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三位新晋诺奖得主都谈了些啥?
——
2019-10-29 18:59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曹同庆

1

10月29日,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临港新片区开幕。 (图片来源:中新社)

侨报网综合讯】10月29日,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开幕,44位诺奖得主在内的65位顶尖科学家、上百位中外院士科学家、青年科学家相聚上海临港新片区滴水湖畔。其中3位“新科”诺贝尔奖得主威廉·凯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格雷格·塞门扎(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米歇尔·马约尔(诺贝尔物理学奖)就研究成果做了主旨演讲。

威廉·凯林:攻克癌症,仍“任重道远”

综合中新社、新浪科技报道,在本论坛上,2019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威廉·凯林发表了希佩尔·林道综合征相关研究的演讲。

希佩尔·林道综合征(Von Hippel–Lindau disease,VHL综合征),是一种罕见的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性疾病,表现为血管母细胞瘤累及小脑、脊髓、肾脏以及视网膜,其若干病变包括肾脏血管瘤、肾细胞癌以及嗜铬细胞瘤等。

威廉介绍,肾病在发达国家很常见,基本分为遗传性疾病和非遗传性疾病两种。在氧气充足的条件下,HIF会降解,(注:缺氧诱导因子-1,即低氧诱导因子-1(hypoxia inducible factor-1,HIF-1)是1992年Semenza和Wang首先发现的,随后确立了HIF-1的结构,并证明了其cDNA的编码顺序。)反之或VHL突变后,HIF会提高。另外,VHL编码蛋白高度依赖于氧气。那么VHL蛋白是不是和氧气有关呢?

VHL基因编码了一种可以预防癌症的蛋白质,研究发现,缺乏VHL功能基因的癌细胞表达了异常高水平的低氧调节基因。但是,当VHL基因被重新引入癌细胞时,氧含量又恢复了正常水平。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表明VHL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对缺氧反应的控制。

在美国,大概有两百万人患有慢性肾衰竭,通过基因敲出实验,科学家发现小鼠肝脏重新激活了红细胞生长机制。

由于红细胞生成素表达水平下降,慢性肾衰竭患者常常患有严重的贫血。红细胞生成素是由肾脏细胞产生的,对于血液内红细胞的产生起到关键作用。除此之外,这一氧气调节机制在癌症发生方面也具有重要作用。

在肿瘤内部,这一氧气调节机制被用于刺激血管生成并重塑新陈代谢,以便癌细胞实现大量增生。

目前,在大量的医学实验室和制药公司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开发相关药物上,结果表明HIF-1抑制剂相关药物对一些患者有较好疗效,目前已经有相关公司研发了相关抑制剂药物,威廉表示他参与的一些公司研发的新药已经通过相关审查。

威廉·凯林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其诺奖成果正在被用于研发治疗部分癌症、心脏病和中风的新药。

威廉·凯林还表示,虽然包含低氧诱导因子的药物可被用于治疗某些癌症。他认为,在攻克癌症的路途上,人类仍“任重道远”。

塞门扎:氧感机制相关药物将为乳腺癌治疗等带来新希望

上海上观新闻报道,第3次造访中国的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格雷格·塞门扎为在场听众介绍了今年摘得诺奖桂冠的成果——“发现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氧气供应”。

上世纪90年代起,塞门扎和今年的另一位获奖者拉特克利夫率先研究缺氧如何会产生EPO(促红细胞生成素),结果发现了转录增强因子HIF。“HIF非但可以随着氧浓度的改变,发生相应改变,还可以控制EPO的表达水平。”1995年,塞门扎团队纯化HIF后,发现了基因里包含两个蛋白——HIF-1α 、HIF-1β,并证实了 HIF-1是通过红细胞和血管新生介导了机体在低氧条件下的适应性反应。三位科学家因这一发现,于2016年荣获素有“诺奖风向标”之称的拉斯克奖,当年专家一致评价:机体低氧状态与肿瘤、心肌梗死、中风、外“周血管疾病等发生均有关系,这也为未来治疗上述疾病带来曙光。

由于肿瘤的生成离不开新生血管,如果能降解HIF-1α或相关蛋白(如HIF-2α),就有望对抗恶性肿瘤。目前,已有类似的疗法进入了早期临床试验阶段。“已有在动物模型上试验的新药证明,该疗法或对原发性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有帮助。”塞门扎透露。

“癌症将来能被治愈吗?”在刚刚抵沪接受媒体采访时,塞门扎表示,这是科学家们努力的方向,但需要因“癌”而异。有些癌症人类已能很好应对,也有未解难题。“我们希望每一位癌症患者能得到个性化的有效治疗,而这是极大的挑战。”关于“人类未来会不会越来越长寿”,他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但不确定性,正是做科研激动人心的地方,我们永远不知道,某一项研究会带我们去向何方。有时候从这里开始,会在未知的那里得出某个结论。”

米歇尔·马约尔:行星上是否存在生命的问题摆在面前

上海界面新闻报道,因发现太阳系外行星而被授予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天文学家米歇尔·马约尔向人们分享了他发现系外行星的过程——由于不可直接观测到太阳系外行星,他所发现的系外行星都是利用定制仪器检测而来。

“如果恒星旁边有一个行星在运转,那就会出现多普勒平移效应。如果我们有非常敏感的仪器,检测恒星释放的频率改变,就说明了行星的存在。”马约尔简单解释了他的研究原理。

带着这样的想法,上世纪90年代初,马约尔等科学家们启动了探测行星的项目。1995年10月,利用定制的仪器,米歇尔·马约尔和戴狄尔·魁若兹一起发现了第一个太阳系外行星:飞马座51b。

马约尔回顾道,在过去的很长一段历史岁月中,大部分天文学家他们都不认为宇宙中有其他的行星系,大家觉得太阳系是非常独特的。直到1943年,关于宇宙中可能有成千上万行星系的讨论才开始出现。

但是,马约尔指出,在那个年代,如何探测其他行星系的存在是另一个困难的问题。“当时没有工具可以让我们直接看到这些行星,因此我们需要开发一些间接的方式让我们检测行星的存在。”他说到。

近年来,通过马歇尔及其团队提出的检测方式,天文学家们已经发现了超过4000颗行星。

“有的行星运行周期只有一天,有的质量是地球质量的一倍或者十倍。”马约尔激动地表示,这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大的惊喜,因为这些行星系跟太阳系是非常不一样的,让人们发现了宇宙的多元化。

如今,确定了其他行星的存在之后,这些行星上是否存在生命的问题又摆在了马约尔面前。他表示,在本届论坛今后的几天,将会讨论有没有可能在一些行星上发现生命的问题。(完)

编辑:曹同庆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