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流浪地球》票房虽高但不乏争议,被指情感空缺、不是科幻片
——
2019-02-09 23:40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张晓

u=2874805670,430907993&fm=173&app=49&f=JPEG

流浪地球》海报()

侨报网综合】中国首部以太空历险为背景的科幻大片《流浪地球》在大年初一上映,首日票房超过2亿元(人民币,下同),大年初四晋级为总票房第一。根据电影专业媒体预测,这部电影的票房可能会达到53亿元,进入中国电影史上单片票房总收入前三名,成为名副其实的“大片”。

《流浪地球》的故事设定在不远的将来,太阳物理发生急剧变化,将在短短100年后发生膨胀成为红巨星,吞噬地球轨道。为此人类组成联合政府,决定在地球上建设巨大的推进器,“开动”地球告别太阳系,驶向比邻星。不过,虽然这部影片引来诸多赞誉,但仍有一些方面引发了争议。

情感上的薄弱和空缺成为遗憾

上海澎湃新闻9日报道,一部完美的科幻电影需要耳目一新的宏大设定和具备想象力的视觉呈现,《流浪地球》或许完成了以上两点,但情感上的薄弱和空缺让它略有遗憾,而这本不该成为科幻电影创作过程中被忽略的部分。

“回家”是电影中影响角色行为的一个主要因素。韩朵朵在面对爷爷韩子昂遇难时想要回家,成千上万的救援队员在得知地球已被放弃时纷纷选择回家,和家人进行最后的团聚。与“回家”对应的则是选择留下来继续战斗,这两种选择可以说是电影中绝大多数角色仅有的出路。

韩朵朵、蒂姆和老何,虽然三个角色在电影构想中的分工有所不同,韩朵朵作为女主还承担着部分的叙事背景,蒂姆是电影中喜剧成分的主要来源,老何作为地面救援队里唯一的中年人则表现得世故。但细看之下,在“回家”与“留下”的抉择过程中,三人在行为和情感上的变化都经历了大同小异的过程,从或胆小怕事或手足无措的状态中转变过来,承担起各自的责任,完成电影“交代”给他们的任务。这一点在韩朵朵全球通报后,救援队员纷纷调转车头的片段中得到了最大程度上的表现。

至于电影中的其他角色,救援队长王磊及其手下的一帮队员所具备的则是从始至终的忠诚,唯一有机会深化电影情感层次的父子关系,导演似乎无意深入。类似于上文提到的“回家”与“留下”,刘启与刘培强之间的情感变化则被替换成“憎恨”与“和解”,在这种单一又程式化的情感处理中,“憎恨”还要被铺垫上母亲的死,“和解”的最主要原因是来自父亲的死,虽然合情合理,但不免让父子线的情感表达显得空洞。

此外,电影中对于闪回的使用也过于煽情和用力。电影中用到闪回的部分主要有两处,一是父亲刘培强第一次与地面通话过程中,闪回交代了刘培强为了安顿岳父和儿子,对妻子放弃了治疗。二是韩子昂临死前回想了自己救助韩朵朵的经历。其他闪回主要是韩家祖孙三人在海边看木星的经历。这几个闪回固然是交代了父子关系和故事背景,但闪回前后的情感和节奏对接是否合理,是否顺畅恐怕先成了问题。

无论是原著还是电影,在许多观众看来,“流浪地球”这一设定背后有着很浓重的故土情结,正是因为无法割舍地球才促使了这一计划的诞生与实施。在原著小说中,这种故土情结已经超越了地球本身,人类在怀念地球的同时也在怀念伴随地球的永恒不变的星空:“在大西洋清凉的海风中,我们这些孩子第一次看到了星空。天啊,那是怎样的景象啊,美得让我们心碎。”在刘慈欣笔下,即便是引发灾难的太阳也寄托着人类对它的复杂情感,除了恐惧还有赞颂。

而在电影里,没有足够的空间去丰厚角色的情感,支撑人类前行的“故土情结”似乎没有表达的余地。角色们口口声声要回的“家”成为了一个空泛的概念,但它不是地下城,也不是被冰雪覆盖的北京和上海,创作者似乎并没有思考如何将”家“以及“故土情结”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融入到电影的叙事中去。仅有的能够带来这种情感的是开场时对地下城场景的部分描述以及那头被冻结的鲸鱼,但这远远不够。

