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探访“高考工厂”旁边的陪读村:一所中学盘活一座小镇
——
2019-06-06 19:59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苏更生

侨报网综合讯】2019年中国高考刚拉开帷幕,2020年高考已经开始备战。

在中国有几所知名的“高考工厂”,以强度大、成绩好著称,比如湖北黄冈中学、河北衡水中学、安徽毛坦厂中学……在这些学校周边,兴起了“陪读”生意。

XxjpsgC007544_20190604_PEPFN0A001

4日在浙江省衢州二中,高三学生在教室复习备考。(图片来源:新华社)

黄冈中学高考“陪读房”:离校越近越贵,学校表示“不支持”

上海澎湃新闻近日走访黄冈中学周边,发现有规模不小的高考陪读人群,周边房屋售价、租价也水涨船高,形成“陪读村”。

有趣的是,“陪读村”价差明显,房租隔几排,每年总租金能差二三千元(人民币,下同),离学校越近越贵。“(孩子的)时间真的是争分夺秒。”有陪读家长认为,如果让孩子们花费过多的时间在路上,长年累月积攒起来,就很吓人了。

黄冈中学政教处主任付老师6日介绍,该校2700多名学生中,“租(房子)的也有一些,但大部分还是没有租房子住的,在学校宿舍住”。对于陪读,学校认为这有利也有弊。“陪读背后更多的是家长的想法,觉得在旁边促进孩子(进步),便尽了责任。”

根据位置远近,可供黄冈中学陪读家长们选择的房源有3种:位于校园内部的教职工宿舍、位于学校北边的“陪读村”以及与学校隔了一条马路的商品房小区“金家上城”。

其中,“最为抢手的”当属教职工宿舍,仅有8栋楼,多是130~150平方米的大户型,价格也最贵。知情人透露,部分老师会将房子出租,以150平方米户型为例,一年租金2.5万元。

由村民自建房组成的“陪读村”位于学校以北。这些独栋楼房多是5层楼,每一栋楼共有10多套房子,包括单间、一室一厅、两室一厅等户型,卫生间、厨房一应俱全。整个陪读村共有19排房子,全部房源将近千套。

按照与学校的距离远近,“陪读村”的房子价格差异较大。

房东刘海的楼房位于自南向北的第1排,距离黄冈中学最近,在“陪读村”中价钱也最贵。“我这个地方离黄高比较近,出租率也比较高,19套房源,百分之百都出租了。”刘海介绍,前排房子价格高、后排房子价格低。“第1排比第2排稍微高一千元,总体来看,前后(排)价格可以(每年)差三四千元。”

“他们现在的时间真的是争分夺秒。像我孩子在家起床到出门,10分钟,速度非常快。”一名陪读家长认为,孩子们的时间宝贵,“一般早上6点起床,如果让他们过多的时间花在路上,长年累月积起来,这时间就很吓人了。”

“陪读村”第1排房租价格为1.5万元/年,第2~7排房租均价为1.2万元/年,第8~13排的房租均价则为1万元一年;位于最后面的几排位置较偏,房租均价为0.8万元/年。

陪读家长王艳介绍,前排两室一厅的房子最好出租,在学生还没毕业离开时就已被订走了。房东刘海则透露,家长在每一学年的上学期就得准备租下一学年的房子。

除了校内教职工宿舍及校外“陪读村”,家长们也可选择与黄冈中学一路之隔的小区“金家上城”。小区内70平方米房子租金为1.5万元/年,在区域内并不便宜。

“我们好多家长都是在这里买了房子,陪读。买房子肯定比陪读楼陪读村好一些,小孩子可以好好休息,做作业环境相对来说要安静一些。”陪读家长刘薇说,2015年,家里在“金家上城”买房。“主要是为了孩子,如果说不是他上学,我们在这边生活,上班都不方便。”刘薇认为,今后孩子毕业了,房子也可以对外出租。

