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在美生活的北大博士后20年拒与家人联系:清官难断家务事
——
2019-12-02 03:25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羽尧

侨报网综合讯】77岁的江苏人郭巧娣20年来一直有一个心结,她希望能够再见到自己的小儿子王永强。今年下半年,因为严重的肾病,医生告诉郭巧娣的家人,她已经进入了病危状态。王永强曾是北京大学博士后,1999年出国,自此与家中再无联系,而母亲和他最后的通话,是因为家里困难不得已向他要钱。12月1日,如今生活在美国的王永强终于回应了:“清官难断家务事。”

《北京青年报》国内部企鹅号“北青Qnews”1日报道,江苏常州新北区春江镇魏村派出所警员透露,他们帮助郭巧娣查询过王永强的信息,但是信息显示,王永强的身份信息在1999年8月17日已经在北京市海淀区注销,目前全网查询不到王永强的身份信息。(编者注:1999年时出国留学需要注销中国户口。)

11月30日,有网民给王永强家人提供线索称,在网上有一名生活在亚特兰大的技术人员,与王永强的身份信息很相像。通过照片辨认,王永强的家人也表示这个人长得很像王永强。

这名技术人员的名字叫做“Yongqiang Wang”,简历的介绍和王永强的过往经历非常相似。

根据网民提供的3个疑似王永强现在的电话号码,王永强的小舅舅郭学武在北京时间12月1日凌晨进行了拨打,但是均处于未被接听的状态。

“家里人其实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找不到他,或者找打他他依旧不愿意和我们联系,那也只能放弃了,只是我们家里人实在是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郭学武说。

江苏网络电视台旗下荔枝新闻报道,在12月1日晚些时候,这位亚特兰大的“Wang Yongqiang”终于有了回应。当天傍晚,郭学武表示,魏村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员与他取得联系,称他的亲戚在美国和王永强熟识。王永强请他向郭学武转达,希望家人不要再通过媒体寻找他。而对于是否会和母亲相见的问题,他只答复了7个字:“清官难断家务事。”

郭学武和王永强的亲人们对此表示失望至极。

1000

王永强旧照。(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国内部企鹅号“北青Qnews”)

王永强的父母和大哥常年生病,没有劳动能力

“北青Qnews”1日报道,王永强的老家在江苏常州新北区春江镇新华村,家中一共3个孩子,王永强是最小的,1969年出生,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郭学武透露:“他虽然话不太多,但是小时候其实和其他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很爱看书,没事儿的时候就在我们家里找书看,学习成绩也很好。”

郭学武说:“他1987年考上了苏州大学,然后在那里继续读了硕士,之后又考上了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到1997年,又考上了北京大学的博士后,他是一家人的骄傲,那个时候在我们镇子里提到王永强的,没有人不知道,全家人出门都挺着胸。”

但是王永强的家境却一直不好。“以前外甥读书的时候,他爸爸就靠卖老鼠药赚钱,一天能赚个几块(人民币,下同)、十几块的,就给外甥做生活费和学费,外甥也很出息,经常能够拿到学校的奖学金,所以也能从一定程度上减少家里的负担。”郭学武说。

直到现在,王永强的父母和大哥现在仍然住在老家的房子里,房子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盖起来的,已经非常简陋,因为3个人常年生病,没有劳动能力,一直靠吃低保过日子。

1999年曾在日本给家里致电报平安

郭学武透露,在苏州读书的时候,外甥王永强每个寒暑假都会回家,因为总是住在郭学武家,所以王永强还会把一些学校发生的事情讲给郭学武听。

1999年3月,已经在北大读博士后的王永强给家里打来电话,说自己准备和女友出国去日本学习交流,一年还可以赚到18万元钱。对王永强的家人来说,出国两年是件大事,所以家里人让郭学武从老家赶去了北京,在王永强出国前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需要。

“我到了北京后他告诉我说,打算在日本赚钱一年,给家里买套房,让父母和哥哥姐姐享几天福,那个时候一年赚18万很了不得的,外甥还问了我老家现在的房价,我说100多平方米的大概16万左右,外甥说没问题,我当时听了这话还挺欣慰的,感觉外甥挺懂事的。”郭学武说,“但是他带我去见他女朋友的时候,提前告诉我说,不要和他女朋友提家里面条件不好的事情,这让我心里有一点不舒服。”

1999年4月,王永强和爱人前往日本,在去往日本前不久,王永强和女友在北京结婚,当时家里人希望到北京参加婚礼,但是王永强表示距离太远,不希望家里人太辛苦而婉拒了。“1999年5月,他从日本给家里来了电话报了平安,那个时候在电话里也听不出什么异常。”郭学武说。

1999年,王永强的父母身体不好,一直需要吃药,但是因为家里没有什么经济收入,所以生活过得比较困难,当年8月份,考虑再三,王永强的母亲郭巧娣决定给儿子打一通电话,让他寄一点钱给家里,贴补一下家用。

“王永强的父母在我家里接电话,和他说想要一点资助后,外甥就说以后不要再和他联系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郭学武说,“那也是他最后一次和家里联系。”

王永强的父亲王纪生说,后来他们曾经托人多方打听过儿子的下落,去找过他的同学、老师,也零零碎碎听到了一些王永强的消息,但是一直未能够和儿子联系上。

“后来我们就想,他可能是怕说了自己的家境影响自己的工作,我们一想也就算了,就没有再过多地去寻找。”王纪生说。但是到了2019年下半年,王永强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肾病严重,医生说已经到了病危阶段,身体虚弱到几乎无法说话。

“我姐姐只和我说了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再见见她的小儿子。”郭学武12月1日说。(完)

编辑:羽尧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