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全民狂欢“抖音” 15秒网红的碎片焦虑
——
2019-06-24 22:53 来源:侨报网 作者:粟裕 编辑:康博斯

【侨报记者粟裕北京报道】近日,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发布了2019年度的《互联网趋势报告》,报告显示,两年时间里,中国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从不到1亿小时,增长到了6亿小时。目前短视频市场正处于高速发展期,垂直领域竞争激烈,抖音则需要生产优质内容来增强用户黏性和吸引力。

放松休闲是短视频用户的首要诉求,超80%的用户认为短视频有助于减压。(截图)

全民沉浸“短视频碎片”  放松休闲为主要需求

在北京的1号线地铁上,一个大妈正在刷着抖音,视频里不时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音乐的背景声音回荡在整个车厢,让一些乘客显得有些不太舒适,但是环顾四周,座位上的一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以及旁边清秀的初中小姑娘都在刷着短视频,不时发出哈哈的笑声。

在通勤中观看短视频,已经成为生活的常态,碎片化的信息和娱乐正在占满人们的空闲时间。“就像是嗑瓜子一样,一旦打开软件就停不下来,一个笑点接着另一个,立即开心起来了。”一位网友说道。

报告显示,短视频成为用户生活减压器、重要的视频化信息源和社交连接器。“放松休闲”是短视频用户的首要诉求,超80%的用户认为短视频有助于减压,填补空闲时间;其次是获取信息知识和社交,分别占到54.4%和44.9%。

“一个一个的视频,都太有创意了,太有才了。”王河是抖音的资深用户,他告诉《侨报》记者,每天只要一有空,就在刷抖音。抖音占手机的电量使用位居榜首。他表示,在抖音上,有太多人的人来秀自己,跳舞的,讲段子的,秀颜值的,他喜欢这样有趣的生活。

事实上,短视频用户主力聚集“80后”“90后”,合计占比55.2%,泛娱乐内容仍为刚需,知识和泛资讯需求旺盛,垂直化内容蕴藏着流量空间。男性更偏好知识、资讯性内容,如历史/地理/文化、新闻、汽车、时政、财经等;女性更偏好生活化、娱乐化内容,如美食、个人秀、影视娱乐、健康养生等。

不仅仅是中国人,全世界都被短视频的风潮席卷。2016年底,快手开始尝试国际化。2017年,抖音的国际版Tik Tok在日本、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上线。上线几个月,就登上了日本App Store免费榜榜首。

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晓红向《侨报》表示,抖音的“蹿红”是行业发展的必然结果,短视频行业的发展是网络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产物,也是年轻一代群体需求“唤醒”的市场。“内容鲜活,手法新颖,年轻一代热捧,以及风投的青睐,必然形成目前蓬勃发展的市场现状。”

她还指出,内容形态上看,短视频不再只是信息,而是向生活领域扩展,成为一种语言和工具;第二,从技术变迁看,技术发展是为满足人的各种需求,短视频在互动性、深度体验上将更深入发展;第三,平台趋向垂直型发展,即更精准定位用户、更精细化发展。

主播收入42万元,自己感觉在做梦。(截图)

15秒可成网红   零成本高收益的生意

在短视频时代,一个人出名可能只需要15秒。一段手指舞,几句翻唱,一个搞笑模仿片段,甚至一句话,都能让一个人迅速成名。

小猛(化名)是抖音短视频的一名达人网红,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他的粉丝量从0到8万粉丝,其中一条视频已经达到了80万的点赞量。此前,他曾拍摄颜值类的视频并没有太多人关注,而现在改为“北京吃喝玩乐”为主题的账号吸引了大批流量。

“现在一天要去三四家餐厅探店,有时候吃到吐。”小猛告诉《侨报》,因为每天要拍摄四五条短视频,就需要不停的吃和拍,让人一看就有食欲。他说,自己也没有想象过,一起床就整天吃的生活。

