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2020总统大选民主党阵营面面观】之一:“少女”崛起,“老白男”不再占尽风光
——
2019-03-20 15:18 来源:侨报网 作者:陈琳 编辑:文章

【侨报记者陈琳3月20日休斯敦报道】面对2020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方面的竞选人早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根据联邦竞选委员会(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的最新数据,截止3月18日,民主党方面已涌现出208位竞选人,其中,能够被称为“具有显著优势”的竞选人至少有十多位。选手太多、路太拥挤,那么,哪些人能走上辩论台?哪对组合能最后出线来迎战共和党对手?随着6月份民主党党内初选辩论赛的临近,这些疑问已经渐渐在美国人的日常话题中凸显出来。

WeChat Image_20190320160632

最受瞩目的民主党竞选人,从左到右 第一排:吉利布兰德、克洛布彻、沃伦、桑德斯,第二排:哈里斯、奥鲁克、布克、杨安泽(图片来源:路透)

一、谁在其中?还是“老、白、男”吗?

从目前的统计来看,民主党人参与2020大选的政治激情远超共和党人 (ballotpedia截图)

在民主党竞选人中,最为重要的一些名字包括:

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

前得克萨斯州国会议员贝托·奥鲁克(Beto O’Rourke)

新泽西州联邦参议员柯端·布克(Cory Booker)

奥巴马时期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长朱利安·卡斯特罗(Julian Castro)

夏威夷州国会议员图茜·加伯德(Tulsi Gabbard,亚裔)

马里兰州国会议员约翰·德拉尼(John Delaney)

纽约州联邦参议员柯尔丝滕·吉利布兰德(Kirsten Gillibrand,中文名陆天娜)

加州联邦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贺锦丽,亚裔)

科罗拉多州第42任州长约翰·希肯卢珀(John Hickenlooper)

华盛顿州笫23任州长杰伊·英斯利(Jay Inslee)

明尼苏达州联邦参议员艾米·克洛布彻(Amy Klobuchar)

佛罗里达州米拉马尔市市长韦恩·梅萨姆(Wayne Messam)

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

“Venture for America”创始人杨安泽(Andrew Yang,华裔)

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彼特·巴特替吉格(Pete Buttigieg)

这一阵容给人的基本印象是:

(一)、整体比较年轻化。在这十多张面孔中,年龄最大的当属今年9月就将年满78岁的桑德斯,其次就是69岁的沃伦和68岁的英斯利,而最年轻选手为同样都是37岁的加伯德和巴特替吉格,其余绝大部分选手的年龄都是四、五十岁左右。

(二)、种族来源呈现多样性,传统白人以及非裔、拉美裔、亚裔均有人出战,这一来与美国社会的人口组成很是契合,二来显示出各族裔都渴望在全美最高级别的政治舞台上有所表现。其中,华裔杨安泽是首个角逐白宫的华人。而且,不同于其他竞选人所提出的移民、建墙、控枪等话题,杨安泽所提出的UBI(Universal BasicIncome,即“全民基本收入”)是一个不常见的竞选政纲 。他目前捐款人数突破了6万5000人,这被普遍认为是杨安泽竞选道路上的一个标志性胜利,福克斯新闻、彭博社、华盛顿邮报、美国之音、CNN等一众美国主流媒体均对此事进行了报道。但是,在华人圈内部,围绕杨安泽的政纲产生了一系列的论战,“挺杨”与“反杨”势同水火、令人瞠目。

(三)、女性力量在彰显,女性可以与男性同等强大,竞争总统一职不再只是“老、白、男”的天下,“少女”,即少数族裔和女性,开始边缘崛起,。女性参政意识的觉醒、特别是少数族裔女性的崛起,在去年中期选举中已经得到了体现,以至于2018年被称为”国会女性年”。对于很多千禧一代、政治上激进的女性选民来说,眼下她们特别渴望美国能出一位女总统,以还她们2016年那场“被偷走的胜利”;而这一趋势也使得不少男性民主党竞选人都有意选择一位女性政治人物来作为自己的竞选搭档。

(四)、政治光谱以进步派或者俗称的“左派”为主,在不少人的主张里都包含了诸如全民医保、将学生贷款债务一笔勾销、包容的边境政策、大麻合法化之类的内容。

二、谁是关键?拜登能否一定乾坤?

需要指出的是,这一“种子选手”名单并不是全部,民主党竞选人阵营当下最大的悬疑是: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是否会参选2020? 到今年11月份就年满77岁的拜登曾数度放出风来要加入竞选,但后来又自己否定,至今还没有明确表态。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3月19日周二晚,拜登对数位支持者表示,他很想参选,但需要资金支持。知情人透露,拜登认为自己不具备如另外一些竞选人那样的网上筹款能力,而如果没有数以百万计美元的资金支持,竞选活动将无法开展。

从网上的民意来看,围绕拜登是否应该参选也呈现出极大的分歧,其实,这种分歧最初也发生在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与纽约市前市长迈克尔·彭博身上,选民们对这些“年长而又资深”的政治人物持有极大争议,很多人认为民主党需要一张年轻、有活力、同时对各族裔选民都有召唤力的面孔来挑战现任总统特朗普。在希拉里与彭博于3月初相继宣布不参加竞选之后,民主党方面的这类政治人物就只剩下了拜登和桑德斯。支持拜登的人认为,凭借着在奥巴马时期立下的名望,拜登可以很容易得到包括智囊团队、新闻聚焦等等诸多资源,在一些保守派民主党人士看来,若由拜登来与特朗普对决,也似乎会相较于其他人更“安全”。但是,反对者认为,恰恰因为拜登身上的光环太刺眼,他的出现会抢占其他竞选人的风头,以致那些人的声音无法被充分传播、进而扩大,这对吸引年轻选民来说,恐怕只会失分而不会加分,而且,拜登此前曾多次参加竞选,但皆以失败而告终,这说明在他身上缺乏一种到了最后关头凝聚起所有人、特别是所有族裔选民的力量。

三、谁是新星?奥鲁克会成为黑马吗?

有意思的是,虽然拜登目前没有确认参选,但在一些大选预测性网站上,他已经被列为民主党内排名笫一的竞选人,桑德斯排在笫三。

那么,排在笫二位的是谁呢?这里就必须得提一下民主党后起之秀、被称为“政治新星”的贝托·奥鲁克。是的,排在笫二位的就是这位46岁的前国会议员,虽然他在去年中期选举联邦参议员之战中败给了泰德·克鲁兹,但是他的人气恰恰从那个时候攒了起来。在奥鲁克宣布参选的笫一个24小时之内,他就筹到了610万美元的资金,这是一个打破所有民主党竞选人记录的数字。与之相比,桑德斯在笫一个24小时之内筹得了590万美元,哈里斯在笫一个24小时之内筹到了150万美元,克洛布彻则是在48小时之内筹到了100万美元,英斯利则是在三天之内筹到了100万美元。需要说明的是,奥鲁克和桑德斯都拒绝了政治行动委员会(PAC)的捐款,他们的钱,都来自于草根。

从2019年6月开始,民主党方面将一共开展12场辩论赛,要想进入首场辩论,必须在三大民调中获得不低于1%的支持,以及具备6万5千个捐款人(要至少来源于20个州,而且每个州都有不少于200个捐款人)。目前来看,包括杨安泽、布克在内,已有多位竞选人完成了这些要求,接下来就要看,在截止日期之前达标的总人数是否会超过20人,如果超过的话,则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筛选。

谁能走上辩论台?未来两个月,是那些试图一搏的竞选人的最后机会。

编辑:文章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