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章莹颖案被告放弃自辩 其母为儿子“免死”求情:对他的爱无条件
——
2019-07-15 19:30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余波

侨报网综合讯】7月15日,杀害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罪犯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召集了最后的证人:克里斯滕森的母亲、妹妹和监狱管理人员出庭作证。而克里斯滕森放弃自我辩护。

被告母亲:如果儿子被判死刑,将是“可怕的、毁灭性的”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这也是量刑阶段审判的第六天,17日该案将迎来最后的结案陈词,之后案件将被移交给12人陪审团,由他们做出最后的判决。

据《芝加哥新闻公报》报道,克里斯滕森的母亲艾伦·威廉姆斯(Ellen Williams)当天在作证时说,如果她的儿子被判处死刑,将是“可怕的、毁灭性的”。

在谈到儿子的罪行时,她说:“这太可怕了。这是可悲的。我的心情非常糟糕。”

艾伦说自己“每天会至少想起章莹颖的家人五次”,“这样的苦难对她们来说是多么的可怕。” 她说,但她说仍然爱自己的儿子。“我对布兰特的爱......当然是无条件的。”

艾伦说,克里斯滕森在19岁时曾从屋顶摔落,克里斯滕森后来告诉她,他曾搜索了自己的症状并认为自己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症。她带他去看医生后的结论是他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对这一证言,检方表示反对。

15日在庭审中辩护律师还播放了克里斯滕森1岁生日时的家庭录像,录像中他打开了礼物,还弹弄钢琴。

在他母亲作证的过程中,克里斯滕森似乎一直在哭泣,手中紧紧抓住他面前的纸巾。

克里斯滕森的妹妹安德里亚(Andrea Christensen)则在庭审中回忆了他们一起成长的童年。

“我一直‘仰视’我的哥哥,他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在整个庭审中,她一直都用平静的语调说话。

安德里亚说,由于母亲酗酒,父母的关系很紧张。她记得,8岁或9岁时,她有一次打算喝她母亲咖啡杯里的水,但母亲不让,因为那不是水而是伏特加酒。当她听到克里斯滕森的罪行时,感到“震惊、悲伤、同情”,“我非常难过。”安德里亚说,“但是没有什么能改变我对他的爱。”

克里斯滕森被关押的监狱狱长和管理人员也在当天的庭审中作证。

监狱长表示,自从2017年9月底至2019年5月底被判入狱期间,克里斯滕森与其他七名囚犯共住在一个牢房里,两年来没有重大违规行为。

监狱管理人员表示,克里斯滕森会熬夜或整夜读书和写作。在监狱里,囚犯可以看电视、淋浴、打电话,甚至使用平板电脑上网。

这张6月24日的法庭素描显示的是布伦特·克里斯滕森(前右)在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的联邦法院出庭受审。图片来源:新华社

这张6月24日的法庭素描显示的是布伦特·克里斯滕森(前右)在位于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的联邦法院出庭受审。图片来源:新华社

律师披露三种可能判决结果

章莹颖家人的律师王志东之前指出,关于克里斯滕森在监狱中的良好行为的证词,以及他的母亲和姐妹充满情感的证词,是可以预期的,辩护方努力将克里斯滕森的形象尽可能描绘的积极,为其争取“免死”。

王志东表示,根据法庭的程序,检方定于16日对辩方的证人提出反驳,双方将于17日作最后的结案陈词,然后双方律师和法官将讨论法官给陪审团的指示。之后,陪审团将作出最后的审判。

王志东介绍,陪审团讨论做出决定的时间,从几个小时到一两个星期都有可能。而陪审团的结论有三种可能性。第一种,12:0,同意死刑;第二种,12:0,同意终身监禁,不得保释;第三种,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则刑罚为终身监禁,不得保释。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陪审团成员不同意死刑,克里斯滕森将被判处终身监禁。

辩方选择证人的五个特点

从7月8日开始,在对杀害章莹颖的罪犯克里斯滕森第二阶段的审判——量刑阶段审判期间,辩方已传唤出庭证人多达18位,其中包括被告的父亲、叔叔、舅舅、前妻、他小时候的玩伴、邻居、高中和研究生同学、小学和中学老师,大学教授,在研究生期间一起做助教的同事和负责人等,还有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三位咨询师,以及辩方律师聘请的心理咨询专家苏珊•左林博士。

而在控方这边,被传唤出庭的证人包括章莹颖的前男友、父母、弟弟、朋友和老师等人,以及播放了FBI方面专程赴中国拍摄的记录章莹颖成长和求学见证的视频。

对于辩方律师过去一周的辩护策略,王志东分析称,很清楚目的是为了让克里斯滕森不被判死刑,因此辩方在选择证人上,大概有如下几个特点。

第一,打亲情牌。辩方故意选用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开场,并试图以其声泪俱下的作证打动陪审团。辩方结尾的证人将是克里斯滕森的母亲和妹妹,她们两人作证时的悲情表现是可以预料的。

第二,转变。辩方选择了罪犯人生过程当中的见证人,试图证明,罪犯原本是一个正常的人,甚至相当出色。他在案发前的一两年发生了很大变化,酗酒是主要原因,导致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婚姻也走向了终结。

第三,心理。辩方先传唤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三位咨询师作证,然后由专家证人证明,咨询中心在了解到克里斯滕森有自杀和杀人倾向之后,没有按照正常的程序,采取必要的跟进和措施。

第四,推诿。辩方律师试图把罪犯的犯罪行为归结于其他人的责任。比如把酗酒归结成家庭遗传的原因,再把成绩下降,婚姻破裂,归结成酗酒的原因,甚至把最后行凶杀人归结成心理咨询中心,没有按照程序跟进,从而有可能阻止他的犯罪。

第五,压力。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在作证的时候曾经说过,他似乎可以接受死刑,但是无法想象他的儿子真正被处死时的情形,说他不忍想象下去。这也许是他真实的想法,也许是辩方律师顾要故意造成的效果,即告诉陪审团成员,“你今天判他死刑,在他真正被处死的时候,你是否能够坦然接受,是你剥夺了他的生命。”

被告至今未交待章莹颖遗体下落 检方认为他仍无悔意

根据检方此前提供的录音显示,克里斯滕森曾向其女友描述他“残忍地将章莹颖杀害”。然而,至今他没有披露任何具体的细节,并且也没有交待章莹颖遗体的下落。检方认为,他至今仍无悔意。

根据“联邦死刑资源顾问”(一咨询机构)于2018年7月30日发布的数据,自1988年联邦死刑改革以来,司法部长共授权政府对516名罪犯寻求死刑,实际进入审判的共涉及301名死刑罪犯。在这301名死刑罪犯中,约64%的罪犯被判处终身监禁,余下36%的罪犯被判处死刑。在所有死囚犯中,仅3名犯人分别于判决生效后4年、8年和4年后被执行死刑。最后一起联邦死刑执行于2003年3月18日。目前尚有62名死囚犯被关押于位于印第安纳州的联邦死囚监狱。

本案中,罪犯克里斯滕森在被判决死刑后,辩方必然会上诉。死刑案件的上诉过程将持续很多年。如果本案罪犯被判终生监禁,辩方上诉的可能性相当小。美国的终生监禁意味罪犯不得保释,即不存在保释、假释,减刑或保外就医等任何离开监狱的可能性。一旦被判决终身监禁,罪犯克里斯藤森将最终死在牢里。 (完)

编辑:余波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