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千亿级市场 中国人舌尖上的代餐热
——
2019-09-12 00:00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时间

侨报网讯】数据显示,目前中国肥胖人群达9000万人,糖尿病患者人数则超过了1.1亿人,这两项指标均是全球第一,减肥已成为中国人最常讨论的话题之一。近年来,具有高纤维、低热量、易饱腹等特点的代餐食品开始在减肥人群中流行起来。瞄准这个商机,蒙牛、娃哈哈等企业纷纷推出代餐减脂产品。有业内人士预测,未来中国代餐市场将继续保持双位数的增长。据食品饮料创新论坛报道,中国的代餐市场预计2022年会达到1200亿元(人民币,下同)。

为了减肥 懒得动又管不住嘴的人看好代餐

A13091502

上海某创意园区内的“肥人雕塑”。(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综合北京《三联生活周刊》《中国消费报》报道,代餐,顾名思义就是用来替代正餐的食物。这一理念源于西方国家,由于人们逐渐意识到了肥胖对于健康的危害,一些替代高热量、高脂肪正餐的食物,如压缩饼干、代餐营养棒、代餐粉等应运而生。而说到中国掀起的“代餐热”,绕不开女性减肥的话题。

打开网购平台,检索“代餐”,形形色色的代餐产品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经营好的店铺月销量可达到上万件,最常见的有各类代餐粉、代餐饼干、代餐棒等。代餐产品一般都宣称具有高纤维、低热量、易饱腹等特点,有些甚至还宣称产品具有调理身体平衡、降血脂等功效。这对于那些“懒得动”又“管不住嘴”的想瘦爱美人群,无疑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而借力于中国电商的快速发展和社交平台的强大传播力,一些企业瞄准“代餐”这一蓝海,致力于打造一个又一个“爆款”网红产品。

在李哲的淘宝购物车,一盒盒代餐购买记录清晰可见。正在减肥的李哲说,自己在互联网公司上班,由于工作压力大,很容易发胖,经同事推荐,他自己已经代餐减肥一个多月了,体重相较以往确实轻了不少。

在北京市昌平区一家健康产业园内,一条38米低温隧道的食品冷加工生产线上,正24小时不停歇,以每天18万支的速度生产一款新型食品——营养棒。

据生产商介绍,相比于代餐粉,这种营养棒因包装轻巧、易于携带和食用方便,已成代餐界的“网红”,颇受消费者青睐。

据统计,目前中国18岁及以上成人超重率为30.1%,肥胖率为11.9%。其中,中国肥胖人群、糖尿病患者人数则超过1.1亿,而食用代餐食品已经成为肥胖人群减重的渠道之一。有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代餐市场规模已经达到200亿元,未来代餐市场规模将达千亿元。

“在我们的认知里,代餐就是管理体重,我们所有的客户要的就是瘦下来,代餐要是不做减肥,生意也太小了吧?”纤妤品牌创始人田鹏非常直接地说道,这也是中国大部分代餐品牌的选择。

这是一家自称用159种天然谷物和果蔬,附以胶原蛋白肽,一瓶代餐的热量在80千卡。要知道,一餐沙拉的热量在400至500千卡。据公开报道,纤妤迅速在几个月内销售额过千万元。

为了省事 追求饮食效率从被动饮食中解放

“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在所有的进食方式里面,还有比‘喝’更方便更有效率的吗?”1999年出生的星河,持续用代餐粉替代早餐或午餐一年多。

星河说,“3年前,我处于自由职业的状态。早上起来晚了,吃什么都很尴尬。我就想,有没有比饼干或糕点更好的东西,不但吃饱,营养也好?我就上淘宝找,输入代餐,都是和减肥有关的东西。直到后来我才等到了这种不主打体重管理的代餐粉。”

他一直都记得《七龙珠》猫仙人的仙豆,一颗仙豆管饱10天,这令他十分羡慕。

在星河看来,代餐是一种被赋予工具属性的食物。1968年,一本《全球目录》(Whole Earth Catalog)曾提出过“生活黑客”的概念,这类人强调掌控和优化,食物的选择存在着主动和被动的情况,星河对“饮食效率”的追求和这类人有着共性,他觉得,代餐在某种意义上将他从日常“被动饮食”的需求中解放了出来。

