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流浪大师"沈巍爆红之后:做直播、收干儿子、饭局不断……
——
2019-06-21 02:52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慕华

A09062303

近日,沈巍在废弃包装纸上练字。(图片来源:中新网)

侨报网综合报道】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流浪汉通常吃不饱、穿不暖,跟“读书”联系不到一起。但有这样一个人,选择边流浪边读书,被大陆网民称为“流浪大师”。这个人就是沈巍。据报道,52岁的沈巍曾是上海某机关公务员。在上海流浪20多年,以捡垃圾为生,他虽蓬头垢面但能讲史书、谈掌故,今年3月,被人录制视频上传网络而意外走红。做了“网红”3个月后,沈巍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做直播、认干儿子、饭局不断。对走红后的感受,他说,甘苦自知。

“我现在是高级流浪”

今年3月,曾是上海某机关公务员的流浪汉沈巍在上海浦东一夜之间爆红网络,走红3个多月后他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综合中新网、杭州《钱江晚报》报道,今年52岁的沈魏曾是上海市徐汇区审计局的一名审计人员,20多年前被单位“劝退”之后开始了流浪生涯。沈巍从没自诩为大师,皆因今年3月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中,国学典籍他信手拈来,仁义礼智信脱口而出。此外,沈巍还坚持了20多年的垃圾分类。围观网民对其顶礼膜拜,称其为“流浪大师”。

“我确实曾在审计局工作过,但从来没有进入过大学读书。”沈巍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自己没有进入大学读书,但从小就喜爱书籍。沈巍回忆,由于父母受过高等教育,他从小对读书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尤其和父亲关系不好时,读书能够让他找到内心的安宁。

在走红前,沈巍会在每天凌晨两三时起床、出门,并赶在清洁工工作前捡好垃圾,然后回到住处,看看书、写写字;等到夜幕降临、人群散去,他又开始一天中第二轮的“搜寻”。

但走红后,这种“内心的安宁”却离他越来越远。不少人会到他常去的地方等候,与他攀谈、合影,其中不乏从外地赶来的网民。部分热心的网民还会向他寄送书本、衣裤、鞋袜等,甚至不少“粉丝”直接向他发出邀请,希望他能到自己的城市走一走、看一看。

爆红时,一些外表光鲜的“网红”都争相与沈巍合影,有举着醒目直播账号纸牌高喊要嫁给他的“网红”女主播,还有因无法拍摄到沈巍而现场换装模仿他的主播。对此,沈巍更多的是无奈,“我只是希望可以为流浪者、精神病患者发点声音,希望得到大家的尊重。”

人们以为他已经摆脱了以前的生活,但“有区别吗?我现在这个状态是高级流浪。”沈巍如此说道。

随着人气的不断飙升,沈巍拥有的“粉丝”数量也水涨船高。目前在快手上他已有90多万“粉丝”,他每天晚上准时做一个小时的直播,最多时,有两万人在线观看。“直播的主要内容与文化有关,因为我希望能通过直播平台传递一些正能量。”沈巍称。

“一开始我不愿意搞直播,但他们(干儿子小飞和助理以及“粉丝”)盯着我搞,说这是我唯一的出路。我想我也需要一个平台,能发发声。老天爷给了我一个说话的机会,还有这么多人听,这很好。但也有人经常投诉举报,让我筋疲力尽。”沈巍表示,自己从4月底开始直播,现在获得的打赏有10多万元,但这个钱自己从来没用过。

“说实话,我觉得打赏就像高级讨饭。”沈巍表示,不用“粉丝”打赏的钱是因为自己现在生活基本不用钱。吃,跟他们一起,他们会主动买单。“我有时为他们的直播露个面,他们能够得到打赏。但我对未来不看好,直播会怎样,我也不知道。也有公司说要我和合作、包装,但我觉得我个性不适合,我在镜头前表演欲不强。”

同时,沈巍也坦言,自己不喜欢目前这种状态,不喜欢“粉丝”前呼后拥。“但对待‘粉丝’,我抱着感恩的心,我得承认我的改变是他们给的。这种改变和我的个性不合拍,但我要适应。这是别人求之不得的, 我平白捡了一个机会,我要珍惜,但我没有陶醉感。”

