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赵志红被执行死刑、自认“呼格案”真凶 最高法:证据不足不予确定
——
2019-07-29 21:21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余波

侨报网讯】经最高法院核准,北京时间7月30日上午,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中级法院遵照最高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对罪犯赵志红执行死刑。检察机关依法派员临场监督。

北京人民日报客户端报道,最高法院经复核确认,1996年9月至2005年7月间,被告人赵志红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乌兰察布市等地,连续实施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盗窃犯罪共计17起,共杀死6人,强行奸淫幼女2人、妇女10人,还多次抢劫、盗窃,犯罪性质特别恶劣,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极大,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赵志红还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赵志红虽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但根据其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不足以从轻处罚。近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定,核准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赵志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人民币,下同);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三千元的刑事裁定。

呼和浩特市中级法院向赵志红宣告并送达了最高法院的刑事裁定书。临刑前,赵志红拒绝会见其近亲属。

2015年4月30日,赵志红终审维持原判,坦白“呼格案”未影响最终量刑。图片来源:中新社

2015年4月30日,赵志红终审维持原判。图片来源:中新社

未确认赵志红为真凶 并不意味着“呼格案”再审改判无罪错误

最高法院刑五庭负责人就赵志红死刑复核一案答记者问。

问:最高法院复核赵志红案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答:死刑事关人的生命,我们高度重视每一个死刑案件以及死刑案件中的每一起事实的复核工作。赵志红案重大、疑难、复杂、敏感,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我们高度重视,在接到内蒙高院报送的案件后,主要做了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依法组成合议庭,深入细致审阅全部案卷材料,并调阅了与赵志红案相关联的“呼格案”卷宗材料;二是合议庭两次赴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第一看守所提审被告人赵志红,告知其相关诉讼权利,听取其供述和辩解;三是在阅卷和提审的基础上梳理出主要事实和重要证据,对焦点事实和证据采取多种形式进行核实;四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死刑复核法律监督工作的意见》,向最高检通报案情,听取最高检的意见;五是合议庭对案件进行评议,并提请审判委员会刑事审判专业委员会会议讨论。案件复核过程严格依照法定程序进行。

问:复核裁定对一、二审裁判作了哪些改变?

答:第一、二审裁判认定被告人赵志红实施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盗窃犯罪事实21起。我院经复核,对其中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17起犯罪事实予以确认;对其中4起犯罪事实不予确定。

不予确认4起犯罪事实的主要依据是:虽然赵志红对该4起犯罪均主动供述,供述的作案时间、地点、现场情况、犯罪手段等能不同程度地与现场勘查笔录、尸体鉴定意见等证据印证,但是,赵志红的供述前后之间、与其他证据之间也存在诸多不一致的地方,在一些重要情节上其供述与其他证据还存在难以解释的矛盾,比如在现场提取的嫌疑人鞋印长度与赵志红的脚长存在较大的差距,对案件一些明显的特征突出的细节赵志红没有作出供述,比如被害人面部有多处锐器创口,赵志红对此却从未述及,赵志红供述的真实性难以得到确认;侦查时提取的一些重要物证或失去鉴定条件,或已灭失,致使证据不够确实、充分,不能得出该4起犯罪系赵志红实施的唯一结论,认定赵志红实施该4起犯罪,没有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因此我院不予确认。

需要说明的是,对4起犯罪事实不予确认,是基于证据不足的状况而作出的法律推定,并不一定符合客观实际。就赵志红案而言,造成证据不足既有当时侦查技术落后、案发距破案时隔已久证据湮灭等客观因素,也有赵志红长年连续作案可能记忆混淆导致供述不实等主观原因。对证据不足,没有达到法定证明标准的,依法应当不予认定,这是贯彻证据裁判和疑罪从无原则的必然要求。

问:为什么最终定罪量刑并没有发生变化?

答:虽然复核裁定改变了一、二审认定的部分事实,但从复核确认的事实看,赵志红的犯罪依然还涉及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盗窃共4个罪名,与一、二审认定的罪名完全相同。从复核确认的犯罪情节看,赵志红长期流窜作案,共计作案17起,其中,采用胁迫、殴打、捆绑等手段奸淫幼女和妇女12人,情节特别恶劣;为灭口采用刀刺、扼颈、溺水等手段杀死6人;还具有多次抢劫、入户抢劫、抢劫数额巨大等情节,其犯罪性质特别恶劣,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极大,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赵志红在2003年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连续犯罪,系累犯,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极大,应依法从重处罚;赵志红虽能如实供述罪行,但根据其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故我院裁定核准其死刑。

问:赵志红始终供认强奸杀害杨某某,最高法院为什么认为不能确认?