打开小猛的抖音后台,时时刻刻都有网友在视频下评论自己的看法,有许多网友还要求见面。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量的广告收入,现在目前一条广告在3000元到6000元不等,随着粉丝量的持续增加,这个数目还将上升。

粉丝也许不知道,这个颇受人关注的账号团队只有三个人组成,脚本策划、出镜达人和拍摄剪辑,并不需要大量成本。“这将是投入最低、收益很好的创业,甚至一个人都能做起来”。小猛向记者表示。

记者看到抖音的火爆视频类型十分多样化,用户观看的视频类型也是根据用户的喜爱而推荐的,每一台手机和用户所看到的的视频都不一样。一家传媒公司抖音运营张磊告诉记者,内容主要分为三类,情感类这一类能够引起用户心灵震撼,是最容易获得高播放量的,比如,“我知道你什么都好,但是就是不爱我”。

他表示,另一类是帅哥美女类,根据不同音乐表演自己的才艺或者“卖萌撒娇”,都能在抖音里收获大量的关注,此类也容易在直播中变现。第三类则是,干货类的视频,比如分享化妆技巧,美容技巧,减肥技巧,年轻也普遍关注。

此外,还有一些抖音短视频莫名爆火,以其独特的方式吸引用户。2019年对于李雪琴而言,算是命运拐点的一年。她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后考上纽约大学研究生。

过去半年间,她从回国不知道将来能干什么的北大毕业生,变成了2019年最受瞩目的网络红人之一,抖音粉丝300万。在成名代表作里,她站在清华校门前,素颜,用东北话说:“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你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吴亦凡模仿她的语气,回应了她。

李雪琴向记者表示,刚开始玩抖音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我是北大的。有了100多万粉丝之后,大家才知道。北大的标签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粉丝,反而都是骂声。“国之重器,你就来干这个呀?”“北大的,聪明人装傻真可怕。”

“我从来不觉得我北大毕业就能怎么样,你只是恰巧高考考得好,擅长考试而已。”李雪琴说,这种思维的可怕之处在于,会觉得北大的学生就应该干什么事情,不该干什么事情。“现在做短视频,就是我很喜欢的事。”

李雪琴变成了2019年最受瞩目的网络红人之一,抖音粉丝300万。(截图)

团队化策划运营    月入42万主播“不敢相信”

《侨报》记者在“男主播优质短视频群”中看到,无忧传媒MCN(网红组织机构)经纪公司正在给自己的艺人安排今日拍摄内容。该经纪公司工作人员小佳(化名)告诉记者,目前更多的抖音短视频达人都是由公司出拍摄方案,达人自己拍摄,最后由公司后期剪辑。

“看上去15秒的短视频,很可能拍摄了二三十遍,反复修改。”小佳表示,每次都会让艺人按照自己的性格和喜欢的风格设定人设,比如搞笑类型、帅气类型等,根据每一种风格进行包装。

事实上,作为抖音最大的MCN的公司无忧传媒已经有500余名主播在抖音发布短视频和进行直播。负责人透露,月收入10万以上主播目前有70余名。

在负责人的朋友圈,记者看到其中一名主播单场直播的“音浪”就在120万,也就说明这场直播给公司和主播至少带来了12万元的收益。在另外一张转账截图看到,主播当月收入42万元,但具体并不清楚该收入是否仅是直播收益。

“只有把短视频做好,才能将粉丝引流到直播中,获得更大的收益。”小佳表示,一个运营得当的抖音账号,如果沉淀了足够数量、优质和精准的粉丝,就会有无数种变现的可能。变现方式有电商、线下广告等,“市面上抖音10万粉丝,大概报价8000至1万5000元一条。”

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抖音官方认证的MCN机构截止到目前为止,已有164 家。在过去的1年多时间里,MCN机构已经基本完成了粉丝的原始积累,各家也培养出了属于自己的流量大号。

