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麻将“攻占”纽约?有个俱乐部让数百名麻将迷每周准时报到
——
2019-09-15 21:13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羽尧

侨报网综合讯】“我从9岁开始打麻将,现在我快71岁了。”说这话的女士名叫琳达·范斯坦(Linda Feinstein),是位土生土长的纽约人。

北京《参考消息》微信公众号援引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琳达在当地从事麻将教学已经20年了。由于课程太受欢迎,她甚至创建了一个俱乐部,数百名麻将迷们每周准时报到。

琳达认为,麻将是个超赞的传统游戏。一代又一代人接棒传承,每个人家里都有一套麻将,他们的母亲打麻将,他们的祖母也打麻将。

about_linda_feinstein

琳达·范斯坦(图片来源:Manhattan Mah Jongg Club官网)

《南华早报》发现,在这群美国“粉丝”看来,麻将是一项非常棒的社交类益智游戏。

她们甚至认为打麻将是项高贵的活动!泰勒一边打麻将一边描述,“当我外婆说‘她要和朋友去打麻将’时,她的样子好像一位女王。这种自信很重要!”

另外一位麻将迷打得正入神,说道:“我爱这个项目是因为我从小就看着妈妈打麻将。它承载着我对母亲的记忆。”整个过程她的视线都不曾离开手里的麻将牌。

琳达表示,麻将让人们学会彼此亲近,实在是太美妙了。

QQ截图20190916115838

美国人在打麻将。(图片来源:Manhattan Mah Jongg Club官网视频截图)

无数海外麻将爱好者把留言区瞬间变成粉丝交流会。

“我外婆就很爱打麻将,每次都不愿意回家直到我们把她拽回去。”

“麻将‘外交’,又一条和平之路!”

“有人能教我打麻将吗?我太想学了!”

“别轻易尝试打麻将,你会沉迷其中的。”

QQ截图20190916120239

美国人在打麻将。(图片来源:Manhattan Mah Jongg Club官网视频截图)

麻将百年前是这样走出中国国门的

虽然喜欢麻将的人不在少数,但在麻将比赛中,中国人能稳赢吗?还真未必。

这么说是有事实依据的。在2014年举办的第五届欧洲麻将锦标赛中,中国队仅获得了个人最好名次第30名,团体第37名的成绩。而此次参赛队伍共51支,中国队的名次已经倒数了。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外国人如此感兴趣,麻将也算是远播海外了。

但麻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向世界”的?

“前几年,麻将牌忽然行到海外,成为出口货的一宗。”这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胡适《麻将》一文中的开头。可见当时麻将已“出口”海外了。

近代翻译家杜亚泉在《博史》中也有类似记载,“民国十年前后,麻将牌流行欧美,骨牌之输出,几成为巨额之商品”,“我国人流寓外国,被人雇用为麻将指导者亦不乏人。东邻日本,亦踵西洋而起,研究麻将,一时称盛”。

对此“盛况”,胡适在《麻将》中有颇为详细地记载。“欧洲与美洲的社会里,很有许多人学打麻将的;后来日本也传染到了。有一个时期,麻将竟成了西洋社会里最时髦的一种游戏:俱乐部里差不多桌桌都是麻将,书店里出了许多种研究麻将的小册子,中国留学生没有钱的可以靠教麻将吃饭挣钱。欧美人竟发了麻将狂热了。”

在上述记载中,胡适的记载并未考察麻将传入欧美日等地的时间。不过有研究指出,相较于欧美,麻将更先传入日本。

至迟到1909年,麻将已传入日本。到了1925年,《朝日新闻》中已出现关于麻将的报道;1926年,日本出现了介绍麻将游戏规则和技法的书籍《麻将通》。

今天看来,麻将传入美国应该是上世纪20年代的事情了。曾在苏州美孚石油公司上班的约翰 巴布考克尝试用英文整理并规范麻将的玩法。1924年,他在中国出版了一本教西方人玩麻将的书《巴布考克麻将规则手册》。有媒体统计,1920年到1924年,短短四年间,《巴布考克麻将规则手册》印了十二版。

胡适所说的中国留学生“靠教麻将吃饭挣钱”就发生在这个时候。当时甚至有美国杂志将麻将在美国的传播比喻成一场风暴。与此同时,这股“风暴”也波及欧洲诸国。事实上,到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的搓麻爱好者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组织。一些麻将俱乐部、各种麻将锦标赛出现。

这样的热度并未持续很久。到胡适写下《麻将》一文时,“麻将的狂热已退凉了”,只是“偶然还可以看见一桌两桌打麻将的”。而麻将终究留在了国外,成为一项娱乐,到今天更成为一项竞技项目。

但当时的胡适并不提倡打麻将,他甚至将麻将看成“鸦片、八股和小脚”之外的“中国第四害”。

“麻将平均每四圈费时约两点钟。少说一点,全国每日只有一百万桌麻将,每桌只打八圈,就得费四百万点钟,就是损失十六万七千日的光阴,金钱的输赢,精力的消磨,都还在外。我们走遍世界,可曾看见那一个长进的民族,文明的国家,肯这样荒时废业的吗?”他在文中这样写到。

虽然如此痛心疾首,但其实胡适本人也是麻将爱好者。在《胡适留学日记》中就常常能看到他打牌的记录。记者注意到,仅1910年8月,胡适在日记中就有十天记录了“打牌”二字。其中的8月5日,全天日记仅有两字——打牌;24日则记录了“打牌两次”。

大概觉察到打牌耽误了学业,这一年9月,胡适在其日记中表示要“洗心革面”,“不复打牌”。又或许,胡适先生前述痛心疾首的感慨本就是“现身说法”。 (完)

编辑:羽尧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