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要升官,找大嫂”……盘点“家族式腐败”
——
2019-05-25 23:08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包涵

侨报网讯】近日,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虽然贪腐的细节尚未公布,但通报显示,袁仁国不是一个人在腐败,而是大搞“家族式腐败”。而近年来,大搞“家族式腐败”的绝不止袁仁国案一例。

一人当官,全家受益,一人“落马”,牵出“全家”。随着中国反腐败斗争的不断深入,“家族式腐败”问题日益浮出水面。

SD052508

江西赣南医学院原党委书记黄林邦。(图片来源:《江西信息日报》)

SD052501

山东省菏泽市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刘贞坚接受一审宣判。(图片来源:潍坊市中级法院微博)

SD052502

陕西省咸阳市中法院判处渭南市城乡建设局建筑业管理科原科长侯福才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图片来源:中新社)

SD052504

原中国贵州茅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袁仁国。(图片来源:中新社)

既有“卖官夫妻店”,也有“腐败二人转”

山东省菏泽市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刘贞坚和妻子江某,一个点头办事,一个在家收钱,夫妻二人开起了“卖官夫妻店”。

大陆央视网24日报道,在任山东巨野县委书记期间,刘贞坚开始收钱卖官。上任没多久,“要升官,找大嫂”这句话就开始在巨野县官场里私底下流传开来。而“大嫂”指的就是刘贞坚的妻子江某。

对于官员行贿,江某不仅来者不拒,有时甚至还索贿。刘贞坚前脚找官员谈了话,暗示提拔,后脚江某就去找这名官员要钱,称“困难很大,书记需要跟上面沟通”。

据多名行贿人交待,刘贞坚在巨野主政后期,“大嫂”俨然成了地下“组织部长”,在一些场合会有意无意地“放风”,让行贿人感到升迁的机会来了。时过不久,送钱买官便成为半公开的秘密了,县里很多岗位已被暗地里“明码标价”。据悉,在刘贞坚主政的那几年,一个未被证实的说法是:乡镇长5万元(人民币,下同)至10万元,乡镇党委书记10万至20万元,县直部门“一把手”20万元。

对于那些提钱上门的人,刘贞坚告诫妻子,不是谁的钱都能收,要有“原则”。这个“原则”就是,他能给别人办事就收,不能办事就不收。2015年4月15日,刘贞坚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有了“卖官夫妻店”就有“腐败二人转”。陕西省渭南市住建局建筑管理科原科长侯福才和妻子曹艳芳就上演了一出贪腐“戏码”。

2006年6月16日至2012年2月17日的五年零八个月时间里,陕西省渭南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建管科原科长侯福才疯狂敛财5275万多元,其中索取贿赂2191万余元,另有3084万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其来源。如此算来,每月流入侯福才腰包里的钱将近80万元,日均超过2.5万元。

而2003年以来,曹艳芳利用丈夫侯福才的影响力,在未注册公司也无监理资质的情况下,冒用4家公司名义签订监理合同124份,涉案金额3062.857万元。

“挣的钱比丈夫多,婚姻便多一份保障。”这是曹艳芳的经典语录。她认为,只要挣的钱比丈夫多,就不怕在家里说话没有分量。

不少人认为,侯福才之所以被抓被查,与妻子太过张扬有莫大关系。据报道,曹艳芳每次到工地接活总是气势凌人:“我丈夫是渭南市建设局建管科科长侯福才,他和市委某某某、市政府某某某是同学,一般来讲渭南市大小活我们都要干……”

2014年1月17日,侯福才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在此之前,曹艳芳因犯合同诈骗罪、串通投标罪,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17年,并处罚金1500万元。

家风败坏 家族蜕变为亲情捆绑下的敛财共同体

近年来曝光的诸多腐败案件显示,家风败坏已成为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诱因。

2014年10月,时任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蒋尊玉被广东省纪委带走,涉案金额2.5亿多元。

一线办案人员说他不仅近乎疯狂地收受私企老板输送的巨额利益,还隐瞒裸官身份,使用公款送礼多次嫖娼,参与赌博,与多名女性通奸,被形容为“五毒俱全”的官员。

而蒋尊玉落马后,其妻子、女儿、女婿亲家,甚至妻子的妹妹,女婿的舅舅也悉数落网,以蒋尊玉为轴心,家庭成员或多或少或深或浅地陷入其中,家族蜕变为亲情捆绑下的敛财共同体。

蒋尊玉的妻子李某在上世纪90年代初,通过其妹妹的名义,成立了做房地产项目咨询的皮包公司。利用蒋尊玉在深圳市规划国土委的职务便利,以介绍地块转让,提供信息咨询等名目收取房地产开发商提供的利益。

蒋尊玉的女儿海外留学,香港购物,外出旅游的费用也都由私企的老板提供,结婚时大肆收受私企老板送上的金钱和保时捷跑车,金条,钻石首饰等贵重物品。

蒋尊玉的女婿黄某伙同其舅舅曾某某,通过向时任龙岗区委书记的蒋尊玉打招呼,使私企老板张某某在龙岗区南岭村的两栋400多套违建房,免予被区政府拆除,得以顺利建成并销售。黄某、曾某一次性收受张某所送72套房产,折合人民币3000多万元。

受亲情捆绑的还有江西赣南医学院原党委书记黄林邦。在自述中黄林邦曾说,“兄弟姐妹来找我‘帮忙’,我不好意思推托,如果他们的日子过得好,我就不用在经济上支持他们,也就不会拖累我。”

正是出于这种心理,对于亲属的腐败行为,黄林邦不仅不制止,反而鼓动他们以权谋私。“只要找黄林邦亲属就能办成事”甚至成为赣南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公开的秘密”。

黄林邦的妻子不仅自己收钱收物,还通过黄林邦插手人事安排,擅权干政;他的妻弟、妻妹等亲属在自身谋取巨额利益的同时还利用其影响力为其他不法商人谋利,成为权钱交易的掮客。

为感谢黄林邦的帮助,妻妹曾某先后多次送给黄林邦钱物。他的两个妻弟也都纷纷利用黄林邦的影响力敛财,并多次向黄林邦表达“谢意”,不断向其输送利益,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物质化、利益化,家风彻底败坏。

《中国纪检监察报》曾指出,“贪腐夫妻店”“受贿父子兵”“家族式腐败”,都在警示领导干部家风败坏的灾难性后果。“深陷腐败泥潭,身不由己;在腐败惯性牵引下,欲罢不能。”天津市纪委监委第二审查调查室主任王晓建认为,正因如此,近年来家族式腐败、集团腐败中较为明显。

为防止“家族式腐败”,《人民日报》曾刊发评论指出,除了完善相关制度、堵住权力寻租漏洞,还要注重家风的特殊教化作用。从一定意义上说,只有“家风正”才能“政风清”。(完)

编辑:包涵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