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员工与老板的博弈 996工作制究竟是“蜜糖”还是“毒药”?
——
2019-04-15 21:59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包涵

侨报网讯】近日,与“996”工作制有关的争论持续发酵。从早9时工作到晚9时,每周工作6天,这一工作制正遭遇以程序员为代表的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弹和抵制,也引发了全社会的大讨论。

其中,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支持“996”的往往是老板们;而持反对声音的多为普通员工。在阶层如此不同的背景下,面对“996”工作制,有人用脚投票,毅然决然地选择逃离,但也有人在抱怨两声之后继续坚持……那么,“996”工作制究竟“蜜糖”还是“毒药”?

SD041600

近日,与“996”工作制有关的争论持续发酵。从早9时工作到晚9时,每周工作6天,这一工作制正遭遇以程序员为代表的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弹和抵制,也引发了全社会的大讨论。(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寻求对等  “钱没给到位,谁愿意996?”

一家中国公司招聘了一位日本研发人员,上班第一天他对部门同事说:“我在日本就是个加班狂,希望大家能跟上我的节奏。”一个月后,他临走时扔下一句话:“你们这样加班,是相当不人道的。”这虽然是一个段子,但毫无疑问,程序员是“996”工作制的重灾区。”工作 996,生病 ICU”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一种自嘲。

中新网16日报道,程序员加班有多恐怖?在北京当了8年程序员的“80后”刘力深有体会。“其实程序员何止是‘996’,简直是‘007’,随时随地需要加班,我去哪儿都得背着电脑。”

“刚认识我老婆的时候,两人去逛街,半路领导打了个电话,然后我不得不回去加班,把她一个人扔在商场里,一段姻缘险些就此断送。”刘力说,为了不再发生这种事儿,就专门买了个小电脑,走到哪里都背着,随时开工。

令刘力最崩溃的一次加班是他在陪着妈妈去医院做手术时,接到领导布置的一项紧急任务,不敢拒绝的刘力不得不在医院病房里打开电脑加班。“当时我真的是欲哭无泪。”

无休止的加班,休息日也要随时待命,年纪增长后身体逐渐吃不消,再加上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和照顾家人,对家人的亏欠,以及在北京买房的遥遥无期,都令刘力心生退意。今年,刘力选择了辞职,准备回老家发展。“现在还没想好干什么,就是不想干程序员了。”

在此次的大讨论中,不少人表示,“996”工作制虽然辛苦,但只要钱给到位,还是愿意接受的。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没有加班费,只有心灵鸡汤的‘996’”。

现实中, 企业为了规避法律,一般都不会要求强制实行“996”,而是美名其曰“弹性工作制”,但是却通过绩效考核制度的设计让员工不得不加班。

1995年出生的吴希是一名设计师,最近刚换了工作,之前工作就是“996”,月薪8000元(人民币,下同),不过要达到全勤绩效才能拿到全额工资。

“每天要7时起床,22时到家。睡觉?忙的时候第二天2时能睡觉就算早的了,累到受不了。”吴希表示,单位安排的工作量考核逼着你“自愿”去加班,加班费就别想了,而且如果完不成工作量,绩效工资就没有了。

干了半年之后,吴希直接裸辞,回贵阳老家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工资只有5000元,也就够生活,但是我很开心。”

“有一个大学舍友工作是数据建模,坚持了一年也辞职了,说再不辞职要死了。我只想说还要命的话就别去‘996’。”吴希感叹。

据中国全国总工会开展的第八次职工队伍状况调查显示,迫使职工超时加班现象较为普遍,每周工作超过48小时的职工占21.6%,仅有44%的职工表示加班加点按劳动法规定足额拿到了加班费或安排了相当时间倒休。

SD041601

江苏南京几位职场女性手持“不要加班,给自己多一点恋爱时间”的牌子。(图片来源:中新社)

看清现实  物欲再大,人还是得先活着

对于“996”,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春玲公开谈到,从社会学看,“996”在日本很失败,拼命工作拼命赚钱的“过劳日本”和今天的“低欲望日本”密切相关。年轻人看到父辈那么拼命却老来如此,索性选低欲望,选择不拼不婚不育。

而这种场景似乎也在中国的年轻人中上演。

“我不要买大房子,不买车,也不要吃美食,不结婚,不生孩子。工作轻松简单工资低,只是为了简单的一日三餐。”这是1994年出生的江苏小伙王楷的人生宣言。目前在旅行社工作的他,绝对不考虑“996”,“人活着没必要给自己弄这么累”。

在王楷看来,自己就属于低欲望人群。“就算你再努力996,你能买得起房吗?既然996也买不起房,还不如回家养老,单身过好自己的生活,等父母年老后管好就行。”

休息了半年的“北漂”王珂,目前在找工作,面试中她发现很多单位的工作时间都调整为一天10个小时加单休,接近“996”,但都她明确表示了拒绝。

“让人按996的模式去上班,还挣那点钱,我宁愿找个单位当前台去,朝九晚五周末双休,少挣少花。”在王珂看来,如果“996模式”成为一种常态,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都会降低,也必然会造成大量的低欲望人群。

“再大的物欲,人还是得先活着,加班加到心跳加速、心态崩了的时候,钱扔面前都不想要,只想休息。”王珂说,“真到了这一步,不就把人都逼成低欲望人群了吗?差别就是,有些人先捞一桶金,再做低欲望人群,有些人干脆直接做个低欲望人群。”

SD041602

电商公司员工加班加点应对“双11”。(图片来源:中新社)

他山之石  硅谷也要天天加班?初创公司也在拼时间

从早9时工作到晚9时,每周工作6天,这个被广大员工抵触的“996”加班制度反映出,在中国尤其是创业公司,拼搏奋斗的工作文化仍然是主流。然而,创业公司真的需要“996”吗?在高科技公司云集的美国硅谷,工作氛围又如何?

