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梅姨案”两名被拐儿童已找到 人贩子张维平被判死刑
——
2019-11-15 21:58 来源:新京报 编辑:关昕

【侨报讯】11月的第一天,王红(化名)坐上了开往广州的火车。她从重庆出发,去认亲。要见面的是她的亲生儿子佳鑫,14年前,他被邻居张维平拐走了。多年之后,王红才知道,这个住在隔壁的憨厚男人竟是个人贩子,涉嫌拐卖9名儿童。

房子

11月13日,广州镇龙。被张维平拐走前,佳鑫和父母住在这里。(图片来源:北京《新京报》)

孩子已从婴儿变少年

北京《新京报》15日报道,和佳鑫见面的前一天,王红彻夜未眠,脑子里都是那个白白胖胖的婴儿。

在增城区公安局的办公室里一个女人带着一个男孩走进来。王红一眼就认出了佳鑫。他已经长到1.6米了,父亲的基因在他身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迹,他们有一样的长方脸、宽嘴巴,眉眼间还能看出王红的痕迹。但和他们夫妻不同的是,佳鑫皮肤黝黑,说一口流利的广东河源方言,也有了新姓氏。

王红想哭,她攥着拳头,最后还是忍住了。

见面的半小时中,佳鑫没怎么说话,直到办案警员问佳鑫,你不是这家的孩子,你知道吗?男孩才抬起头说:“奶奶以前就说我是捡来的。”这个回答勾起了王红对养家的怨气:“他们买孩子,都不敢告诉他。”

简单吃了顿饭,佳鑫就要离开了。王红还想聊一会儿,孩子和养母推说还有功课,回家还要几个小时路程。佳鑫走后,王红发了一条朋友圈:“一段旅程一个不解的疑惑要亲自去解答,我们都要好好的加油。”她说,这既是说给佳鑫,也是说给自己的。

原来的家已经散了

孩子丢了,佳鑫的爸爸杨江跑遍了周边的村镇找寻,但孩子的消息像一团雾气,很快消失了。寻子的第三年,他患上了精神问题,开始出现幻觉,看谁都像人贩子。在回乡休养的途中,这个父亲深陷绝望,从火车跃下,带着对儿子的思念倒在铁轨上。

几年之后,王红也再婚了。她和现在的老公在重庆组建了新的家庭,生育了两个女儿。王红现在的家庭并不富裕,这些年,她在工厂打工,还要养育两个年幼的孩子。“我会尽量弥补他,但我也有困难。”当王红询问佳鑫愿不愿意跟自己回去时,他果断拒绝了:“不回去,现在的生活很好。”王红不强求,他们原来的家已经散了。

另一名被拐卖儿童前进也选择回到养家。孩子找到了,赵丽欣喜若狂,积累了16年的感情,她抱着前进痛哭。但认亲回来之后,赵丽从寻亲家长的队伍中彻底消失了。一直帮助她寻找孩子的志愿者找到她,她敷衍几句就不愿再接电话了,“前进的态度可能对她打击很大。”志愿者猜测。“和孩子见过之后,我甚至觉得相见不如不见。”王红说。

还有被拐儿童没找到

对重逢家庭来说,这是另一场战役的开始,即使是痛苦,其他7个被拐家庭也没机会体会,他们还在寻子的大海中继续捞针。

十几年间,孩子们的下落始终是个谜,直到2016年3月,人贩子张维平落网。据他交代,他通过一个叫“梅姨”的女人销赃,拐卖来的孩子,由“梅姨”负责联系买家,然后抽成。2018年12月,法院对张维平、周容平等人涉嫌拐卖儿童案一审公开宣判,张维平、周容平被判死刑。但中间人“梅姨”和孩子们的下落仍是个未知数。

梅花

梅姨的新画像,受访者供图。(图片来源:北京《新京报》)

“从28岁到42岁,将近15年。”申军良说,“我只想知道申聪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除了找回自己的孩子,申军良还有一个愿望——找出“梅姨”。找到了梅姨,就意味着了解了当年所有孩子的下落。佳鑫和前进找到之后,有人跑来问申军良有什么想法,他脱口而出:“我希望买我孩子的人能主动联系我,我不追究他的任何责任。只要孩子过得好,在哪里生活都可以。”他看着远方,皱着眉,“找到他,我也能安心生活了。” (完)

编辑:关昕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