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中国归化运动员的AB面:引进外援突击弱势项目引争议
——
2019-06-14 01:01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慕华

A09061603

在去年1月的全美花滑锦标赛上,朱易以超出第二名35分的完美表现获得了新人组的冠军。(图片来源:大陆央视截图)

A09061601

几个月前,刚满15岁的谷爱凌第一次参加国际雪联A级赛事,便在世界杯意大利站中夺冠。(图片来源:谷爱凌新浪微博)

侨报网综合报道】除了足球之外,中国体坛在其它弱势项目上也开启了归化之路。近日,美籍华裔15岁自由式滑雪天才少女谷爱凌正式转为中国国籍,在此之前,美籍华裔花滑女运动员朱易也加入中国队,她们均有望出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而加拿大华裔冰球运动员袁俊杰亦多次明确表态,愿意放弃加拿大国籍,代表中国参加北京冬奥会。放眼国际体坛,归化球员早已成为潮流,从亚运会跑道上的黑色旋风再到日本足球的崛起,都离不开归化远动员的身影。归化运动员能否助力中国弱势体育项目崛起?

两美籍华裔少女披上中国战袍

最近,“归化”成了中国体坛的热词之一。除了中国男足被媒体爆出将归化一批球员之外,冰雪运动项目也有华裔运动员主动请缨,愿意披上中国队的战袍。

综合杭州《钱江晚报》、腾讯体育报道,“中国自由式滑雪运动员谷爱凌报到。”今年6月6日,15岁的美籍华裔自由式滑雪运动员谷爱凌宣布,自己已正式加入中国国籍,成了中国滑雪首位归化的运动员,并将在3年后代表中国出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

谷爱凌出生于旧金山,父亲是美国人,母亲谷燕是中国北京人,曾是一名滑雪教练。3岁时,谷爱凌开始学习滑雪,9岁就拿到全美少年组滑雪冠军。几个月前,刚满15岁的谷爱凌第一次参加国际雪联A级赛事,随即便在世界杯意大利站中夺冠,且在那场比赛之后暂列国际雪联女子坡面障碍项目积分榜首位。

虽说从小在美国长大,但谷爱凌常常会随着母亲回到中国,如今也能熟练地操着一口的“京腔”。作为目前国际雪联世界杯比赛中年龄最小的选手,谷爱凌现在仍在读高中,每天的训练时间都在课后。除了滑雪,谷爱凌还是学校越野队成员,篮球和骑马同样是她的心头好。据母亲谷燕介绍,女儿的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钢琴也很出色。

“我是谷爱凌,一个热爱滑雪的女孩,滑雪赋予了我力量。我很骄傲能够在三年后代表中国征战北京2022年冬季奥运会。我希望能够通过追求极限运动来增进中美两国人民的交流、了解和友谊。为推广自由试滑雪,鼓励青少年特别是女孩对体育运动的热爱,并为提高中国和世界冰雪运动而努力!” 近日,谷爱凌再次通过社交媒体表达喜悦之情,她表示从9岁起,便得到了很多中国滑雪界人士的帮助,“希望能在今后的三年里向你们表示感谢!北京,我来了!”

在谷爱凌之前,“00后”美籍华裔花样滑冰天才少女朱易也被中国花样滑冰队归化。

众所周知,中国奥委会前不久聘任了素有“花蝴蝶”美誉的中国唯一一个女单花样滑冰世界冠军陈露,作为国家队的集训队主教练。而陈露执教国家队的任务也很明确,那就是为3年后的北京冬奥会培养花滑女单和冰舞选手。而在陈露确定的首批集训名单之中,朱易便是唯一入选的女单选手。

据媒体报道,朱易的父亲朱松纯是世界著名计算机科学家。祖籍湖北的他大学本科毕业就来美国深造,在28岁获得哈佛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随后便定居美国。