例如大禹网络旗下的“一禅小和尚”;无忧传媒旗下的“多余和毛毛姐”;洋葱集团旗下的“七舅脑爷”等等。MCN机构不仅装备齐全,而且人力充足(前期策划,专业演员,后期制作,专属运营人员),他们已经不会像独立创作者们一样,从零开始制作。

一名抖音达人告诉记者,MCN公司经常会开培训会,指导达人该如何经营自己,并且在直播的时候如何索取礼物,直播注意的禁忌等。“只有更加专业化的包装自己,才能让粉丝增长率提升”。

不过也有业内专家认为,MCN同样面临着如营收增长率放缓、行业发展规则性弱、红人出走等诸多问题,一些基因特征不明显、核心竞争力不扎实的MCN必将遭遇生死危机。“想成为大主播和头部MCN机构并不容易,需要持续生产好的作品,不然就会淘汰。”

短视频达人可通过内置电商,获得收益。(截图)

MCN机构数量暴增     拥挤的赛道需优质内容

人人都想抓住短视频的风口大赚一笔,洋葱视频2018年的营收规模为几亿元,papitube、大禹网络、蜂群文化营收能达到上亿元,属于第一梯队;贝壳视频、畅所欲言等几家MCN营收能达到大几千万的规模,属于第二梯队;更多的MCN还挣扎在生存线上。

《2017年中国短视频MCN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7年短视频MCN机构为1700家。卡思数据显示,各短视频平台粉丝数10万以上的KOL规模已经超过20万个。短视频赛道已经足够拥挤,中小MCN并没有在红利结束前找到成熟的商业模式。

让中小MCN真实感受到生存危机的是,2018年5月的微视欠薪事件。为进一步阻击抖音,争夺短视频内容,腾讯声称要拿出30个亿补贴创作者,消息一出,短视频达人纷纷寻求入驻微视的方式。

知情人士透露,微视拖欠了4月和5月的补贴,直到7月才发放4月的补贴。6月初,和微视合作的MCN发起了一场集体讨薪,参与的MCN多达100多家,一些MCN反应非常激烈。“签约的达人单条补贴就在千元以上,有时候我月入好几万,一分都没有发。”

除了MCN公司的焦虑,更多的用户也因为焦虑而不再观看同质化的作品。“抖音横空出世后,我晚上睡不着就刷抖音,然而千篇一律的笑点、各种洗脑的配乐、拙劣尴尬的演技,都让我越来越焦躁,甚至一段15秒的短视频,我都不能坚持看完。”用户章元表示。

他告诉记者,抖音里到处充斥着别人家的男朋友、别人家的宠物,炫耀的都是“高富帅”的生活,都会让你怀疑你们是否同住一个地球村。“现在周围的人都卸载了抖音。”

用户的审美疲劳已然成为短视频的瓶颈,如何突破是当前MCN以及网红需要思考的。贝壳视频CEO刘飞也表示,从2017年开始,MCN都扎堆在小哥哥、小姐姐、舞蹈、搞笑等泛娱乐内容,但这类内容并没有功能性和获得感,用户看一段时间之后很容易又被其他内容吸引走了。“下半年,同行们普遍的感受是,各种各样的泛娱乐内容很搞笑,但播放量、涨粉等各项数据都不尽如人意。”

与此同时,监管也在趋严,3 月国家网信办发布公告声称,将在抖音、快手、火山小视频等短视频平台,组织上线试点青少年防沉迷系统,并根据这些试点短视频平台的情况进行优化和总结,最终将于 6 月在全国主要网络短视频平台,全面推广上线“青少年防沉迷系统”,并形成统一的行业规范。

有专家指出,短视频平台百花齐放的市场格局将迎来行业洗牌期,规范和监管将更加细化。用户流量将逐渐涌向少量的头部平台和垂直细分领域的腰部平台,在精力闲置和体量增大的情况下,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平台方将逐渐涉足MCN业务,与内容方建立直接联系,争夺优质内容资源,深入扎根内容供给源,巩固竞争壁垒。

编辑:康博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