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北京观察 > 正文
鼓励二孩,先清清旧账!
——
2019-02-13 21:40 来源:侨报 作者:钟海之 编辑:陈瑜

“社会抚养费”到底“抚养”了谁?应该查查这些既得利益者们了。

【侨报2月14日“四合院”时评】近日,山东菏泽一对夫妇因生育三胎未按期缴纳6.4万元(人民币,下同)的社会抚养费,导致2万余元存款及财付通余额被冻结。对此,当地官方回应称,其为依法征收,并不涉嫌违法违规。

9月3日,山东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济南校本部,年轻妈妈怀抱“二孩”陪女儿上入学第一课。图片来源:中新社

9月3日,山东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济南校本部,年轻妈妈怀抱“二孩”陪女儿上入学第一课。图片来源:中新社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大陆出生人口创下50余年新低,从放开“单独二孩”到实施“全面二孩”,中国鼓励生育的锣鼓敲得越来越响。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方面是中国当局注意到近年出生人口逐年下降,一方面却是对“超生游击队”的社会抚养费照收不误。

官方语境中的社会抚养费并非超生罚款。按照官方的解释,社会抚养费是指中国公民因超生子女,不仅增加家庭负担,且多占用社会资源和社会公共投入,因此需给予社会必要补偿。然而事实上,不少超生家庭在过于严苛的计划生育政策下,缴纳高额费用,以致生活困顿、苦不堪言。对于富人而言,“社会抚养费”根本不值一提,知名导演张艺谋此前因超生被征收748万社会抚养费更是引起围观。

那么,社会抚养费到底“抚养”了谁?中国审计署2013年曾公布9省市45县社会抚养费审计调查结果显示,社会抚养费管理漏洞重重,有的用于给计生官员发奖金,有的挪用作餐费,各省未上缴国库的金额均达数千万元。坊间曾流传一句话,“村干部吃树,镇干部吃肚”,指的便是农业税取消后村里资金来源靠卖树,乡镇一级主要靠社会抚养费。目前,废止征收社会抚养费的阻力很大一部分来源于这些既得利益者。

中国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确立计划生育国策,早期正面效应明显,但到后来,负面效应渐渐显现,如今性别比例严重失衡、人口快速老龄化、劳动年龄人口下降,以及建立在多子女基础上的家庭伦理和传统文化走弱,都与一孩政策不无关系。事实上,官方已着手调整计生政策,从“单独二孩”到2016年的“全面二孩”,再到去年机构改革新组建国家卫健委,沿用了40年的“计划生育”字眼彻底消失。

官方日前公布的一份对人大代表建议的回函中,表示将推动立法,鼓励二孩,这对适龄生育者是利好消息,但与此同时,是否也应考虑清一清“社会抚养费”的旧账,并研究研究如何返还以往课征的旧费?(完)

 
编辑:陈瑜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