答: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判处案件要重证据,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被告人的供述只是证据体系的一部分,只有对案件全部证据进行综合审查,确定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才能判定被告人有罪。在杨某某被害案中,证人证言及现场勘查笔录、尸体鉴定意见主要是证明了现场情况、杨某某的死因及案发时赵志红在现场附近生活有作案条件,均不能证明赵志红与杨某某的被害有直接关联。虽然赵志红归案后主动并始终供认强奸杀害被害人,其供述的作案地点、主要手段等内容,与现场勘查笔录、尸体鉴定意见等在案证据大致印证,但是,其关于作案的具体时间、案发前是否到过现场、被害人的衣着、是否从被害人身上搜取财物等细节供述前后不一,供述不稳定。赵志红对部分重要情节的供述与证人证言、尸体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不一致,比如对作案时间,有1996年3月至7月、在20时至22时之间多种供述;在侦查阶段多次供述奸淫被害人时射精,与杨某某的阴道分泌物中未检见精斑、现场勘验检查和尸体鉴定均未发现精斑相矛盾;供述被害人穿得不多、未系皮带等衣着情况与杨某某穿得多、系皮带的实际情况明显不符;供述作案时揪下被害人耳环,与杨某某双耳未见损伤的情况不吻合,等等。换言之,指向赵志红作案的证据只有其供述,而其供述与在案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且重大的矛盾或差异,不能根据这样的供述认定赵志红实施本起犯罪事实。

问:最高法院没有确认赵志红强奸杀害杨某某,是否意味着“呼格案”再审改判无罪错误?

答:内蒙高院经严格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再审改判被认定故意杀死杨某某的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这一再审改判,既是慎重认真的,也是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和高度好评。

“呼格案”再审改判无罪,是因为认定呼格吉勒图故意杀人的证据不足,并不是因为赵志红自认真凶。“呼格案”再审改判具有重大的法律意义,其意义不在于是否挖出了真凶,而在于让疑罪从无等保障人权的法律原则和相关的司法程序得到了高度的重视和普遍的贯彻执行,有利于坚决防止出现类似悲剧。我院没有确认赵志红强奸杀害杨某某,对“呼格案”的再审无罪改判不应产生任何的不良影响。正是由于深刻吸取了“呼格案”的沉重教训,人民法院才更加坚定地贯彻落实证据裁判和法定证明标准等司法原则,即使面对像赵志红这样的自认罪行的案件也不含糊,也不例外。

“呼格案”27人被追责 百万精神损害抚慰金曾破纪录

中新社此前报道,2016年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官方微信发布呼格吉勒图案追责结果,时任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王智等27人被追责。

1996年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毛纺厂女厕发生强奸杀人案,年仅18周岁的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凶手并判处死刑。2005年,犯罪嫌疑人赵志红落网,交代的数起案件中就包括“4·9”毛纺厂女厕女尸案。2014年12月15日呼格吉勒图被宣布无罪。

消息指,呼格案经内蒙古高院改判无罪后,有关机关和部门迅速启动追责程序,依法依规对呼格吉勒图错案负有责任的27人进行了追责。

其中,给予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王智等11名公安人员党内警告、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和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时任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文达等7名检察机关人员党内警告、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时任呼和浩特市中级法院院长张凤仪等8名法院系统人员党内警告、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和行政记大过处分。

另外,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冯志明因涉嫌职务犯罪,依法另案处理。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院长胡毅峰2016年在呼和浩特谈及“呼格案”称,深刻汲取“呼格案”教训,使确有错误的案件及时进入再审程序,2015年内蒙古对9名被告人判决无罪。

此前,2015年2月3日,呼格吉勒图父母拿到了内蒙古高院关于“呼格案”近206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随后他们把呼格的骨灰迁入了新墓地。呼格案平反一周年之际,北京《法制晚报》记者曾走进呼格吉勒图的家。他的妈妈恢复了跳老年舞,他的爸爸收养了一条小狗做伴,他的兄弟都在努力工作赚钱养家,笑容又回到了这一家人的脸上。只是,这个家里再也不会有呼格的身影。呼格冤案那200多万元赔偿金,无人动过,呼格的照片和多年申诉的材料,也被放在了不易看到的地方。

2015年11月12日,母亲尚爱云在儿子墓前悲痛哭泣。当日,呼格吉勒图全家人来到呼格新墓前祭奠,呼格吉勒图骨灰在两天前迁入,墓志铭由法学家江平撰写。图片来源:中新社

2015年11月12日,母亲尚爱云在儿子墓前悲痛哭泣。当日,呼格吉勒图全家人来到呼格新墓前祭奠,呼格吉勒图骨灰在两天前迁入,墓志铭由法学家江平撰写。图片来源:中新社

上海澎湃新闻曾梳理过去8年来被宣告无罪的34个冤假错案当事人的国家赔偿数额发现,不少社会关注的重大案件中,当事人获得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金额和其所占人身自由赔偿金比例均超过35%的标准。其中,2014年12月呼格案获得的100万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更是创下了当时精神损害赔偿的最高纪录。3年后,这个纪录被聂树斌案的130万元精神损害赔偿刷新。(完)

编辑:余波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