在“陪读村”租房3年,李庆(化名)认为对孩子主要要做好两件事,一是保障孩子的饮食,二是孩子心情不好、学习压力大时,陪着聊天、解压。“学习上根本管不着,想管都管不着。”

在陪读之余,刘薇还需要上班。她说,孩子高三要上晚自习,晚上10时30分回家,再弄点吃的,晚上11时了,一切收拾妥当睡觉,已经零时了,次日早上6时又要起床,“也就睡6个小时”。“每天上午上班都是哈欠,不停打哈欠。”刘薇说。

“陪孩子的时间也就这三年,以后上了大学就没机会了。”李庆说,女儿班上几乎一半的学生都有家长在外陪读。女儿曾去看过学校分配的宿舍,一间房住3个学生,下铺放东西,上铺睡觉。“她其实想去体验的。”

微信截图_20190607105055

黄冈中学近日举行毕业典礼。(图片来源:黄冈中学官网)

毛坦厂一所中学盘活一座小镇 复读生从黑龙江到福建都有

位于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的毛坦厂中学,也有着类似黄冈的陪读圈。

济南《齐鲁晚报》5日报道,距离毛坦厂中学方圆500米范围内,租房信息、代陪读、学科辅导、填报志愿指导等依托毛坦厂中学而生的各种经济体遍布小镇。毫无疑问,一所毛坦厂中学,成功盘活了整座小镇。同样,在毛坦厂镇,来这里复读的学生、陪读的人群也形成了一种特别的生活模式。

6月3日是毛坦厂中学“高四”学生离校的日子。当天一大早,来自山东青岛的小嫚儿果儿(化名)离开后,她所住的房间还没来得及打扫出来,就吸引了新一拨陪读家长前来考察。刚空出的房子很快又定了下家。当然,这么好的条件,房租也不便宜,尽管离“毛中”不是最近的,一年的房租也高达1.4万元。

在毛坦厂镇,因陪读结缘的特殊家庭还有很多。大家因为共同的目标来到毛坦厂镇,互相帮助,互相关照,一年甚至三年后各奔东西,留下一段难忘的回忆。

提起黄宣锋,很多陪读家长都不陌生,他是家长们口中的“黄老大”,是毛坦厂镇唯一有营业执照的房屋中介,每年200多套房子从他手中流转。

黄宣锋,江苏人。2014年跟着徐州的开发商一起来到毛坦厂镇搞小区开发,他负责搞安装。一来二去,他发现了商机。2017年开始做房屋中介。

“我自己也是房东,有一套房,我自己住,也出租。”黄宣锋说,房源价格取决于与毛坦厂中学的距离。离学校最近的最贵,两室一厅,45~50平方米,一年房租是2.5万~2.6万元;中等距离,大约2.2万~2.3万元;距离远一点的,也要1.7万~1.8万元。

“租楼房的,单独租的多,合租的少;租民房的,合租的多,单独租的少。主要取决于家庭经济条件。”黄宣锋说,毛坦厂中学也为寄宿生提供住宿,但学生学习时间紧张,在学校洗漱都不如在家里方便。

“金安中学每年复读生大约有1.3万人,外省来的很多,东北到黑龙江,南边到广东、海南,东边到福建都有。山东的也来了不少。”黄宣锋对毛坦厂中学的生源情况如数家珍。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复读生,便是他最大的“金主”。

“毛坦厂中学今年已经停招借读生了。安徽以后如果实行新高考,会不会对学校未来发展产生影响?”黄宣锋担忧。

2018年12月11日,原定于2018年9月开始实行的安徽省新高考改革按下暂停键。不过,安徽省教育厅表示,暂停并不是停止。安徽省的高考改革筹备工作仍然在向前推进,省内的教育专家仍在研究,安徽省的教育改革不会停止下去,“将在合适的时机选择向全省推广新高考。”

