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叶剑英长子叶选平逝世 主政广东时吁“认真做猫捉老鼠”
——
2019-09-17 04:59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余波

侨报网讯】大陆央视新闻消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经济建设战线的杰出领导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八届、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叶选平,因病于2019年9月17日12时50分在广东逝世,享年95岁。

曾赴苏联进修 在沈阳机床厂担任总工程师

《北京青年报》旗下微信号“政知见”报道,1924年初,27岁的叶剑英和医务工作者冯华结婚。深秋11月,冯华诞下长子叶选平。

儿子出生后,叶剑英由于军务繁忙,父子二人共处的时间并不多。1941年,叶剑英从重庆返回延安,与爱子叶选平阔别多年后重逢。叶剑英安排他进延安自然科学院机械系学习,希望他学成后为中国的工业化建设效力。

1945年叶选平毕业后,从基层做起,被分配到延安兵工厂工作,成为一名机械师。1947年调任晋绥边区第一机械厂干部,成为一名出色的技术员。新中国成立后,叶选平先后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和清华大学进行短期学习。

叶选平资料图。图片来源:中新社

叶选平资料图。图片来源:中新社

1952年,他又被派往苏联进修机床专业。1954年回国后,叶选平为祖国的工业建设尽心尽力,他先后在沈阳和北京担任两家机床厂的总工程师。由于技术过硬,工作出色,他先后被委任为沈阳第一机床厂副厂长兼总工程师、沈阳市机械局副总工程师、北京第一机床厂生产技术副厂长兼总工程师、北京市机械局领导小组副组长及党委常委等职。

“认认真真做猫,把老鼠捉住”

1978年,54岁的叶选平出任国家科委三局局长。两年后,他被派赴广东省,出任副省长兼广东省科委主任、中共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等职。

这个时间,正值改革开放之初,而叶选平的家乡广东省,也正是改革开放的“桥头堡”。

叶选平1985年晋升为广东省省长,成为改革开放初期广东省的主要领导之一,为广东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广东省是解放初期叶剑英任职耕耘的地方,媒体评价称,叶选平继承了父亲的政治意愿,造福家乡人民。

改革开放初期,一些干部群众对“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存有观望和顾虑时,叶选平的态度是“认认真真做猫,把老鼠捉住”。他在广东工作十一年,被誉为“实干家”。

担任广州市长后,叶选平对整个城市的职能有了新的认识。他认为,广州是中国南大门,人员、货物、消息“出入”便捷会给广州带来非凡的发展机会。因此,在市长任上,叶选平重视交通建设,重新规划、改扩建交通通讯网络。

叶选平担任广东省省长时,注意抓大事,放小事,把主要精力放在全省经济工作的宏观调控和长远发展的策划上,对于省里的具体事务,他放手让其他副省长分管。文献显示,叶选平在广东实行了一系列“冒险”的改革措施,如物价改革、住房改革等。当时,他主张蔬菜、鱼类等副食品价格放开,这在当时是一个不小的改变。叶选平曾表态称,改革不冒点风险不行。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在评价叶选平处理重大问题时,认为他站得高,看得远,能把握大局,有乃父之风。

“担任广东省长时对环境保护重视不够,给后任省长留下不少包袱难题”

卸任广东省省长后,叶选平于1991年至2003年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作为老党员,叶选平即便不再担任领导职务,也一直关注、关心党的建设。2012年,当时88岁高龄的叶选平成为了中共十八大广东团最年长的党代表。

广州《南方日报》报道,叶选平经历了建国后每一次党章的修改,对党的建设很关注。他说,中共十八大报告第十二部分关于党的建设的论述以及《党章》的总纲都非常重要,相当于“中国共产党宣言”,宣示了党对整个国家发展以及如何组织人民共同实现理想。

尽管多年没有在一线工作,但叶选平对党建存在的问题和挑战依然“耳聪目明”。“刚才有代表提到,各级领导干部都不同程度存在脱离群众、不‘接地气’的现象。我觉得这关乎党性,必须高度重视。一个地区、一个单位的党委一把手,不仅自身要具备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还要能带出一支密切联系人民群众的干部队伍”。

十八大报告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叶选平认为,这反映了党的指导思想在与时俱进,在不断地适应当前形势、适应人民的新要求。

“对生态文明建设的认识和实践,确实有一个过程。”叶选平回忆起当年在东北当工人时的情景。“那时候住在工厂宿舍里,旁边就是沈阳冶炼厂的车间,烟囱里的烟都是黄色的,一打西风都吹到我们宿舍来,熏得眼睛都睁不开。那时对废气、污水和垃圾的处理还不太当回事。”

1985年至1991年,叶选平担任广东省省长,为广东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说起这段时光,叶老谦虚地摆摆手,“做了一些工作,但也给后任省长留下不少包袱和难题”。

他接着说:“那时候我们对环境保护依然重视不够,为了‘先把经济搞上去’,不知不觉地付出了沉重的环境、资源代价。以前出门经常坐火车,回到广东境内,就看到河涌里没有清水,全是黑的。后来也逐步意识到这是个问题,但还没有那么有力的科学发展指导思想,还没有强调‘不能牺牲环境来发展经济’。”(完)

编辑:余波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