被指是灾难片而不是科幻片

《流浪地球》被视为“中国科幻元年”的诞生,但是,从内容上来说,这部在宣传中一再强调“硬科幻”以及“中国科幻的突破”的作品在科幻性方面存在一些瑕疵。澎湃新闻8日报道,就算不考虑原著中的假想(带领一个海洋占比超过百分之七十的行星飞离太阳系)是否合理,《流浪地球》在整体设定上也有着许多明显的瑕疵。首先,也许是为了更通俗易懂,剧情中涉及的科学知识只有洛希极限和氢气能够助燃,其他复杂的设定(地球运动的原理,转向发动机的设计,运动中的地球地表变化以及原因等等)都被带过不提。其次,最后的高潮,拯救地球的方案更是十分敷衍地呈现:依靠一个年轻人想起自己小时候爸爸说过的氢气可燃这种简单的科学知识,就立即实施方案拯救地球,根本没有经过任何实验论证或者计算,例如:点燃木星产生的冲击力是否足够帮助地球脱离木星引力的同时保障地球的安全?点燃的范围和方式应该是怎样的?为什么片中称这个方案可行性为零,主角们却一试即成功?

除此之外,片中只要涉及科学技术的地方,各种漏洞比比皆是:人类可以随意采矿发展热核聚变;驾驶方式非常传统的运输车;比现代还要落后的未来地下城安检系统;缓慢前进还遭遇地震数次停摆但是十余小时就能从北京开车到赤道的救援队;毫无延时的空间站/地球通话;轻易被烧毁的飞船中控系统;能够以1000马赫的速度推开地球却不破坏其基本结构,甚至只是让主角破了头盔而已的冲击波……

科幻小说在科学上的严谨性一直被公认为是其区别于其他幻想文学(如奇幻、玄幻等)的最大原因。1926 年,最早的科幻杂志Amazing Stories创始人 Hugo Gersback 提出科幻小说这个概念时,就将其描述为“关于科学家的小说”(fiction about scientists),认为其不涉及那些凭空捏造的科技,不滥用魔法与超自然元素,而是基于科学的合理预测。从这一点来看,称呼《流浪地球》为技术党推崇的“硬科幻电影”实在勉为其难。

此外,《流浪地球》不够“科幻”的原因还在于缺乏对科学技术造成人类社会影响的探讨与思索。作为一部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只是把核心叙事简单处理为“人类与宇宙带来的灾难相抗衡”。这是一部英雄史诗式灾难片,其主线为:人类有难——试图解决困难——解决失败——英雄登场——英雄解决失败——英雄尝试其他方案,并作出牺牲——英雄拯救了人类,和别的好莱坞电影别无二致,几乎可以嵌套进任何商业灾难片的典型叙事结构。与《后天》、《世界末日》等电影一样,它在宏观叙述上,一再展演具有重大意义的地标毁坏,凸显灾难的可怕;在微观上,则着力描写小家庭/团队中的生离死别,用演员哭喊和音乐不断煽情。

著名美国科幻作家阿西莫夫认为科幻的一大意义是凸显技术面前的人性:“它所关注的是人类对科学与技术的发展所作出的反应。”但《流浪地球》完全忽略了人性冲突和技术带来的残酷抉择。例如,保留人类文明传播的可能性还是拼死一搏拯救低概率存活的地球这一重大抉择,被煽情化地用一番过年团圆和父爱的演说化解。还例如,依靠抽签决定是否能进入具有生活资源的地下城,代表着人类/政府选择放弃那些没抽中签的数量繁多的人的生命,让他们在寒冷的地表死去,但与此相关的复杂人性挣扎却没有得到丝毫展现。影片中人性只被粗暴地处理成两种:失望放弃的与抱有希望继续抗争的人类,伴随着“毁天灭地”的特效奇观,共同迎接灾难。

豆瓣网民对影片褒贬不一

在影评网站豆瓣上,《流浪地球》10日的评分是8星,其中有2.0%的网民给了1星,4.3%的网民给了2星,其余都是3星及以上。

豆瓣网民评分截图

豆瓣网民评分截图

豆瓣网民评分

豆瓣网民评分

编辑:张晓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