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李心草溺亡事件发酵 “四大疑问”待解
——
2019-10-14 18:49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曹同庆

侨报网综合讯】昆明理工大学大二女生李心草坠江溺亡事件持续发酵,综合腾讯新闻、济南《齐鲁晚报》分析,事件存在着诸多疑点。

疑问一:事发时是4个人相约跳江?

李心草妈妈称,她于9月9日2时52分接到当地警方电话,被告知“四个小孩约着跳江,其中一个是李心草。”警方称其女儿“醉酒自杀”。对此,她无法接受,“那为什么其他三人都好好的没有跳江,唯独只有我的女儿一个人跳江‘自杀’了?”

媒体版“初步调查结果”称,李某草等四人计划采取AA制相约进城逛街,三人吃过火锅后,先后进入三个酒吧,警方提取的酒水单显示累计点了36瓶啤酒及一支42度调制白酒,在前两个酒吧四人均为AA制付款,并非相约自杀;去事发地酒吧时已是当晚的第三场酒。

疑问二:李心草坠江前曾遭猥亵殴打?

据李心草妈妈发布的视频显示,疑似处于醉酒状态的李心草,与“室友任某”以及两名男子在一处小酒吧,并为3人所控制;一名男子一度压在李心草身上,李有挣扎、哭泣的反应,如此似有强制猥亵之嫌;一名男子两次掌掴李心草,而李被“室友任某”抱住脖子不能动弹,似有殴打伤害之嫌。

媒体版“初步调查结果”称,针对网上反映期间“一男子俯身将疑似李某草的女子压在身下长达25秒”,可能存在猥亵嫌疑。网上曝光短视频前的更多视频信息显示,李某草因醉酒曾倒在罗某乾腿上,罗某乾举起双手并朝相反方向躲闪,随后将李某草扶起;针对网上反映罗某乾将李某草压在身下20多秒,罗某乾笔录表示是为了安抚李某草情绪,罗某乾等三人让李某草躺在酒吧内一条长凳上休息,之后罗某乾用手脚做支撑俯身,将嘴凑在李某草耳边说了几次“你酒喝多了,不要乱了,睡一会儿就好了。”期间视频显示,罗某乾俯身时,双手及身体长时间未动。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网上广泛传播的2:46秒的视频中,“被压在身下”和“打耳光”两个片段存在明显画面的跳跃,中间部分被删除。警方提供的完整视频显示,李某草起身后曾摔桌上物品,后被三位同伴劝阻安抚。警方调查显示,任某燊因对李某草的行为表示歉意,拥抱了罗某乾、李某某昊。

针对网上视频中前述男子用右手扇打李某草两巴掌,引发网友关于李某草因为拒绝被猥亵而遭殴打的质疑,警方通过提取的高清音频显示,罗某乾扇李某草后称:“啪啪啪,几个耳光就把她kao(云南方言,意为打)醒”。笔录显示,罗某乾扇李某草前,曾征得任某燊、李某某昊同意,目的是想通过打耳光看李某草是否能够清醒。事发后,四人还曾在酒吧又坐了一段时间。

疑问三:李心草的死亡真相是什么?

李心草妈妈至今都不接受女儿“醉酒自杀”的说法。她表示,平时与女儿常通过微信聊天,两人无话不说。就在事发当天,9月8日11时,李心草还曾给她打电话。

媒体版“初步调查结果”称,10月13日下午,警方向记者公开了事发地酒吧内3个多小时全部视频、酒吧门口的视频监控,记者采访了昆明警方相关办案人员。截至10月13日的警方调查显示,李某草为意外落水事件,尚不构成刑事案件。

疑问四:办案受到干扰,同行者家庭“非富即贵”?

有网友质疑警方办案效率,“为何一直未进行尸检?”“网络曝光后警方才公开回应?”“针对办案是否受到干扰?”

媒体版“初步调查结果”称,非刑事案件尸检需要家属申请,未主动公开办理情况主要是为保护相关当事人隐私及合法权益。

昆明警方表示,案件一直在依法调查,未受到办案干扰。同行的四人多为单亲家庭,家庭并非“非富即贵”。任某燊、罗某乾、李某某昊均为红河州人,三人系朋友关系;任某燊父亲为红河州普通民警,生母为普通教师,继母为保险公司职员;罗某乾父亲在某企业保卫科工作、母亲已故,独生子;李某某昊父亲为普通公务员,母亲在上海务工。上述几人均没有犯罪前科。

聚焦的问题除了深究其坠江原因外,大家还关注云南盘龙警方对这件事的处理态度。

警方是否真的如家属所说,工作大意又不负责?10月14日晚,昆明市公安局给出官方通报,表示要立案侦查,并且对盘龙公安局进行倒查,家属的这些说法会不会得到验证?

