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面对贸易摩擦 美大学仍未做好准备
——
2019-05-20 02:34 来源:侨报网 作者:陈沉 编辑:陈沉

【侨报记者陈沉5月20日报道】《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网站19日发布了题为《大学未就贸易战损失做好准备》一文,对美中贸易摩擦对美国大学的实质性影响进行了梳理。

全文摘编如下:

美中两国急转直下的贸易磋商形势撼动了全球市场,也让各国政府紧张不安。受到影响的一些美国产业对不断增加的关税表达了抗议,其他产业则得到了特朗普政府提供保护和补贴的承诺。

但相比以上这些,其中一个领域受到的打击最大,但却最不可能获得白宫的补偿——贸易摩擦置美国高等教育于危难之中,远比该领域的领导者意识到的要严重。

中国学生是美国出口服务业的重要贡献者

高等教育在美国扮演着许多角色,科研、劳动力开发、培养学生成为称职公民等等。而站在全球经济的角度来看,高等教育还是一项重要的出口服务——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每年这项服务能带来450亿美元的收入。

2017至2018学年,在美国接受高等教育的国际学生有近110万名,人数超过全球所有其他国家。

而美国高校面向的最大市场,是中国。20世纪80年代起就有中国学生来到美国学校学习,2000年代左右中国学生开始大批涌入。在美就读的中国学生有超过36万人,占本科生和研究生总数的1/3。

对美国学历的需求多种多样。有的学生或许是想要感受在另一个国度的社会经历,此外他们在美国接受到的教育或许比他们在自己国家接受到的要更好一些,美国高校在全球高等教育排名中依旧名列前茅。

站在美国的角度上来看,美国高校的管理者们确实把与世界分享知识当做是一种理想主义的责任感,不过更大的驱动力则来自于实用性。美国的许多博士项目是依靠全球人才库来维持其研究生产力的。还有许多大学仅仅是需要拿到国际学生所交的学费。

美国大学的“定价”模式可能会让局外人感到奇怪。大多数美国大学通常都会将学费设置得非常高,国内学生中只有家庭最为富有的才支付得起,而向国际学生征收的学费要更高,甚至需要一次付清。

AP19135722397794

这张拍摄于4月14日的照片中,人们正走过位于胡佛塔(Hoover Tower)之下的斯坦福大学校园。(美联社)

因此,吸引到更多的国际学生,对于美国高校甚至是对像南加大、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这些富有的大学来说,都是一剂甜味剂。而对于地方性公立大学或私立学校等资金不足的机构来说,能否收到国际学生的学费意味着能否保证开门。

就拿南佛罗里达大学来说,这所大学在国际博士生总数排名中位居第33位。简单计算一下便可得知,如果没有一千多名中国学生缴纳17134美元的学费,而是将他们用仅缴纳6410美元学费的州内大学生来取代,那么这所大学一年就将损失掉1000万美元,在学费收入中占比5%。

以上这种关系并不总是美好乐观的。美国高校并不总是会竭尽所能帮助外国学生获得成功,另外一些人甚至会找到那些能力较弱的学生(包括语言能力不足以完成外语学习任务的学生),以便通过英语课程和辅导班向他们收费。

这种运营策略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都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在华盛顿和各个州府拒绝直接赞助教育的时候,是沙特阿拉伯、中国、印度等国家在支持美国的高等教育。

美国高校正在经历最受国际政治和经济影响的时期

以上的原因也使得美国的高等教育相比历史上任何时期更加容易受到来自国际政治和经济的影响。没有这笔钱,美国的高等教育体系难以维系下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每次一有新数据出现,暗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或是特朗普的言辞)可能会挫败国际学生的申请时,高校的校长们的办公室都会一阵恐慌。

尽管对签证政策和国际学生申请数据的波动一向敏感,但高校管理层似乎都未对真正的尾部风险给予足够的关注,那就是特朗普政府向中国发起的贸易战可能会给一些高校机构造成严重甚至是存在性的威胁。北京有些人已将高等教育看作是打击美国出口产业的一个潜在目标。

去年,在加拿大对沙特阿拉伯人权政策加以指责之后,利雅得(沙特首都)将在加拿大留学的7000名大学生召回并将他们送往其他英语国家。为防止本国学生选择美国作为留学目的地,中国也可能会采取同样的措施,转而推荐澳大利亚、加拿大、爱尔兰或英国作为选择。

同样的举动也可能来自于美方。

美国已开始单边限制中国学生参与研究,并且并不止步于此。上周二(14日),国会的共和党人提出议案,欲限制向与中国军队有关的研究人员发放学生签证或研究人员签证。去年,联调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曾暗示称中国学生是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美国驻中国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似乎也只是勉强避免了针对中国学生的全面禁令,他指出,这样做会损害当地学校,而不仅仅会损害自由主义的精英高校,也会对本土的其他高校产生影响。

美国高校应该仔细思考如何应对这些威胁,至少校长们和管理层都应该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的处境远比看起来的还要危险。(完)

编辑:陈沉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