虽然年仅17岁,但朱易已经在花样滑冰界展现出了相当不俗的潜质,去年1月的全美花滑锦标赛,朱易以超出第二名35分的完美表现获得了新人组的冠军,堪称是花滑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对中国冰雪项目先后归化两位美籍华裔新星,有分析称,目的是为了在北京冬奥会上取得佳绩。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冬奥会上共获得过13枚金牌,有10枚来自于短道速滑,另三枚来自于速度滑冰、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和花滑双人滑,可见优势项目很少,并且近几年短道速滑、速度滑冰的成绩却处在下滑趋势。要想在北京冬奥会取得好成绩,归化,不失为一种选择。

北京冬奥对海外华人敞开大门

其实,中国冰雪项目引入归化球员,除为征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之外,或许还受到韩国的影响。

自媒体“Great体育”在一篇题为《中国体育,需要走归化路线么?》的文章中称,同中国一样,韩国在冰雪项目上也较为孱弱,于是其把目光转向了归化。

在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冰球赛场上。看似以东道主身份晋级韩国冰球男队,晋级过程并非那么容易。2014年,国际冰联提出只要韩国队能在国际冰球联合会世锦赛甲级A组比赛中不排名倒数第一,即可以东道主身份参加平昌冬奥会,而那一年的韩国小组赛5战全败,降级为B组。

之后,韩国队只能满足国际冰联提出的另一个条件——引进入籍选手和外籍教练。在2017年举行的世锦赛甲级A组比赛中,他们取得3胜1场加时胜1负的成绩获得亚军,从而获得了以东道主身份晋级的资格。

而韩国男子冰球队突然崛起的原因,就是一下子从冰球世界排名第一的加拿大归化了6名球员,而这6名球员几乎涵盖了从守门员到前锋的所有位置。

去年11月20日,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宣布,调整冰球运动员参赛资格的通知,未来凡是符合参赛条件,除了传统的单位和个人,其他社会组织也可以参加,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符合条件的外籍华侨以及外国国籍的运动员也可以报名参赛。对此,有分析人士表示,中国冰球迈向了归化,某种层面上是其他项目归化球员的试金石。

不过,外籍运动员要想拥有中国国籍是一件颇为不易的事。首先,中国的国籍法不承认双重国籍;其次,外国人加入中国国籍的条件相当苛刻。外国人申请加入中国国籍,需要满足三个条件之一:一、中国人的近亲属;二、定居在中国的(需达到一定年限);三、有其他正当理由的(如以优秀人才“特批”引进)。而满足这些条件且有心加入中国国籍的外国人凤毛麟角。

根据有关机构的统计,进入21世纪以来,外国人新近加入中国籍的不超过1000人。针对这种情况,目前中国体育采用较多的“归化”手段,一是引进出生在海外的华人选手,二是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引进“外援”。

前者的典型是中国冰球。昆仑鸿星俱乐部先后引入多位具有华人血统的海外球员,其中知名度较高的有出生在加拿大,但父母均是华人的袁俊杰。而中国冰球国家队也曾在加拿大进行专门的海外选拨,以期吸引更多海外华人为国出战。

后者的案例则是中国棒球。由于世界棒球经典赛(相当于棒球的世界杯)对“归化”球员的条件较为宽松,不涉及国籍的改变,所以中国队过去几次参赛都使用了所谓的“外援”。特别是长期在美国打球的张宝树,屡次为中国队建立奇功,成为中国棒球过去十年的标志性人物之一。

尽管上述两个项目的案例不一定具有普遍性,但从中可以看出中国有关机构已经逐步做出改变,在政策和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增强国家队的竞技水平。

“归”去“来”兮

其实,放眼全球体坛,尤其是亚洲体坛,归化已成为很多国家提高国家队成绩的手段之一。

新华社报道,在去年雅加达亚运会上,巴林“非洲军团”在田径赛场再刮“黑色旋风”,巴林的9金3银6铜18枚奖牌全部来自田径的径赛项目,在田径的奖牌排名中,以一块金牌之差位列中国之后,远超日本、韩国。

仔细算账,除男子400米、女子铅球两项的季军以及男女混合4X400米夺金队伍中的一位成员为巴林本土选手外,来自尼日利亚、肯尼亚、摩洛哥和埃塞俄比亚的归化选手居功至伟,帮助巴林在亚洲田坛上稳居前列。