所到之处“粉丝”簇拥

成为“大师”之后,应“粉丝”邀请,如今沈巍的“流浪”版图也在不断扩大,在很多城市之间“讲学布道”。

杭州《钱江晚报》报道,近日,沈巍到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后,没急着进去,而是在门口等待。“有‘粉丝’从上海过来,等等他们。”小飞,是目前和沈巍走得最近的一个人。网上说,新疆小伙子小飞认了沈巍做义父。沈巍对此不置可否,“这是他的隐私。”

最近一个多月,沈巍离开上海,先后去了新疆、广州等地,的确是小飞一路陪伴。“粉丝”们很快聚集在门口,有的来自上海,有的是杭州本地的,一行10多人进了博物馆。花白头发的沈巍走在最前面,在大厅里,他双手叉腰,“粉丝”们举着手机,跟随在后。有旁观者小声问:“这是什么领导来了吗?”沈巍看展品的时候,“粉丝”们就紧跟上去,把他围起来各自选取角度,拍摄。很多人拿着两个手机拍。

一位穿白色T恤的男子一手举着自拍杆,高高伸过人群,做直播;一手拿着另外一只手机拍视频。“拍些小视频,做花絮。”他笑嘻嘻地说。他的直播账号是专门直播沈巍的,“有3000多‘粉丝’,都是冲着沈老师来的,纯的。”

除了受到“粉丝”前呼后拥,走红后的沈巍也成了一些商家的座上宾。自媒体“极昼”在题为《流浪大师爆红后:直播、认干儿子、饭局不断》一文中称,今年5月底,沈巍原计划带干儿子小飞到成都玩两天,但“粉丝”们却给他加了近半个月“四川游”,为了不得罪“粉丝”,他一一应邀。

沈巍从银色本田轿车上走下来,助理小王跟在旁边,伸手拦下等候多时的“粉丝”。天蓝色衬衫,额头横纹密集,头发花白,沈巍眯着眼和“粉丝”们一一握手,然后低头走进书店,自拍杆马上齐刷刷举起。在二楼,不停有直播的“粉丝”打断他,问他名字和内容,《艺苑掇英》他解释了四五遍,有些不耐烦,“你们让我看一会儿!”沈巍叹气。

“粉丝”们一路又追到青羊宫,一个中年女人四处找包装纸,让大师签名。一家私人音乐培训班推出正在练习的小男孩,给大师表演陶笛,沈巍神情专注:“是个台湾作曲家吧?刚才你老师表演的《小放牛》是陆春龄的名曲……”“粉丝”鼓起掌来,几十个人围成一个半圆,听沈巍讲民乐。

烫卷发的一位男“粉丝”邀请沈巍去参观书画院,老板肚子突出,身材矮小,戴着块老款卡地亚手表。书画院里古色古香,沈巍被引到一间书房,正中一张宽大案台,和镇纸一样,都是花梨实木,“真好啊,有这么间书房!”他小心翼翼拿起毛笔,轻轻摸了两下,一个女“粉丝”冲上楼,求老板卖张宣纸让沈巍题字。

晚上有政府人士攒饭局,沈巍手里晃悠着捡来的瓶子,一进门,眼睛就被书报角抓住,径直走过去,脸贴到墙上看老照片,又坐下来拿起当地的报纸。宾客到齐,助理和干儿子小跑过去,让他入席,他闹开脾气:“你们先过去!好不容易有安静地方,我想看一会儿杂志!”翻了几下,沈巍还是妥协,笑着走过去:“让你们破费久等了!”。

他不沾烟酒,但席间,扶贫政策、体制改革,沈巍头头是道;敬酒规矩,转菜清盘,他也游刃有余。直到有人添菜到碗里,他低下头,吃个精光,腮帮子鼓鼓地吧唧嘴,咀嚼飞快,才显出些流浪时的生活痕迹来。

曾拒每月200万合作

走红之后,沈巍也成为了一些商家眼中的香饽饽,有人甚至为其开出了一月两百万元的合作合同,但被他婉拒。

成都封面新闻报道,每当人们提到爆红给沈巍物质上带来的变化时,他不以为意。

“假如我一直在审计局工作,每年算10万元的收入,26年也有200多万的收入了。现在天天喊破嗓子,总共加起来十几万元,像高级讨饭一样。”当年他为了个人的理念而放弃了平稳的生活,如今直播平台上带来的收入不能在他内心激起多大的涟漪也合情合理。

