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意外滞留武汉 有人难以支付房费求助 有人静候佳音等待回家
——
2020-02-17 20:34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关昕

侨报网讯】1月23日,武汉封城。单亲妈妈刘雯(化名)前一天带着女儿飞抵武汉,当天上午11时的飞机回江西省赣州,可一早醒来,航班取消;张如(化名)前一天去医院看了父亲,从这天起,她没办法再去医院看望,23天里只能用视频联系,父母回湖北省麻城也遥遥无期;阿敏(化名)想尽一切办法回江苏,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再住宾馆已经吃力,同时担心长期不返岗丢了工作……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社会的关注点聚焦在病患身上,但视线之外,还有许多意外滞留武汉的外地人,他们忧心食宿,渴望回家。

ZT021804

图为武汉封城后,停车场成部分外地人滞留临时住所,每天有人检查体温。

(图片来源:南方都市报视频截图)

成都封面新闻18日报道,刘雯和张如都聚集在一个叫“滞留武汉外地人员”的微信群里,这个群里共有236人,他们有在火车站转车时被通知火车取消的、有在机场被劝返的、有准备开着车自驾回家,路过武汉睡了一晚就再也回不去的……不少人无家可归,只能住在宾馆,时间长了,各种问题困扰着他们。

靠刷花呗付宾馆房费

刘雯之前在西安一家超市里打零工,年前辞了职,陪着孩子在西安玩儿。“我从西安回赣州,如果从武汉转机,机票会便宜点。” 1月23日上午11时,就在飞机预定起飞前一小时,武汉封城。

现在刘雯对自己当初转机的决定十分后悔,身上只带着1000多元(人民币,下同)的她,在经过了23天的苦等后,已经开始靠刷花呗支付房费,最让她崩溃的是:这样的日子何时结束,没人能告诉她答案。

大年三十晚上,她带着女儿在酒店房间里啃面包,屋外,酒店喷洒84消毒水的沙沙声让她紧张。除了必要的出门采购物资,她们一直待在房间里,吃饭基本全靠外卖。为了省钱,刘雯和女儿不吃早餐,只点午餐和晚餐。“那几天我非常焦虑,孩子也很着急。”为了求助,她打了很多热线电话。

23天没见到患重病的父亲

“我爸化疗稳定后,本来打算回家的”, 24岁的张如是湖北省麻城人,毕业后在武汉工作,不久前刚辞职改行做程序员,现在公司已经复工,每天在家里打卡上班。2019年底,张父总是发烧不退,老夫妇俩住进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随后辗转武汉市肺科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最终确诊患上了淋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并嗜血性细胞综合征。张如在洪山区汤逊湖社区租住一个小小的单间,距离医院有30公里,她每周去医院看望父亲两三次。

“没想到1月22日之后,我就没法再去医院了。”张如没有私家车,封城后公共交通停运,她除了每天和父母视频通话,别无他法。视频里,父亲化疗后发烧了,烧退了,又烧了,又退了……他们本来的打算是,化疗后等病情稳定,父母就回家休养。大年初二开始,父亲的病基本上稳住了,各项指标逐渐恢复,但麻城回不去了。

ZT021800

图为张如提着鸡蛋、大米,前往父母所在的酒店。

(图片来源:成都封面新闻)

在医院里住到2月12日,院方通知他们出院。“现在武汉市第一医院也要接收许多新冠病毒肺炎患者,我们就住不了了。”一家人在医院周围到处找宾馆,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尚在营业的,房间很小,两张床以外几乎没什么站立的余地,但这已让他们非常感激,“这也是老板收留我们,不然我们能去哪里?” 张如说道。

解决食宿,尽快回家

每天,“滞留武汉外地人员”群里滚动发送的消息超过5000条,所有内容都汇聚在两个焦点上:食宿怎么解决?何时能够回家?

2月14日一度是刘雯“最后的心理防线”,她一直盼着武汉能在这天解封,顺利回家。在这天晚上,她等到了一个期待很久的电话,让她“又惊又喜”——旅游局打电话来,给安排了隔离宾馆,还包三餐。

第二天一大早,她带着女儿,拖着行李,步行半个多小时到了新的住处,“住宿条件比之前住的还好些。三餐都有,现在能解决温饱就好了。”“不能外出,每天测体温,需要什么东西,都由工作人员帮忙买。” 刘雯说。

除了眼下的困难,日后的问题也让他们焦虑。“我长时间不回江苏上班,公司不可能一直等我。”阿敏也是这个群体里的一员,在等待的过程中,联系了许多政府机构,暂时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

“等我回赣州,就哪儿都不去了。” 刘雯感叹,她所在的宾馆目前已经满员,而许多和她类似情况的人,还在等待电话铃声响起。但好消息总归慢慢多了起来,236人的群里,有人在湖北黄石顺利地通过体检、拿到了通关手续,前往深圳;有人接到了社区电话,收到了救助金;打了12345市长热线的人,开始陆续收到回访电话……这些消息,让因为疫情聚在一起的人们的焦灼情绪略微舒解。

“再等等吧,也许明天就有好消息。”现在,这个群的常见句子里,多了这么一句互相安慰打气的话。

链接: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康复后最想和家人在一起”

71岁的武汉人苏华(化名)终于走出了隔离病房。室外的明媚阳光对她而言,久违了。

中新网报道,17日,位于杭州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浙大一院)之江院区里,院方为12位新冠肺炎治愈患者举行了简短的出院仪式,曾是危重症的苏华正是其中之一。

直至今日,苏华也不确定自己是何时被感染的新冠病毒。“我是从武汉到宁波,去儿子家里过年,可能是在武汉机场的时候感染上的。”

她回忆,自己出现症状并被确诊后,于1月26日住进宁波当地医院,后来转院到杭州。从确诊到出院,她说 “最害怕的是从宁波转到杭州的时候,当时我是一个人上的救护车,氧气瓶什么都‘戴’上了。”苏华说,后来因为其情况比较严重,伴随着严重的呼吸衰竭、无法下地,还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两三天。

“是医务人员的精湛医术,加上我自己心态比较好,吃得好睡得好,让我恢复的比较快。”苏华用“无微不至”来形容照顾她的医生、护士。“医院还给我们做心理辅导,所以在这里很愉快。”

经历20多天的治疗后出院,苏华回到宁波后还将在当地隔离一段时间。之后,她将重新回归正常生活。苏华坦言,“我康复后的最大愿望,就是和家人在一起。”(完)

ZT021805

17日出院患者合影。(图片来源:中新网)

编辑:关昕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