其实,非洲运动员移民与西亚富国的握手由来已久。尤其是巴林和卡塔尔两个人口少、社会福利高、体育水平发展不高的国家。很多非洲选手都乐于为之效力,认为这是名利双收的选择。

此外,对一些运动员来说,被归化可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提供更多的机会和选择。

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次中国冰雪项目归化的两位美籍华裔选手或就属于此种情况,毕竟美国冰雪项目实力强大,队内竞争十分激烈,很多队员一生都难以为国征战,所以不如退而求其次,接受归化,从而实现自己的梦想。

自媒体“体育生态圈”在题为《平昌冬奥归化运动员泛滥,“拿来主义”真的那么灵吗?》一文中称,对为何愿意接受归化,出生在德国的女子雪橇选手菲舍尔就很坦率地说了大实话。自1964年雪橇项目被列为冬奥会以来共产生了129枚奖牌,德国包揽了其中75个。如果继续留在德国这个雪橇大国,她很难参加奥运会,竞争的压力甚至迫使她在22岁的年纪就选择了退役。3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发现借道韩国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她学了三个月的韩语,会唱了韩国国歌,温习了韩国历史关键知识点,一次性通过了入籍测试,开始代表韩国参赛并参与了平昌冬奥会。

菲舍尔的故事,和过往中国乒乓球“海外兵团”颇有相似之处。

众所周知,中国乒乓球实力独步天下,国家队中高手如云,一些长期打不上比赛的球员纷纷出走海外,接受他国归化。

原中国乒乓球队选手何智丽在1989年宣布退役后同日本工程师小山英之结婚,后改名为小山智丽。在1992年宣布复出后,小山智丽代表日本出战1994年广岛亚运会,并击败邓亚萍摘金。

同样“出走”的中国乒乓球运动员还有韦晴光,他是奥运冠军赴日第一人。韦晴光曾先后获得第39届世乒赛和汉城奥运会乒乓球男双冠军,1990年北京亚运会后退役。次年韦晴光前往日本打球,1997年时加入日本国籍改名为韦关晴光,还曾经代表日本征战2000年悉尼奥运会。

归化只是术

如今,中国体育在一些弱势项目上打开归化之门,好处毋庸赘言,引进归化运动员不仅短时间内体育成绩大幅提升,还给对手带来竞争压力,迫使对手加大投入,从而促进体育发展;另一方面,归化选手通常技高一筹,竞技比赛中带来的技术交流也对某些项目水平提升有益。

而长期关注归化问题的中国资深体育媒体人田兵认为,归化犹如“作弊”,带来的只会是崩溃。他说,这是一种极端急功近利的体现。“体育人的特别之处是他应当对社会起到表率、引领作用。但很遗憾,我们看到的只是交易。”归化运动员通常根据他们的赛场表现获得酬劳,赖以为生,他们的动机往往是通过归化获得、维持和增加财务收益,这导致他们的“竞赛国籍”变成了财务资产。

新浪体育报道,代表韩国参加了平昌冬奥的15名归化选手中,如今还代表韩国参加比赛的只有6人。归化选手人数最多的是男子冰球队,一共有7人,现在仅有3人还留在韩国队里。当时女子冰球队里也有3名归化选手,都以学业等理由返回了美国。现代冬季两项和冰舞的两名归化选手也在计划离开韩国。

韩媒指出,当初为了能在平昌冬奥争取佳绩,韩国政府鼓励这些优秀的外国选手归化韩国,但是在平昌冬奥结束后,相关组织对这些归化选手基本处于放养的状态,没有系统的管理和支援措施,他们的离开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无法确保优秀选手,而且很多项目的训练资金困难、环境恶劣的问题并未得到改善,再次向韩国体育界敲响了警钟,平昌冬奥后的萧条景象令人堪忧。”

新当选亚篮联主席姚明曾表示,必须看到的是,日本在一些项目上的突飞猛进,也并不单纯是“归化运动员”的作用,这和他们长期以来的项目基础建设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归化只是术,而道则是整体的人才培养。诚如姚明所说,如果我们不能从自身着手很好地解决人才问题,那么无论是“归化”别人,还是被别人“归化”,那都只能是争一时而非争一世。(完)

编辑:慕华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