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延安摘掉贫困帽子 斯诺曾说这是中国最穷的地方
——
2019-05-07 04:36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苏更生

侨报网综合讯】7日,陕西省政府通过其官网宣布,延安市延川、宜川等23个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加上此前已退出的延长县,延安的3个贫困县全部摘帽。至此,延安正式宣告已解决区域性绝对贫困。

延安被称为中国的革命圣地。从1935年到1948年,中共中央在延安(陕北)战斗和生活了13个春秋,从延安走出低谷、走向胜利。

XxjpsgC007142_20190507_PEPFN0A001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为:抗战时期的延安城(资料照片);下图为:4月24日拍摄的延安城。(图片来源:新华社)

民俗文化和网售农产品助力延安脱贫

综合新华社、中新社报道,陕西省扶贫办表示,延川县和宜川县的贫困发生率已经在2018年底分别降至1.06%和0.58%,达到了中国政府制定的贫困县退出标准。

延安革命老区在中共的历史上具有十分重要而特殊的地位。它作为红色革命根据地,是中共中央和红军长征的落脚点。延安地处黄土高原腹地,沟壑纵横,生态脆弱,历史上极端贫困。据《延安地区志》记载,从明初到1949年前的580余年间,延安共发生干旱、洪涝等灾害200余次。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曾将陕北描述为“我在中国见到的最贫困的地区之一”。

延安总人口225万,是一个集中连片的贫困地区。2015年以来,中国中央和各级财政累计向延安投入了62.5亿元(人民币,下同)扶贫资金,精准推进产业扶贫、就业扶贫、生态扶贫等工程,因地制宜、因村因户因人施策,确保“村村过硬、户户过硬”。延安选派了1784名第一书记、1546个驻村工作队、3.74万名干部驻村入户,精准施策,“把贫困户镶嵌在产业链上”。

在洛川县,有劳动能力的2836户贫困户中有2604户建起苹果园。目前延安市苹果种植面积达374.4万亩,农民人均种植苹果面积2.5亩。2018年,苹果种植业产值128.7亿元,果业收入占到延安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50%。

XxjpsgC000199_20181016_TPPFN0A001

2018年10月15日,工人在陕西宜川县交里乡太泉村的果园里采摘苹果。(图片来源:新华社)

陕北民俗文化也成了安塞区脱贫的“名片”,剪纸、民歌、腰鼓、农民画和曲艺,让当地上千名贫困群众从文化旅游产业中受益。宜川县官方介绍,当地因地制宜培育产业,壶口镇昝家山行政村借移民搬迁,搬到距离壶口瀑布景区7公里的新村。村民住进了二层小楼,家家户户开起了农家乐和民宿,收入可观。2018年底基本实现全面脱贫,年人均纯收入达1.2万元。

今日的延安,互联网销售农产品成为一种“时尚”。很多农民通过互联网把陕北土特产销往全球。在宜川县,电子商务服务网点覆盖了所有贫困村。

目前,延安693个贫困村全部退出贫困县序列,19.5万人实现脱贫,贫困发生率降至0.66%,建档立卡脱贫户人均纯收入达8289元。

如今在延安,脱贫人口吃穿不愁,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也有保障。延安市洛川县菩提乡的贫困户王旺升2016年只花7000元钱就翻新了土坯房,住上了宽敞明亮的4间新房;用无息贷款扩展了7亩新苹果园,算上他在合作社每年千余元的分红等收入,如今每年收入近8万元。“教育扶贫让我把儿子培养成了大学生,他现在老庙镇政府任职。新苹果园挂果后,收入还会翻番。”王旺升说。

