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找机会就要逃 建筑工地留不住的“90后”
——
2019-05-23 21:08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包涵

侨报网讯】从上世纪90年代第一次打工潮至今,几十年倏然而逝。第一代从事建筑业为主的农民工渐渐老去,平均年龄已超过50岁。

许多劳务公司开始通过提高时薪、增加福利来吸引年轻人,但眼下他们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工地消失。

SD052402

近年来,年轻工人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工地消失。(图片来源:中新社)

“20多岁的基本没有”

京津冀地区,是从事建筑行业的农民工比较理想的工作地。在工地上干活,按工时结算工资。相比之下,南方多雨,常常停工,影响收入是工人们最在意的事。其中,北京又是从事建筑行业多年的农民工最偏爱的地方。

《中国新闻周刊》23日报道,“北京标准高啊。工地宿舍里有空调,冬天暖气夏天冷气,还有大澡堂,条件还是不错的。”河南的木工师傅郑大成笃定地说,在北京干建筑的农民工,不会被拖欠工资。

但是,再钝感的工人,也能感觉到今年不一样的变化。

52岁的重庆砼工(浇筑混凝土的工人)刘军,在北京西三环一处住宅楼工地干活。从3月至今不到两个月,他记不得工程被暂停了多少次,因为缺人。停工就是为了等工人。

往年,过了正月十五,赴京寻觅工作机会的农民工一茬接一茬。有些人事先跟负责给劳务公司和工人牵线的“揽头”联系,到了北京直接到揽头介绍的工地。

不认识揽头也不要紧。郑大成从老家坐绿皮火车到了北京西站。随意上了一辆公交车,看到工地就下车,拿着身份证、建筑证等证件到工地的招工处简单填一下资料,就代表“入职”了。

因为每个工地都缺人,招工门槛就放得更低,尽管郑大成已经快50岁了。不需要借助数据和学术理论,几十年来辗转大江南北无数工地的郑大成,仅凭经验就能判断,工地上的年轻人越来越少,“20多岁的基本没有,或者干十天半月就跑。”

郑大成原本对现在的工地比较满意——除了包住,一个月还给1500元(人民币,下同)的生活费,就算年底拖欠工资,也不至于血本无归。但是因为工地缺人,经常加夜班的郑大成近日有点吃不消了。

他羡慕智能手机用得溜的年轻人。如果他会使用那些五花八门的功能,知道怎么下载App、怎么用导航,早几年他会选择转行,去送外卖、送快递。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他认为年龄不允许。

刘军是带着老婆一起来北京找活儿做的。十几年前,他和同村十几个兄弟,一起去过乌鲁木齐、西安的工地做工。渐渐地,队伍“缩编”:他这一代人老去、伤退,但下一代青黄不接。

最后,这个队伍变成了几乎全都是年过五旬的“夫妻档”。有技术、更强壮的丈夫是一天能挣三四百元的“大工”,妻子一般只能做打打下手的“小工”,每天挣一两百元。

此外,用工制度上能否吸引“80后”“90后”也格外关键。“‘80后’和‘90后’的权益意识更强,更想融入到城市当中。但中国这些年农民工用工制度并没有发生实质变化。”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乔健认为,建筑行业也应对过去层层转包、分包的用工制度进行改革,应该与农民工签订正式的用工合同,保证相关权益;同时,在社会保障等公共政策上,也应该更加完善,才能吸引“80后”“90后”进入行业。

成为焦点很简单  只要年纪足够小

刘军和妻子住的是工地简易房宿舍,不到20平米的房间,是四对夫妻的临时宿舍。床是铁架的上下铺。上铺不方便挂帘子,夫妻们就挤在一米左右宽的下铺。自带薄被单当床帘,就算兼顾了每个人的隐私。

工地是一个模糊了性别的地方。随意去到一个工地生活区,仅穿着裤衩的大老爷们自在来去,男女混住的宿舍也很普遍。同乡的几对夫妇住在同一个宿舍,大家并不觉得尴尬。“互相照顾”“有个伴儿”等词在他们生活中出现频率很高。

相比50岁的女性,年轻人是更稀缺的存在。而年轻的女性,基本不会出现在工地。

河北张家口的农民工小马生于1987年,今年32岁。他一直在为工作环境没有女性而苦恼。他问过很多人:能给我安排点好活吗?能娶到媳妇儿的活儿,“我这个年龄就像荒废的庄稼。”

“其实我挺有大才的,就是没有机会展示。”但凡有一丁点机会,小马都想奋力抓住,离开工地。

实际上,最早的一批“80后”,也已经年近四十。

在北京的建筑工地,随意问工人一句,有没有20多岁的年轻人,无非得到两种回应。一种是思索良久,摇摇头。另一种是迅速说:“有!有!那个谁谁谁就是个‘90后’。”这也意味着,在工地,成为焦点很简单,只要年纪足够小。

用工问题都会随新技术发展而解决

其实,第一批“90后”成年很久了。许多“90后”新生代农民工,其实都短暂地在工地工作过又离开。他们早已习惯了城市务工生活,只是相比父辈,以“90后”为主的新打工一代有更好的物质条件,在互联网平台创造多种就业机会的今天,也有更多的选择。

离开工地的理由也很简单,劳累、不自由、没保障。中科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院教授、常年研究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张林秀认为,年轻的打工者很多时候的想法是,找一个不受约束的事情做比什么都好,长远规划暂且不管。

而工地生活确实是乏味、规律且管理严格的。这样的特征让这个行业迅速失去互联网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

今年4月,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中国50岁以上农民工占比逐年提高,到2018年已经超过20%。另一方面。从事服务业的农民工比重超过一半,而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不到两成。

中建钢构北方大区宣传负责人陈秋旭说,除了建筑工人高龄化明显,建筑行业劳务单位的整体数量也在减少。从项目招标时就能明显看出来,参加招标的劳务单位较以前少,价格却更高。

陈秋旭表示,中建由于跟许多劳务公司有长期合作,有人员缺口也能及时调动到位,因此旗下项目工地,缺人情况不算严重。但对于投资建设集团和劳务公司而言,由于市场上整体工人减少,近年来用工成本的确呈逐年递增趋势。

那么,未来的工地,将会朝哪个方向发展?一些工程领域正在发展可以替代人力的技术。雄安新区的市民服务中心“1000小时全面封顶”,就是因为大面积采用模块化的装建拼装,箱体模块运送到施工现场后,只需经过简单安装即可完成。

业内人士透露,这种“装配式建筑”是中国目前正在大力提倡的一种建筑形式,与传统工艺相比省去了大量的现场浇筑等过程。她乐观地表示,长远来看,当下面临的诸多用工问题,都会随着新技术的发展而逐渐解决。(完)

编辑:包涵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