沈巍觉得爆红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人们对他认识的变化。以前那些路过的人们称呼他为“疯子”,胆小的人甚至担心他会突然攻击他们。现在沈巍走到哪里,人家会说这是上海来的沈老师。对自诩“文人”的人而言,没有什么礼物比得上获得认同感和尊重。沈巍觉得,他还是那个自己,那个“半吊子”的文人。生活上也还是奉行着节俭的理念,吃穿用度很是克制。

此外,很多人质疑现在的生活与沈巍的信仰不符,因为他以前有说过信奉甘地的苦修精神,沈巍对此也做出了解释,“我所说的愿意过苦行僧的生活,是说不会刻意去享受生活。其实现在我觉得自己还是做到了这一点。” 

小飞称,此次入住成都这家酒店是他预定的,他执意要让沈老师住好一点的酒店。这个小伙子展示了一段他拍的视频,视频里面是沈巍红起来之前捡垃圾的生活。“我最开始也是想蹭他的热度,帮我多卖点东西。但是我看了他的状况后,心里特别难过,他人很好,我希望他能过好一点。”小伙说这话时一度哽咽。

红了以后确实诱惑滚滚。曾有机构出价,每月200万元与沈巍进行合作,但是被他拒绝了。“我没有这个能力,真没有,这种要求很高,砸锅后代价也很大。我会让他们失望的。”现在也是一直有人来找他谈合作,他仍然是拒绝的态度。

谈论这些问题时沈巍很清醒,他说自己的骨子里有忧患意识,“生活越是好,那么有可能磨难就会越来越近了,反而苦日子平平静静的,没人来争,也没人来抢。”而网络的热度能维持多久是不可测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红多久,“我对这个也没有抱特别大的期望,本身就是草根出生,心情很平淡。”

目前而言,沈巍认为自己的价值可能是在分析网红现象时,被作为一个样本来进行研究。“我既不会唱也不会跳,没有什么吸引眼球的地方,怎么会砰的一下就红了。”他觉得自己的爆红可作为一个课题进行研究。

想做直播界“侯宝林”

被围堵、被追逐、被“蹭粉”的经历,大概让沈巍对直播界群魔乱舞、追名逐利无所不用其极的现象印象深刻。

而他自己,又恰恰成为了其中的一个,“在我的生活没有被彻底大改变的前提下,做主播也是可以的。”不过,沈巍想做一个不一样的主播。

“既然直播已经是一个大势所趋了,既然它有这么多不好的现场,好,那我就做一个扭转直播方向的领头羊吧,我就让它慢慢地走到一个清风一片的氛围里来吧。”沈巍称,“我绝对不说不好的话,无论如何挑逗我,我也不说过分的话。”他对直播平台上的主播印象是为了吸人眼球甚至可以装疯卖傻,“我不会为了钱又唱又跳的,你就算给我1000万元让我去打滚,我也绝对不会去做。”

说到兴起时,沈巍讲到了中国相声大师侯宝林对相声界的影响,让相声从瓦舍之间走上大雅之堂,自己做直播界的侯宝林如何?

“要是有人说直播平台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内容,你可以告诉他去看沈先生的直播,沈先生的直播绝对是清流。”小飞说,“我希望大家上直播平台以后不会根据热度,而是会根据内涵而来。人们在平台上愿意看沈先生分析某一个事情,某一种现象。而不是单纯爱看那种唱唱跳跳的。”

除了想做直播界的“侯宝林”之外,沈巍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结束自己的的动荡生活。“希望将来能有一个归宿,有一个安稳的住所。不要再被人家赶。”

人们说“流浪大师”红了,做直播挣钱买房指日可待。沈巍对此不置可否。3月爆红,4月入驻直播平台,目前账上是十几万。

“我买房子也不是为了睡觉享受,而是因为我那堆书没地方放。”以前流浪的时候,一天捡垃圾最多换十多元钱,一个月下来是400元左右。每个月他把这400元零钱换成4张大票子,整整齐齐地夹在手机袋里,量力而行地买书。现在,沈巍四下游历,挑了不少书,还想买更多的书,因此迫切希望为它们寻找一个安乐窝。(完)

编辑:慕华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