微信公号“国是直通车”15日报道,在硅谷工作的业内人士表示,除了创业公司,硅谷很少有人在意员工工作时间的长短,往往注重的是结果,几乎很少出现“996”这种情况。如果有特殊情况,在家里加班即可,硅谷比较强调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美国问答网站Quora曾做过一项调查,即在谷歌、脸书(Facebook)、苹果等顶尖科技公司,人们平均每周工作多长时间?

一位谷歌工程师指出,他通常每周工作38至42小时。他以前工作时长更久,总是想在离开办公室前完成正在做的事情,后来发现这种习惯影响了自己的社交,于是决定做出改变,努力减少工作时间,并得到了经理的支持。

“没有人检查你什么时候上下班,如果我把事情做完了,就没有问题。”该谷歌工程师说。

另一位网民Ross Bagley也指出,在谷歌,大多数人每周工作40小时甚至更少。如果工作时间比这长得多,就会感到疲劳,工作质量也会下降,最终完成的工作量也比只工作40小时更少。

脸书首席招聘官Sief Khafagi则指出,脸书每周平均工作时长是35到50个小时,大多数人在45小时左右,如果是随叫随到的工作人员,则可能有更高的工作时长。他认为,重要的不是投入时间,而是从工作中产生的影响。

不过,与中国一样,硅谷的一些初创公司也仍旧在拼时间。

在旧金山考察科技初创企业文化的Vivienne Schroder在一篇文章中写到,一家正在重塑商务旅行的初创公司Beenest的创始人Jon,除了吃饭和睡觉,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

Jon是从优步辞职后开始创业,辞去工作之前,他每周利用空余时间做现在的事情。如今,Jon每周花上100多个小时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他认为自己很幸运。在Jon看来,工作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乐趣,因此工作就是乐趣。

据悉,这家初创公司的团队只有10人,其他员工的工作量大概是Jon的60%至70%,也就是说,他们每周工作6至7天,每天通常工作8到10小时。

寻找平衡  调查显示长时间工作的回报反而显著下降

近几年来,硅谷也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寻找平衡,尤其是初创公司,在它们眼里,努力工作被认为是取得成功的先决条件之一。

编程语言Ruby on Rails的创始人、通信软件Basecamp的联合创始人、畅销书作家大卫·海涅迈尔·汉森在一篇博客中指出,创业公司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这种观念鼓励精疲力竭的努力。

汉森指出,这种观念之所以根深蒂固,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他认为,如果科技金融家的财富取决于其所投资公司的生产力,那么投资者的态度是造成很多创业公司染上不健康工作习惯的部分原因。

这种“拼搏”的态度,在创业公司大佬们身上可以时常看到。据悉,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每周工作120小时。相比之下,推特(Twitter)和移动支付公司Square创始人杰克·多尔西每周只工作100小时。

互联网技术专家、企业家和投资者Andreas Goeldi撰文表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公开讨论创业公司创始人和员工长时间工作所付出的沉重代价。

Andreas Goeldi指出,初创公司的创始人需要决定他们希望为公司塑造什么样的工作时间文化,并以身作则。这得将事情进行优先排序,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没有什么比无休止地忙些无关紧要的工作更糟糕的了。

Andreas Goeldi认为,大量研究表明,长时间工作的回报反而会显著下降。这特别适用于那些具有强大创造性成分或需要安静环境的工作。而作为一名经理,最容易管理的事情就是员工在办公室办公的时间。

“仍然有人认为让员工每天在办公室工作12个小时很棒。不用说,这与生产力相差甚远。”Andreas Goeldi说,这种方式只会促进一种非常懒惰的管理风格,从而避免度量实际效果。这往往是管理者在短期内没有注意到的事情,但从长远来看会适得其反。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周掌柜指出,从人力资源角度,榨干奋斗者在“90后”身上已经不管用了。“90后”成为职场主力之后,这个人群对生活和奋斗的理解已经远远超越了“70后”的艰苦创业和“80后”的奋勇拼搏,他们大部分生活在一个相对富裕的环境,得到更多家人的关爱,享受互联网信息红利更多,让他们视野开阔,更国际化。

周掌柜指出,也正因为这样,马云提出的“996”言论似乎更适合对“70后”和“80后”宣扬的奋斗者文化,“90后”并不感冒,他们觉得奋斗既然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不能有命赚钱没命花。(完)

编辑:包涵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