那么,一旦实施新高考改革,是否还允许高中生复读?毛坦厂中学将何去何从……所有这些,都是未知数。

1204853

图为去年6月5日,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中学送考,4辆大巴车从毛坦厂北校园缓缓开出,10余辆私家送考车紧随其后,毛坦厂镇民众夹道欢送。(图片来源:中新社)

陪读成本高 催生“代陪读”业务

除租房业务外,毛坦厂镇还诞生了一门新生意——“代培读”。

广州《21世纪商业评论》微信公众号5日发布的《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称,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学校附近有位陪读家长做起了陪读生意,年营业额已经做到了200多万元。

“代陪读”被视为毛坦厂镇的热门生意,吸引着外来资本的不断涌入,参与当地市场的竞争。

毛坦厂中学因为严厉治学而闻名全国,每年都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学生,除了本地的学生,不少学生还从省外来慕名而来。

在校外的补习机构中,北到黑龙江,南到海南的外地学生比例正逐年增多。如此之多的外地高中生来到深山小镇后,吃住无疑是是家长最担心的问题,很多抽不出身、不愿放弃工作前来的陪读家长,更愿意选择当地的陪读机构。

一位在毛坦厂镇陪读的家长透露,外地远道而来的家长往往是家庭条件能够支撑起学生在此入住当地较为高档的“全托补习中心”,而本地的家庭往往无法承受这样高的学习成本,也推动了毛中附近“代培读”家长的生意逐渐好起来。

“听说过高收入,但总体这里年收入能超过200万的可能并不多。”上述家长算了一笔账,按照当前的市场价格一个孩子一年2万左右的陪读价格,要想达到200万元的收入标准,至少则需要“代培读”100多个学生,“这不是一两个普通家长能够做到的”。

在毛坦厂镇这一类“高收入”的“代培读”家长也并不轻松,每个学生所交的费用中,除了包括房租、水电等费用之外,往往很多“代培读”家长还需要雇佣当地居民为学生们提供洗衣、做饭等服务。

除此之外,该家长还透露,很多“代培读”家长还会和学校里的老师进行一定程度的合作,雇请教师为自己“代培读”的学生提供辅导业务,因此其背后往往是一个经营团队的运作,才足以支撑。

“代培读”的模式在毛坦厂中学附近并不鲜见,也并非近两年才产生。经过商业化程度的加深,如今镇上的“代培读”生意也出现了不同的形态。

在学校东门的桃李园小区内,有一间由三居室改造而成的“全托陪读中心”,每一个房间内都有一个上下铺的小床和写字桌,房间内空调和台灯一应俱全。该陪读中心的负责人方老师介绍,学生在这里可以“拎包入住”,水电费、食宿费采用全包的方式,另外还能够为学生提供洗衣服务,一个单间一年的价格在2.8万元左右。

在毛坦厂镇上,有很多类似的高端“补习中心”,其中有些外来资本甚至在当地做起了品牌化的生意,通过大范围的收集居民房源,以“二房东”的形式统一装修后再租给学生。

与此同时,在毛坦厂中供学生家长选择的“陪读”机构中,还有一种叫做“补习中心宿舍”的模式,每年仅需300元,基本是提供一个床位休息的地方。无法与“陪读中心”那样提供包括洗衣、辅导、餐饮等方面的配套服务。

至此,由高端补习中心、个体家长“代培读”机构,以及补习中心宿舍3种形态共同构建了毛坦厂镇上的“陪读经济”生态正不断巩固与发展。

在毛坦厂中学附近,“代培读”模式的火热背后,其实是多个家庭背后的“读书账本”。

“在外打工一年最少也能挣个5万元,一个孩子一年的陪读费用两三万元还是可以接受的。”一位在毛坦厂中学陪读的家长说,相较而言,如果家庭中的一个劳动力放弃务工的机会前来陪读,对于一个普通家庭的经济要求仍是比较高的现实。(完)

编辑:苏更生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