疑问一、是否真的给出过相约跳江的说法?

10月12日,李心草的母亲陈美莲通过微博发表了一篇名为《一个母亲的血泪控斥:谁能告诉我一个真相?》的文章,她在文章中写到,女儿溺亡,警方给出的说法就是四个小孩约着跳江。

10月14日下午,记者见到李心草家人时,再次确认警方是否给出过此说法,家属表示确实有说。李心草的舅妈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当时鼓楼派出所的人一共说了两次,一次是9日凌晨两点多,自己和丈夫接到民警电话说四个孩子相约跳江,其中一个是李心草;第二次是家属去派出所领了遗物,询问为何,警方回复是醉酒自杀。家属质疑,相约跳江为何只有自己的孩子出事了?

通过家属提供的当事人的录音,四人中的两名男子都表示是陈心草醉酒自己想跳,他们没有拉住,警方在录口供时应是知晓的。那为何给出相约跳江的说法,是随口一说还是家属传达有误?

疑问二、办案人员没有积极打捞?

陈美莲在微博文章中表述,9月9日凌晨两点多接到派出所电话,凌晨4点半,孩子表姐去派出所被告知沿江派出所都在留意观察江面,消防凌晨三点多从事故现场撤离,于是家人自己找了蓝天救援队打捞一天未果,第二天,家人才在滇池发现了孩子的遗体。但是网上却有说法是警方发现通知的家属。

李心草舅妈讲述,那天沿河一直找,正好遇到一个打捞垃圾的人,“他问我们找什么,我们说找孩子,黑衣服,白鞋子,那个人就告诉我们水流太大冲下去了,到滇池找。”

家属得知消息后告诉了水上派出所,派出所民警开船在水里转了一天最终无果。9月11日,家人再次寻找时终于发现了孩子的遗体,几乎同时也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尸体找到了。

根据昆明警方的官方通报,9月9日凌晨2时4分许,昆明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报警称,有人跳入盘龙江。市公安局、盘龙分局两级指挥中心随即指令两辆巡逻车、鼓楼派出所民警处警,并通知盘龙江沿线的20个派出所和市消防支队开展搜救。处警民警于2时8分许到达现场搜救。不过在通报中并没有详细说明搜救的情况。

疑问三、事发当晚监控视频跳着看未发现暴力情况?

家属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家里人根据孩子的性格以及事发前的种种迹象总觉得醉酒自杀这个说法疑点重重,于是在征得警方的同意后调取了事发时间段3个多小时的视频,当时还偷录了一段,一看视频才发现,女儿在出事前遭受了暴力殴打和猥亵。

9月15日发现问题后,9月16日,李心草家人报警。“我们问有没有发现这个情况,警察说看监控的时候跳着看的,没有发现暴力情况,还承认了当时的工作失误。”李心草舅妈表示,警方称会深入了解,“但是后来也没有告诉我们进展,也未说立案的事。”

发现真有暴力和猥亵存在,为何没立案?如果事实与家属看到的监控内容不符那为何没有提前告知?是扯皮?还是正常工作流程?

李心草家人讲述那几天每天去鼓楼派出所等,派出所说要等盘龙分局相关部门调查讨论才能给是否立案决定。第一次去盘龙分局反映,分局同志说在调查等消息;第二次去盘龙区分局信访反映,有民警表示说不是他说立就立,在哪里出事找哪里;第三次去盘龙分局是局长接待日,去了以后得到消息局长去开会了,他们不收材料,有两位70岁的老人帮忙说理,才来了一位工作人员,说要等待,正在调查。后来从派出所那里得知:案子是由刑侦大队来负责,派出所来配合,家人就去刑侦大队咨询情况,刑侦大队的同志说他们是配合派出所调查,没有相关书面说明把这个案移交给他们。家属还表示,期间也曾找过省市有关部门反应。

疑问四、一个多月终于立案,是发现问题还是迫于舆论压力?

10月14日晚,昆明警方发布消息称对李心草事件进行立案侦查。

昆明警方通报中称,9月11日7时20分许,昆明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报警称,在滇池东码头发现一具女尸,经法医初检、民警走访调查、家属到场辨认系李某草(女,18岁,曲靖师宗人,大二学生)遗体。此后,盘龙公安机关对该警情开展调查。

但是家属一直未接到立案的通知,直到10月12日,陈美莲在晚上发布消息,引起网友广泛关注,不仅关注真实死因,也关注着当地的处理态度。一时间盘龙警方被推上风口浪尖。

10月14日,有媒体发出警方经过调查不予立案的消息,不过随后昆明警方对此做出了否认。并在当晚通告中称要立案调查,并且对盘龙分局前期工作开展倒查。

经过一个多月,李心草事件才被立案侦查,是警方确实发现问题还是迫于舆论压力?待解。(完)

编辑:曹同庆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