延安改变了过去经济发展单一依靠能源的局面。除了发展现代特色农业以外,华为大数据中心、英雄互娱电竞等高科技企业也纷纷入驻。其中,电子竞技领域“独角兽”企业英雄互娱,出人意料地将总部从北京中关村迁到延安。短短2个月,就为当地贡献了1.2亿元的税收。曾几何时,“油主沉浮”的产业格局将延安经济推向高点,又抛入谷底。是被动等待油价回暖,还是摒弃能源产业的路径依赖?“发展新经济对延安来说是白手起家,对干部更是一场观念革新。”延安市发改委主任张骁卫说。近年来华为、大唐等16家世界和国内500强企业落户延安,新业态蓬勃发展。

延安现在是中国“国家森林城市”,许多游客感慨“认不出来了”。中共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徐新荣说,在贫困县摘帽后,延安将继续完成剩余贫困人口脱贫任务,协调推进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

在中国 农民人均纯收入3300元/年就算贫困

中国的贫困标准是多少?中新经纬客户端报道,2018年7月,在南都公益基金会和南都观察主办的夏季论坛上,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实称,现行的农村贫困线以2011年中央设定的农民人均纯收入2300元/年的不变价为基准(此基准根据每年的农村物价指数,可能不定期调整)。2017年,中国的贫困标准为农民人均纯收入3300元/年。贫困可以是单一经济维度上的,也可以是多维的形式。经济贫困分为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绝对贫困就是利用收入标准来衡量。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按现行国家农村贫困标准测算,2018年末,中国农村贫困人口1660万人,比上年末减少1386万人;贫困发生率1.7%,比上年下降1.4个百分点。

2018年各地农村贫困发生率普遍下降至6%以下,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0371元,比上年增加994元,名义增长10.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3%,实际增速高于全国农村增速1.7个百分点,完成增长幅度高于全国增速的年度目标任务。

延安六旬农妇的脱贫故事:以前住窑洞,现在“日子过美了

在新华社2018年的一篇报道中,延安农妇曾讲述了自己的脱贫故事。

“每天能捡200多只蛋,一个蛋卖1块钱,一天能收上200多元,都是现钱。”68岁的农妇余汉芬养了600多只鸡,这些鸡改变了她的生活。她用草、玉米、面包虫和菜叶喂食,并将自家产的鸡蛋命名为“老余土鸡蛋”。因为鸡蛋的品质好,很受市场欢迎,还有了固定客户。

余大妈是陕西省延安市黄陵县店头镇新城村人。她带着偏瘫的丈夫和3个孩子一直生活在这片贫瘠的黄土高原。在接受了当地政府3年多的精准扶贫帮扶之后,去年5月,她主动提出退出贫困户序列。

余汉芬家翻天覆地的变化发生在2015年。住了几十年破窑洞、后来借宿在村里废弃的小学校舍里的她,拿着政府提供的1.28万元补贴和一点积蓄建新房。村委会知道她家的困难,就组织干部、村民和建筑队给她包工包料,在赊了一大笔账的情况下盖起了两层新楼。

2015年11月,中国召开扶贫开发工作会议。2016年初,陕西省的扶贫工作队进村。扶贫干部在上门走访中,得知余大妈有养鸡的经验,又吃苦耐劳,于是筹集投入7万多元,帮她在房子旁边的空地上盖起了一间鸡舍,并买来了500只鸡苗。鸡舍建成后,余汉芬开始“规模养殖”,通过帮扶她掌握了新的养殖技术,并选育了两个适合品种。鸡舍建成后4个月,她开始固定向附近的饭店供应她的“老余土鸡蛋”,月收入达到了6000多元。

当年3月,她的儿子在扶贫工作队介绍下,到北京一家天然气公司上班工作,每月有了数千元的固定收入。

余汉芬后来响应村里的号召,又种了3亩秋葵,榨了370斤油,并加入了桥兴农机种养殖合作社,到年底拿到了1000元的分红。“现在日子过美了,家里买了冰箱、洗衣机、液晶电视,想吃啥吃啥,看病也能报销。”余大妈说,“后来我就要求退出贫困户,生活够了,该退了,把好政策留给更需要帮助的人。”(完)

编辑:苏更生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