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视觉中国版权陷漩涡 “诉讼狂魔”的生意经
——
2019-04-14 21:30 来源:侨报网 作者:粟裕 编辑:康博斯

【侨报记者粟裕北京报道】因人类首张黑洞照片以及国旗、国徽等图片标注了版权所有,视觉中国瞬间陷入了版权的舆论漩涡。面对共青团中央、众多企业的点名质疑,以及媒体揭露其“维权套路”,视觉中国连发两条声明予以回应。截止15日,《侨报》记者发现,视觉中国网站已无法打开,其他两大图片网站全景网络及东方IC也无法进入。

共青团中央发博直指视觉中国乱认版权。(微博截图)

争议背后暴露审核不严  上传图片“自动拥有版权”

4月11日中午,有网民发现,在视觉中国网站上,黑洞图片被列入视觉中国的“编辑图片”,并且标明:此图片是编辑图片,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或咨询客服代表。欧洲南方天文台(ESO)对视觉中国“黑洞”版权一事回应表示,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ESO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

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4月12日,天津网信办通报称,连夜约谈视觉中国网站,责令该网站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并成立工作督导组进驻视觉中国网站,进行督导检查。

“曾在2017年接到视觉中国的电话,指出望京SOHO的照片侵权了。”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在微博发文称,潘石屹在文中提到:“望京SOHO是我们建的,摄影师是我们请的,怎么会侵权呢?我们把调查结果告诉了视觉中国,就没有下文了。”而此事,让视觉中国被网友质疑碰运气“乱讹钱”。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商业摄影机构PRphoto创始人储璨璨身上,他向《侨报》表示,公司受邀某汽车品牌委托拍摄新车发布会,后来汽车厂商将拍摄的现场图片供数家媒体使用。可意想不到的是,其中一家汽车媒体收到了视觉中国的律师函,声称这几张照片的版权在视觉中国手上。

事后几经周折,是一位山东摄影师粱某从车商公关稿中拿到照片,以为没有版权问题可以随便用,就把照片传上了视觉中国。“而视觉中国拿到图片就觉得他们已经取得了这些照片的版权,就开始告其他那些刊用了新闻稿的自媒体。”

储璨璨说,事后视觉中国将照片下线,与梁姓摄影师解除合约,他认为一个摄影师只要上传图片,视觉中国就认为它取得该图片的版权,有点太草率了,“一点都不用核实、验证、监管吗?”

“视觉中国对签约摄影师上传的图片审核不严,甚至只认人,不认图。”一名成都摄影师张先生与视觉中国合作近10年,他透露,凡是签约摄影师上传的图片,视觉中国都会默认可以标注版权,“不管照片究竟是不是他拍的”。

另一方面,一些签约摄影师在职务行为中拍摄的图片,也会上传到视觉中国。而根据《著作权法》规定,职务行为中拍摄的作品,拍摄者只享有署名权,版权归属拍摄者所在单位。“几年后,单位要用这些照片,只能向视觉中国购买,否则就是侵权。”

潘石屹发博讨伐视觉中国。(微博截图)

“我的图片被免费滥用”   霸王条款后的庞大产业

王集(化名)是视觉中国的一名签约摄影师,他告诉《侨报》一直都觉得能够成为视觉中国的签约摄影师是一件特有成就感的事,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他把作品上传到视觉中国图库,后面发现有媒体公众号使用本人作品,没有署名,后面沟通了才知道,这些媒体和视觉中国签协议,图片就任意下载使用。

王集表示在后台也没有看到下载记录,我也就拿不到稿费,也没有署名。“辛辛苦苦拍摄的照片,签一份协议别人就可以随意使用,视觉中国就可以躺着挣钱了。”

摄影师的照片不知为何就被人转载,同样的传媒公司和媒体也并不知道图片的来源。“实际上,有时我们在网上搜的图片也不知道版权来自哪里,一个一个去找版权方也不现实,这时直接和视觉中国等图库签约就是很好的选择。”传媒公司版权部门负责人周米说。

周米表示,为了方便图片搜索与确保版权正规,目前基本上所有传媒公司都会签约视觉中国、全景视觉、东方IC三家图片库公司中的一家。根据全景视觉在财报中披露的数据,在中国商业图片领域,目前视觉中国的市场占有率为50%,全景视觉为20%。而在新闻图片领域,新华社市场占有率为50%,视觉中国市场占有率达到30%,东方IC占比10%,全景视觉占比5%。

事实上,视觉中国的图片来源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来自世界图库巨头Getty的授权,一部分是来自签约摄影师上传的独家或者多家图库共享图片,其中图片又分为创意类图片和编辑类图片。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透露:“视觉中国代理的图片中,来自Getty的创意图片占视觉中国创意类图片的60%,编辑类图片(即新闻图片)占比约为20%。”

“我们把照片放到视觉中国网站上,会签订一个协议,约定销售一张照片的分成比例。”一名摄影师李航透露,分成比例并不固定,“我的作品一般是五五分成,有的摄影师与视觉中国是四六分”。

他表示,在合作中,利益分配方面是以平台为主导的,摄影师没有话语权。同样一张图出售给不同的地方售价不同,比如媒体使用一张只有几十块钱,是最低的。至于商业用途,根据版面和传播途径会有不同,分成就会比较高。

视觉中国致歉信表明,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微博截图)

