甘肃新增11例伊朗输入确诊病例,上海新增一例。

张明(化名)是3月4日乘中国包机回国的中国人之一。他说,他在伊朗疫情重灾区库姆学习和生活,随着越来越多的死亡病例公布出来,他愈发忐忑不安,最担心伊朗的医疗水平和医疗设施跟不上。“伊朗人的生活习惯以及个人防护意识也让我担心。国内的父母一直催我回来。我周围的同学,除特殊原因外,都归心似箭。”

张明说,在伊朗,口罩价格飞速上涨,一只N95口罩的价格几乎相当于伊朗人一个工作日的收入。由于伊中之间暂停直飞航班,从伊朗回到中国需要转机,通常选择的路线是借道俄罗斯或泰国。“如果转机到这两个国家遇到比较严格的入境措施,那就更麻烦了。”他说。

目前包括张明在内的第一批坐包机的中国人共140余名,都在兰州进行隔离。“登上中国包机的那一刻,我心里感慨万千:终于安全了。现在在隔离期住的是单人间的公寓,吃住都很好……心里真是完全放松。”张明说。

在另一个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韩国,当地华人称,韩国对疫情的重视程度不够,但他暂时没有回国打算,因为回国即失业。他说,受疫情影响,工作岗位减少,外国人往往成为第一批被辞退的对象,这些人可能会考虑离开韩国回国。

崔女士一家生活在首尔,她对记者说,首尔的情况不像大邱那么严重,所以很多人不重视,政府呼吁民众减少聚集,但效果不佳。“年轻人还好,主要是家里老人孩子抵抗力弱。”她打算再观望一阵子,实在不行,就辞职回国避一避。

据了解,在韩国确实有一些中国人想回国,包括中资企业员工、在韩直播卖东西的中国人等。目前,从韩国返回国内的人员均要接受为期14天的隔离。而烟台、大连、延吉、青岛等重点城市一早就采取了针对性举措。

至于日本,其防疫举措近来引来当地华人吐槽。东京的上班族李想表示,日本对于新冠肺炎的共鸣不强,政府、媒体和民众起初都不重视,像是“别国的事情”。随着疫情愈发严峻,各大公司开始实施错峰上班、在家办公等措施,“但出手太晚了”。她很担心,但因有工作,无法做出辞职回国的决定。

没工作的学生党也无法轻易回国。姜姜就读于大阪一所语言学校,在她发给记者的照片当中可以看到,当地闹市区还有很多人不戴口罩。报道里说大阪目前的感染人数有17人,她对此表示怀疑。姜姜说,很多中国留学生想回国,但眼下日本的政策一天一变,万一无法入境日本,之前交的学费就打了水漂。

富山县卫生研究所所长大石和德认为,总的来看,和伊朗不同,近期在日华人绝大多数不会回国。有回国意愿的是短期滞留者,这批人之前已经由使馆安排包机接回。日本下周开始对中国全境入境人员强制隔离,中国也对来自日本的旅客采取了防疫限制措施,加上这段时间往来中日的人员、航班明显减少,整体情况可控。

>>>专家:在入境关卡处快速识别风险很关键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王培玉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除上述国家外,根据与中国间的航班数量和该国的疫情,还有一些国家需要更多注意,比如中东地区的科威特、巴林,亚洲的泰国、柬埔寨以及欧洲部分国家。

飞友科技提供的《COVID-19疫情重点国家及与中国内地通航情况表》显示,3月3日零时之前的24个小时内,有32个国家共计420个航班往返于中国与海外。在重点监测的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中,中韩往返执行的航班为85架次,执行率已经下降到23.10%。中国同伊朗的往返航班只有2架次。中国与日本执飞了57架次。中国与美国执飞17个往返航班。其他与中国航班往返比较多的国家是泰国,监测时段内当天有83架次的航班执飞,柬埔寨为41架次,马来西亚为19架次。

根据另一份数据,2月25日至3月3日,自韩国到达中国航班数量最多的是北京、青岛、上海、沈阳、延吉等地的机场,从日本到达中国的航班数排在前面的是上海、北京、广州、大连等,美国则是上海、北京、沈阳排前。

中国国内多个机场获得的相关文件中,均强调加强自境外疫情严重国家(地区)乘机入境人员的管理工作。厦门机场要求所有航空公司在入境航班落地签,务必收集、询问、排查所有乘客14天内是否存在日、韩、伊、意及新加坡逗留或旅居史。浙江各机场也要求航空公司对于日、韩、伊、意四国通过中转联程机票入境的人员,需提前将名单告知目的地机场。从目前的数据看,国际中转城市值得特别注意,近期输入的意大利病例就是经巴黎戴高乐机场或莫斯科机场进入中国的。

在王培玉看来,防治输入性病例的方法主要有两种,一是入境时进行严格体温检测和旅游史调查、登记,二是呼吁公民减少前往疫情多发和风险较大的国家。陈希认为,中国眼下是几线作战,针对外来输入并没有特别有效的管控方式。“中国是一个非常全球化的经济体,不可能通过禁止大量旅客入境来达到防控目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在入境的关卡处快速识别风险,政府也可以考虑在主要的航空港附近征用一些设施,方便有风险的旅客隔离。”(完)

编辑:曹同庆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