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视觉中国“碰瓷维权”引各方怒怼 “诉命”迎转折点?
——
2019-04-20 18:01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慕华

A09042104

近日,亨德利在微博发文怒怼视觉中国。(图片来源:亨德利新浪微博截图)

A09042102

位于北京酒仙桥的视觉中国总部。(图片来源:北京《新京报》)

侨报网综合报道】一张黑洞照片,把A股上市公司、图片供应商视觉中国吞噬了。在被天津网信办开出30万元人民币罚单后,视觉中国的发家史和曾经一些不堪的往事也被媒体扒出。其实,在中国做图片维权生意的不只视觉中国一家。“视觉中国们”这样的做法到底是在保护版权还是在钓鱼执法?保护版权的正确姿势应该是什么?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又将走向何方?

“你不要脸,别拿我的脸赚钱”

因违规使用图片,视觉中国被“重罚”30万元(人民币,下同)。在此之前,各界对其早进行了讨伐和扒皮。

中国演员莫小棋旗下公司法律顾问王小艳近日在个人微博称,视觉中国向她的顾问单位发来文件,“称顾问单位使用了其享有版权的图片,要求付费”,文件中列的图片,是顾问单位旗下艺人莫小棋的剧照,且视觉中国网站中显示对莫小棋照片“未获得人物肖像权或所有物权”。她质疑,“没有获得人物肖像权的图片就拿出来卖?居然还卖到了艺人经纪公司的头上?”同时,王小艳律师称,“根据娱乐圈知情人士反馈,除到处发函借机贩卖会员套餐外,视觉中国的另一项生财之道是向艺人收取保护费,否则就发艺人的丑照。”

11日17时许,莫小棋转发律师王小艳详述视觉中国索要照片版权费的微博。并称,“我自己的平台,发我自己的照片,结果还收到通知要求我付版权费,有点健忘我什么时候授权过贵平台?”

在被共青团中央和名人相继点名质疑后,视觉中国的“维权”行为也引发了海外名人的关注。

据成都《每日经济新闻》报道,12日晚间,英国台球界传奇人物、有着“台球皇帝”之称的斯蒂芬·亨德利在微博发文怒怼视觉中国:“你不要脸,但不要拿我的脸赚钱。”亨得利还@了视觉中国,并表示要起诉对方。

据报道,亨德利目前从事中式台球全球推广工作,经常来中国参加中式台球赛事活动,其经纪公司为秦皇岛乔氏台球运动推广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乔氏”),主要运营中式台球国际大师赛。

去年6月,乔氏收到来自视觉中国的版权事项沟通函,表示乔氏官方微信使用了后者享有著作权相关权利的版权图片,如放弃协商将立案诉讼。乔氏收函后立刻派指定法务公司河北朗途律师事务所联系视觉中国工作人员,被告知:要么付费成为视觉中国合作伙伴,补齐“侵权”照片费用,之后可以以会员价购买其网站照片;要么以每张近万元的价格补齐“侵权”照片费用,否则将提起诉讼追究“侵权”责任。

河北朗途律师事务所在查看所谓“侵权”照片时发现,视觉中国网站上有100多张使用乔氏签约球星亨德利、乔氏董事长乔冰以及其运营赛事参赛球员的肖像权,而很多所谓的“侵权”照片来源于此。对此,视觉中国工作人员表示没有侵犯任何肖像权。

中国《民法通则》中明确规定:未经公民同意,禁止以营利为目的利用其肖像。

视觉中国作为一家善用法律工具的企业,在未获得当事人允许的情况下,还谎称自己有版权,到处索要赔偿,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其实,从大量的案例中可以看到,视觉中国口口声声说自己保护版权,但其实自己又同时是版权的侵害者。他们上游压榨创作者,下游欺骗企业。他们只是一个中间商,不做任何创作活动,却从中攫取了最大的利润。难怪经纬中国的张颖这样吐槽:“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到底是视觉中国的。”

解禁前夜曝雷

作为A股的上市公司,视觉中国如何走上被媒体称为“碰瓷维权”“盖章维权”的生财之道的呢?