星河说:“其实当你真的特别想做一件事的时候,不只是吃饭,是除这件事以外的所有都是干扰项。有时候我在回家路上,灵感来了,我特别想要瞬移到家里继续工作。”

西北大学神经科学家莫然·斯福曾在《福布斯》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其中提及“未来的食物可以分为精神需求和生理需求,前者负责好看好吃,后者纯粹满足身体需求,让人类健康存活。代餐可以专注于满足后者,人的生理需求。”

长期吃代餐的华荣臻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认为,“大家都知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但在实际生活中大家还是什么都要。我的个人经验是,把吃饭当作维持身体健康运行的程序,对于重塑一个人的思维模式很重要。中国美食如此之多,到头来我会后悔,怎么自己忙活这么多年,全为了一张嘴”。

为了营养 口感不够好的代餐是另一种讲究

凯钰是个四川姑娘,刚从北京社科院毕业,2年前开始吃代餐,1年前开始戒糖。1995年出生的她说,“已经很久没有吃甜的东西了,我怕老”。奶茶类饮品不喝、糖醋排骨类的菜也不碰,真想吃冰淇淋了,她会试着买无糖的,“我的早饭吃无糖全麦面包,无糖豆浆,稍加一两颗坚果”。她选择代餐,也是为了更精确地控制饮食摄入成分。

按理说说,四川人应该对美食会更挑剔一些,凯钰表示,“就是因为我家这里什么都好吃,反过来看北京好吃的很少。我在北京读书的时候,需求就变了,既然不好吃,那能不能吃得方便,有营养还不贵?代餐后来就成为我的选择了。”

凯钰认为,选择“口感不够好”的代餐,实际上是她对“吃”的另一种讲究:与外卖和食堂泛着油光的饭菜相比,权衡再三,她选择的是自己筛选过后,将“营养”放在首位的产品。

在北京读大学的丁岩并没有减肥需求,但喜欢从网上买一些粗粮饱腹代餐饼充饥。他认为,这是一种健康的餐饮方式。而某知名艺人的生活助理张晓,由于工作节奏紧张,他需要一款既能充饥、又不发胖的即食方便食品,朋友给他推荐了营养棒代餐产品——卡瘦,虽然价格不算便宜,但在白领中很有市场。

代餐产品的流行绝非偶然。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倾向于“绿色消费+养生”的餐饮方式。许多企业因此瞄准这一蓝海,打造出一个又一个“爆款”代餐产品。

欧美消费者为运动选择代餐

事实上,在不少欧美发达国家,代餐的消费集中在“运动营养,增肌需求”或者“来不及吃饭,又不想凑合”的人群。

美国代餐品牌Soylent前联合创始人戴亲民提到,“代餐在美国市场的消费和使用多元,也是经历了很多年的发展,目前包含四种应用场景:减肥、增肌、健康方便和生病营养”。

西方国家对代餐的接受程度相对容易,一方面,其饮食结构相对单一,外卖市场不够成熟,高效解决一餐饭的产品种类不够丰富;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因素,代餐在欧美国家的价格相较于正餐便宜太多。戴亲民补充,“对中国市场来说,外卖过于方便了,不清楚未来市场会朝哪个方向发展”。

最近,一些中国公司不做减肥市场,而主打饮食效率。比如“若饭”,它并不切入“体重管理”这个市场,它一直以来的宣传口号是,“没空吃饭,来份若饭”。若饭的创始人邵炜说,“我有个比较直男的想法,减肥的人少吃多运动就行了,为什么要吃代餐呢?所以一开始我对于公司被叫代餐公司都有过抗拒”。

邵炜在创立若饭前,是一个程序员。在2011至2014年间,他曾以技术合伙人的角色前后共参与了十几家创业公司的项目,每天工作时间达到15个小时,有时忙到凌晨,只能在路边摊吃第四顿饭。

2013年底,他被查出有患脂肪肝的可能。邵炜说,“我在工作的时候,非常不喜欢被打断,所以当时就觉得吃饭很令人头疼”。于是,邵炜就决定找到一些有营养又能替代吃饭的食物,然后成为了若饭的创始人。(完)

编辑:时间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