“诉讼狂魔”下的营利业务  从维权转为销售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明面上视觉中国打着版权图片授权付费的旗号,暗地里,却是一条不少业内人士口中的" 维权获客、维权创收 "的卖图打劫。

2018 年 7 月,微博认证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发文批视觉中国,称其有组织地大范围搜索未授权疏忽使用他们图片的各种企业,然后漫天开价的要求巨额赔偿。通常一个小疏忽一张图片也不接受删除,直接索取几十万人民币的天价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

视觉中国有一套“鹰眼”系统,能在互联网上大范围搜索未经授权使用他们图片的各种企业,一旦发现就先发律师函,按每张图片2000到3000元索要赔偿。如果对方拿不出钱,再出动销售部门,兜售动辄上万元的图片套餐。多家自媒体都曾遭遇过与视觉中国法务部门鏖战的过程,大都以掏钱数万买套餐结束。

有过类似遭遇的公司负责人对外表示," 在我司的一个在线论坛上,有用户上传的图片有视觉中国的水印,在接到投诉后已将图片删除。但视觉中国却要求一定要购买相关的销售套餐,不能只赔偿单张图片的费用,不然就向苹果 App store 施压去下架我们的 App。最终赔偿了一笔超过单张图片很多的费用。"

摄影师李航表示,视觉中国通过诉讼追索的赔偿金,也会与图片作者分成。“如果是我们提供的侵权证据,会分的多一点,他们自己发现的线索,分的就少一点,大部分比卖照片收益还高一些。”

事实上, 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名下有一家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视觉中国对其100%持股。该公司成立于2005年7月14日,注册资本307.8818 万人民币,法人为柴继军。

华盖创意的立案信息高达4775条,开庭公告则更为惊人,达到了1621条。在所有开庭公告中,华盖创意公司作为原告,涉及到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类案件,达到403条。占到总数的近25%。

此外视觉中国的另一诉讼主体为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与该公司有关的裁判文书数量高达3952条。在3952条判决文书中,这家公司作为原告,与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有关的案件数量达到了1633条之多。

在外界看来,这或许才是视觉中国真正来钱的主要商业模式。事实上,在视觉中国的利润里,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所有版权收入的)0.1%。而且,大部分判赔金额都比索赔金额小得多。

柴继军在采访中曾提及," 绝大多数客户都会在司法诉讼判决前与我们达成和解,并成为长期合作客户。"有接近视觉中国人士透露,视觉中国并不追求直接判决赔偿,主要是为了将维权变为销售,转被告为独家签约客户。

《侨报》记者从视觉中国年报也侧面证实了该说法,截至2017年末,获得视觉内容授权的国内客户已达10万个,公司通过“鹰眼”发现的潜在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有超过84%的增长,通过“鹰眼”新增年度协议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54%。

一旦被发现“勒索”,视觉中国又变为积极沟通者,表明解约摄影师,与自身无关。(微博截图)

冒充版权方诉讼协商 律师:涉嫌刑法诈骗罪

近期,网友发现黑洞图片、国旗、国徽、商业公司LOGO等作品版权都被标注为视觉中国所有。业内人士称,视觉中国对他们一些声称占有版权的图片,也压根拿不出版权证明,只能是唬到一个是一个。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向记者表示,基于图片侵权发起的诉讼及后续双方就侵权问题展开的谈判协商,这都是属于在法律的范畴内展开。但是,如果对于一些版权不属于视觉中国的图片展开维权,则会涉嫌构成欺诈。“如果图片公司基于其未获授权的作品进行诉讼,作品数量较大或作品价值金额较大,还将涉嫌构成刑法上的诈骗罪。”

同时有不少网友称此前被这类公司“打着版权的名义强行索要高额版权费用”,这也被公众称为“勒索式维权”。

王维维指出,人们还是需要提高自身版权意识,一方面在获取作品之时应当留意该作品上是否有版权归属,另一方面在使用作品的过程中当以合理使用为限,不将自身设有版权的作品用于商业行为之中。如果需要运用大量图片作品的,应当选择依法购入版权。

他表示,在面临相应的纠纷时也无需惊慌,设法调查权益的主张方是否真正合法享有争议作品的版权,并且通过作品创作、市场等方面因素对争议作品的价值进行衡量,从而得出一个合理的价格,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也可以选择向专业的法律人士进行求助。

同时,因为像这种图片侵权的赔偿金额,全国各地的法院,不同的法官,其实判决差异很大。价格取决于图片拍摄难度、原创性和作品的用途,所以说最后实际的赔偿金额也都是千差万别的。如果说图片一看就是拍摄的难度很小,赔偿金额可能就很低。记者发现,视觉中国每张图片的索赔金额基本在1万元,法院最终的判决结果往往是索赔金额的1/5到1/10。

知名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在4月11日发布《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的文章调侃称,一个自媒体,还未收到视觉中国的律师函,说明还做得不够大。“三表龙门阵”认为,在视觉中国的维权案例中,有一些情况属于主观故意,但更多的人是无心之失,甚至认为只要删除照片即可而不需要赔偿。

有律师提醒,网络公司及个人,厘清法律所规定的合理使用范围,对于非合理使用的情形应当取得他人授权并支付报酬。对于宣传内容所使用到的图片、文章,要加大作品创作的投入,要舍得投入成本,形成的著作权也要注重版权登记。购买他人作品时要注意合法来源的审查。(完)

编辑:康博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