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响水村民曝当地化工厂安检作假:有人来了,就“烧空炉”
——
2019-03-25 21:54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陶然

侨报网综合讯】“3·21”响水爆炸已经过去数天,很多响水人仍活在伤痛里。

“还不敢告诉外孙女爸爸妈妈出事了”

3月21日14时48分许,位于盐城市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截至25日,本次事故死亡人数上升至78人,其中56人已确认身份,22人待确认身份。

北京《中国青年报》报道,隔着一片绿油油的麦苗,56岁的江苏响水县陈家港镇六港村村民赵师傅手指着不远处仍冒着浓烟的化工厂废墟,忍不住掉下眼泪。

21日下午,爆炸的冲击波几乎没有任何阻碍地“扫荡”了附近村庄。当时,赵师傅的妻子潘女士正在隔壁邻居家聊天,冲击波将整个屋顶掀起,震碎玻璃,顷刻之间,现场一片狼藉。邻居王先生徒手把压在废墟中的潘女士救出来。让人惋惜的是,王先生找到64岁的妻子时,妻子已没有呼吸。

SD032604

3月22日,航拍江苏盐城响水县陈家港镇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爆炸核心现场。(图片来源:中新社)

今年45岁的陈家港镇新民村村民袁先生认为自己“捡了一条命”。3年前,他来到离家1公里左右的天嘉宜公司三羟车间上班。

他每个月工资4000多元(人民币),对于工作环境,工厂里充斥着刺鼻的化学用品味道,后来也慢慢习惯了,因为回到家中,化工厂飘来的味道也还能闻到。

他所在的车间是三班倒,事故发生当天,他从晚上12时半上到第二天早上8时。据他回忆,当时正在街上买东西,先是感到地面晃了两下,紧接着听到玻璃碎了哗啦啦落在地上。一开始以为地震,后来才知道工厂发生爆炸。他赶回家中,发现地上全是玻璃碎渣,窗户扭曲,天花板也掉落下来。所幸的是,没有家人受伤。

在响水县人民医院住院部普外科7楼,头部受伤的刘女士说,她所在的工厂距离涉事企业直线距离仅几百米。作为食堂工作人员,她当时正在洗菜,一声巨响,有东西掉落在身后,她从食堂跑出来,很多工友也都抱着头往外跑,“很多人满脸是血”。

22日18时左右,家在盐城乡下的李桂芳(化名)老人哭坐在医院门口。她的女儿女婿在爆炸事故中不知下落,二人同在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上班。老人哭着说,家中还有两个外孙女,一个读小学三年级,一个读小学一年级,“还不敢告诉她们爸爸妈妈出事了”。

获救者回忆妻子救人场景:烟火中,她真厉害

华旭药业的姚磊(化名)永远不会忘记妻子奋力在砖头堆里刨出自己的场景。

当时,空气中弥漫刺鼻的化学用品味道,黑烟滚滚,妻子光着脚刨砖头。“在烟火中救起我,她真厉害。”姚磊红着眼睛对《中国青年报》说。实际上,姚磊的妻子在自救后救了他,在发现姚磊之前,还救出了同一车间的弟弟和弟媳,但弟媳最终没能抢救过来。

“她在玻璃渣遍地的砖头上来回救人,鞋没了,这些都顾不上。”姚磊说,住进医院后,妻子还常常用牙签挑出脚底的玻璃渣子。

对姚磊和妻子来说,爆炸之后的一分一秒都用在救人上。爆炸后几个小时里,姚磊和妻子分别救出3人。紧接着,被救出的人又继续救其他人……

爆炸发生后,来自江苏各地的930名消防救援人员,184辆消防车展开地毯式搜救,抢抓72小时黄金救援时间。“一方面要灭火,一方面要救人。”据事故处置现场指挥部副总指挥陆军介绍,“每个化工厂原料、生产物料各不相同,爆炸区域充满危化品液体、气体。”陆军说,消防救援人员在灭火过程中,奋不顾身,把抢救生命和财产作为职业的第一要责。“不放过一个区域,不漏掉一个人”。

爆炸区域有3个罐,其中两个苯罐,1个甲醛罐,将近4500立方米的物料同时燃烧。被大火燃烧过的建筑物晃来晃去,中间是爆炸后开裂的墙体,脚下是酸类、碱类等各种不知名的化学品液体。直到22日清晨,现场险境才逐渐化解。

SD032602

3月23日,在盐城市第三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邹其银在询问受伤群众身体恢复情况。(图片来源:新华社)

村民讲述如何作假应付检查:有人来了,就“烧空炉”

事故发生后,当地村民马阳(化名)心里很复杂,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帮化工厂“作假”的事情。

“安全隐患太多了,就是欺上瞒下,能将就的就生产吧。老板也考虑他的效益,真正能达标的没几家”,当被问及曾在化工厂做工多年,工厂里有哪些安全隐患时,马阳这样对《北京青年报》说道。

对于环保单位每年的例行检查,马阳将其归结为“都是形式”。“提早几天就会有领导告诉你,各方面做好准备,应对检查”。而“应对检查”的方式,就是在各种记录上作假

马阳还举例说,每当有人来检查时,他们就“烧空炉”,机器在运转,但是里面不烧东西。这样烟囱里就没有有害气体释放,检察人员也不知道,烟囱尾气检测就会达标。

在化工厂做工,马阳遇到的危险不止一次,此前他也遇到过爆炸。“上次遇到爆炸时,大概是2012年,我们都在车间里,轰隆一下子,好像是有铁板子之类的硬物掉下来,外面都是黑烟。那次爆炸也伤了不少人。我的眼睛受了伤,后来治疗也不行。现在视力逐年下降,每年下降0.5左右,复发时很痛”,马阳遗憾地说。

像马阳这样受过伤或者是留下了后遗症的工人,工厂后来都想办法把他们辞退了,这其中,也包括马阳。(完)

编辑:陶然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