《北京青年报》报道,公开资料显示,柴继军是视觉中国的创始人之一,同时他也是视觉中国旗下全资子公司汉华易美和华盖创意两家公司的法人。后者也是视觉中国版权维护的“两大金刚”。

早在2000年,柴继军还是某媒体的摄影记者和图片编辑。他与当时同报的文字记者李学凌开始联合创业。当时柴继军家中还囤积着6000卷胶卷,一直琢磨着怎么最大限度地开发闲置照片的价值。最终他们决定做一个连接用图单位和摄影师的数据库。

柴继军和李学凌一拍即合,两周内将网站搭建完成,摄影师可以随时随地将图片通过网络上传,客户付费后获得授权下载,摄影师可通过后台看到下载记录,然后与网站分成。2000年5月1日,网站正式运营,取名“Photocome”。后来因新浪上市后业务扩展,需要大量图片,于是就跟“Photocome”合作,当时开价是每张图片50元,每月费用达几十万元。2005年,柴继军离职,并与国际知名数字影像公司Getty Images成立华盖创意,图片生意发展迅速。2014年该公司借壳上市,原股票远东股份正式更名为视觉中国。

知乎大V万方中在微信公号发表题为《起底视觉中国:事情远没有我们看到的那样简单》的文章,称登陆A股后,视觉中国先后收购了Getty Images 的老对手:Corbis Images和500px。不过,收购上述两家图片公司后,视觉中国没有充分利用被收购公司的资源,反而将网站关闭。后来,有人打开Corbis Images网址时,指向他的老对手 Getty Images 的主页。视觉中国缘何要对 Getty Images “献殷勤?这或源于2014年借壳远东股份上市A股,其中有一项重要的资质就是:Getty Images 的图片代理商——最开始的时候,Getty Images的代理商并不是华盖创意,而是深圳的一家名为超景的公司。

不过,图库行业的日子并不好过。即使强如Getty Images ,10年间,总体营收并没有增加多少。更别说新军视觉中国了。于是,视觉中国另辟蹊径,把版权维护作为生财道路之一。多位与视觉中国打过交道的互联网从业者透露,视觉中国惯用的维权方式是:在发现某个账号使用侵权图片时不一定会马上告知,而是累积收集多张图之后才联系对方,要求对方赔偿单张几千到几万不等的价格,并要求长期合作。“从他们保留证据的标准流程来看,就是盯了你很久了”。

结合上面一系列的事实,可以能看到一个老掉牙的故事:本来是一个沉闷乏味且艰难的老旧行业,通过包装摇身一遍,成为新潮的互联网企业。再通过和海外公司合作使其借壳上市,上市之后用股市里的钱帮海外公司干掉对手,下出一盘“空手套白狼”的绝妙好棋。上市后继续铤而走险,通过假装有版权、到处勒索企业获得超额收益,装饰好利润表,坚持5年,最后套现走人。但千算万算没算到,就在百亿元股票解禁的前一天,东窗事发了,将近20年的努力功亏一篑。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业界效仿者

其实,舆论风口浪尖的视觉中国做的并非独门生意。一家不愿意透露其名的新闻网站透露,他们在与视觉中国签订了图片使用权的商务合同后,原本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但多家图片平台紧随其后找上门来,用几乎同样的模式向该新闻网站进行“维权”,与之签订商务合作合同并收取高额费用。

上海第一财经1℃报道,2016年6月,当这家新闻网站正在为拿到中国一类新闻资质而欢庆时,视觉中国突然找上门来,通过沟通函的方式,称前者使用的50多张图片,侵犯其版权,并要求该网站与其进行相关的商务合作。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该新闻网站选择与视觉中国签订了为期3年、总金额24万元的商务合同。张成和他的同事们因此认为,类似的情况不会再发生了。但接下来的事情,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他们突然发现,视觉中国只是打了一个“前站”。

紧接着跟进的是东方IC。“东方IC在打来的电话中说我们侵权了,并提出商务合作的要求。”张成说。但基于此前视觉中国的经验,他们很快就把涉及东方IC版权的图片第一时间删除。此后,东方IC就再也没有来过电话。这家网站前前后后接触过众多的“维权”图片平台,东方IC是少数在网站删除相关图片后便没有再继续要求进行商务合作或者索赔的平台。

2018年,在没有任何事前沟通的情况下,张成所在的新闻网站接到了Osports全体育所属的体娱(北京)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体娱股份”)的起诉状,称前者侵权其图片一张。

在Osports全体育之后,壹图网也来了。2018年年底,壹图网联系到了张成所在的新闻网站的律师,称该网站有5张图片侵犯其版权,并要求该网站与其进行一年的商务合作,否则就提起诉讼。

从2018年到2019年,壹图网相关负责人同张成所在新闻网站的代理律师在电话上进行了至少5次沟通,其间提到的解决方案至少包括:这家新闻网站向壹图网购买5万元全年的合作“套餐”;该网站向壹图网预交15000元图片使用费用,期限为30个月,按用图量扣费。

未谈拢后,壹图网把该新闻网站告上了北京市互联网法院。近日,北京市互联网法院受理了壹图网的起诉,并委派第三方调解机构介入调解。目前,双方尚在调解过程中。

有观察人士表示:透过该网站的上述经历,一方面可以窥见中国图片平台“维权”生意之一斑;另一方面不免令人思考:一家网站为何会持续不断对不同平台构成侵权?

对于造成所在新闻网站屡被维权的原因,张成表示,最关键的是有些图片并没有明确地标明是受到保护的。张成还发现,随着视觉中国这样的图片平台的维权数量日益增多,不少平台都会授权杭州快版这样的第三方中介公司来处理“维权”诉讼业务,2018年前后,这类“打着图片版权保护名义的中介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且其接手的案子数量惊人。

在杭州互联网法院“案件查询”一栏输入“杭州快版科技有限公司”后,弹出来的案件页数高达363页,每页案件共有10起,一共超过3600起。这些案件主要发生在2017年6月至2019年3月期间,也就是说,600多天间,平均每天有将近6起案件是与杭州快版有关。

区块链成保护版权利器?

图片网站借保护版权之名,迫使侵权方合作,这显然不是维护版权的正确姿势。到底什么样的图片应该被保护,什么不应保护?究竟用在何种用途是“正常豁免”,什么情况属于“谋利性侵权”或“商业用途”,依然需要区分。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号“侠客岛”撰文评论,版权,也称著作权,是世界各国重视的一项重要民事权利,中国也不例外。“独创性”和“以某种有形形式固定”,是中国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的构成要件。具体到此次风波,显然不是打上视觉中国的水印,视觉中国就有了相关照片的版权,然后就可在网站上标价售卖。推而广之,视觉中国把属于他者版权、明显不属于自身版权的图片打上自己的水印,本身就是对版权的严重侵犯。

有业内人士指出,“视觉中国之所以此次引发众怒,从表面上看是被监管,但本质上是近两年为利益冲昏头脑的流氓商业逻辑引发众怒。”版权立法的目的,既在于保护作者的合法权益,又在于促进作品的广泛传播。将版权法在理论上仅仅理解为个人权利法是不够的,在实践中片面强调商业逻辑则是更不可取的。

这也是一些互联网平台企业崛起很快、但始终有阿喀琉斯之踵所在。中国人口基数巨大,规模效应显著,但平台企业在质量管理、UGC内容生产等方面的把控能力显然不一定跟得上。

毫无疑问,包括版权在内的知识产权保护不能因噎废食。这次对视觉中国的“讨伐”,应该成为一次讨论版权的边界和用途、以及反思此类企业商业模式的契机。

事实上,现在正处于发展中的区块链技术,或许可以成为一种解决途径。杭州互联网法院现在就采用了支付宝的区块链技术。原创者在发布原创内容时,将其保存在区块链上,包括时间、地点、人物、事前、事后等维度,都会被区块链盖上“戳”,任何一点改动,哪怕是旋转一张照片,都会被记录并固定下来,且不可被篡改,保证了电子证据真实性和完整性。

一个真实的案例。中国很多“80后”小时候都看过动画片《黑猫警长》,它的“爸爸”上海美影厂发现有一家媒体未经授权大量使用了黑猫警长的形象,在区块链上对侵权文章做了取证,被告接到起诉书后,主动提出私了。也就是说,这事儿还没进入庭审就解决了。(完)

编辑:慕华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