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故宫之外,文创仍冷
——
2019-01-11 00:16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慕华

1190794

       5月8日,海外中国文化中心全球联动活动——“中国文创产品展示周”新闻发布会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建福宫举行。图为文创产品展示。 (图片来源:中新社)

侨报网综合报道】2016年,以故宫IP(知识产权)为首,整个博物馆文创产业“井喷”。目前中国已有2500多家博物馆、美术馆、纪念馆围绕自己的馆藏产品进行IP开发。但在博物馆放下高冷架子走下神坛的同时,文创也成为吐槽热点。同质化成了文创产品一个痛处,数量和质量似乎是天生难以平衡的两端。

纪念品千篇一律

近些年来,受故宫开发文创产品赚得盆满钵满的刺激,中国不少博物馆也开始大打文创牌。

百家号“砍柴网”的一篇文章指出,近些年来,多方扶持下,地方性博物馆的文创产业也得到不同程度的发展。据统计,苏州博物馆在2017年文创产品销售额达到140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几乎每年都有40%到50%的增幅;上海全市博物馆开发的文创产品总数超过 1.2 万种,2017 年新开发文创产品 1085 种,文创产品年销售额 4921.84 万元。其中,仅上海博物馆就实现了 3862 万元销售额。敦煌去年文创产品销售额也达到1700万元以上。

目前来看,故宫、苏博、上博等都已经在文创产品开发中尝到甜头,但对于整个中国博物馆文创产业而言,大多数博物馆仍处在摸索前进的阶段。

根据北京《艺术市场》杂志报道,截至2016年12月,中国4526家博物馆中,被国家有关机构认定具有文创产品开发能力和产业规模的有2256家。其中实现盈利的只有18家,占比不足1%。文创产品也多为钥匙扣、书签、抱枕等纪念性产品,开发层次较浅。而它们面临的问题也集中在资金不足、创意趋同、人才缺失等方面。

例如,五毛钱的创意还抄来抄去。“朕知道了”火了,各种跟风流行语纸胶带都出来了,什么“土豪我们做个朋友吧”“带着微博去旅行”,看起来让人毫无购买的欲望,“让你把掏出来的钱包硬生生塞回去了”。有网民就曾在网上吐槽称,某博物馆文创里一个标价2500元的茶壶,造型实在不匹配它的价格。“我们游客的钱也是一分一分挣来的,要想挣我们的钱,先把产品做好再说吧。”

在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的记忆中,过去的纪念品基本都是复制,“一厢情愿地把我们认为很好的东西复制以后摆在那,也没什么人买”。而如今,这些复制品仍然占纪念品的大部分。

很多博物馆文创除了明信片笔记本 T 恤帆布包,就没什么新东西了。就像手绘风景明信片每个城市都有一套,买回来就后悔,没多好看也用不着,这些千篇一律的纪念品降低了顾客的购买热情。

另据北京《新京报》报道,“其实现在中国的博物馆文创都做得还不错,一些博物馆在产品层面做得还不错,只是影响力或者营销做得不到位。”保利文化集团保利文创设计部负责人李家恩表示。

他举了两个具体的例子,如甘肃省博物馆推出的东方密语系列文创胶带,以单品突破,走少而精路线;上海博物馆根据特展做的系列文创产品开发也很有特色,与迪士尼米奇90周年携手的跨界文创合作同样颇受关注。他总结说,“当然,中国其他博物馆文创跟故宫比,路还很长”。

尴尬遇冷或是博物馆文创产业起步阶段的常态,即使有政策层面的支持。2016年5月,中国文化部等部门发布了《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2016年11月,国家文物局选出92家单位入选全国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试点单位,鼓励试点单位探索通过博物馆知识产权作价入股等方式投资设立企业,从事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经营。

但不少博物馆从业者反映,上述政策难以落实。“政策出台后,很多博物馆都去申请资金支持,大部分只是申请到一笔钱,继续有所突破的很少。”一位博物馆文创从业者表示。难以落实的根源在于博物馆工作人员属于事业单位编制,员工创业从事文创与事业单位人员管理政策冲突。

中国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科技处副处长吴寒曾在2017年9月国家文物局主办的一次文创产品主题培训班上表示,当前文创开发的工作还存在产品单一、同质化程度高、发展不均衡、不同地区不同馆不同渠道销售差距较大、缺少复合型人才等问题。

试水众筹、互联网+

面对博物馆跨界做生意中存在的各种问题,各家博物馆也在不断尝试寻找解决之法。

一些地方博物馆亦在思考突围之道,突出地方特色成为不少地方博物馆的共识。2018年12月初举行的一次江苏地区博物馆论坛上,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提出江南地区博物馆首要是提炼江南传统文化中的好内容,再将内容做成文化产品,“江南才是我们的根本”。

中国大部分博物馆的资金来源于政府拨款,随着一部分博物馆取消门票收入,资金来源便更加紧张,而文创产品研发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故宫博物院经营管理处副处长刘松林曾透露称,故宫每款产品平均开发时间是8个月,每款产品的研发投入都在二三十万元,故宫一年的文创产品研发成本是一两个亿。

面对如此“天文数字”,大多数博物馆只能望而却步。不过,随着互联网共享经济的火热,众筹成了文创产业新的出路。

去年,苏博在淘宝上首次使用众筹的开发方式,研发出一款造型别致的木制置物座。今年,故宫也多次推出众筹项目。其中,《上新了·故宫》联动设计师推出的睡衣在淘宝众筹,上线24天,认筹达成率16767%,筹得864万元;“珍熹系列”高端饰品,众筹上线10天达成率2529%,金额126万元等。

面对人才缺失和创意趋同两大难题,中国国家博物馆和故宫先后试水了“互联网+博物馆”的模式。

2016年,国家博物馆与阿里巴巴集团打造“文创中国”IP 线上平台,并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签约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启动“文创中国”中国大区运营等项目。该平台向全中国文博单位开放,由文博机构提供馆藏藏品 IP 授权,由国家博物馆牵头将资源推介给海内外优秀设计师,然后将设计方案与有实力的投资者对接,生产出优质的产品在“文创中国”的平台上销售,各机构获得分成,这样就帮很多博物馆解决了设计、投资、生产、销售、推广等问题。

目前,这些尝试还都处在探索的阶段。《2017中国授权行业年度白皮书》显示,在中国IP授权市场上,博物馆授权只占2%,博物馆文化产业生态圈还是一片巨大的蓝海。不过,业内针对发展痛点的积极探索必将持续推动行业向好发展,博物馆文创产业也将迎来更多博物馆的涌入和新的突破。

其实,博物馆如何开发IP,国际同行的做法或许可以借鉴。大英博物馆的IP授权要简单许多,他们在中国的运营公司名叫品源文华,品源文华原先是一家市场营销策划、咨询公司,变更后开始推出零售业务。博物馆运营是它主营业务之一,由它自己的设计团队进行IP开发和产品变现。大英博物馆于2018年7月在天猫开设旗舰店,推出木乃伊冰箱贴、神秘祭司水杯、神奈川冲浪里团扇……吸引了大批“粉丝”。随后不久,大英博物馆与其合作伙伴天猫、阿里鱼在位于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召开了一场发布会,同时进行了网络直播。这次尝试取得了巨大成功。直播后的一个星期,博物馆的线上访问量达到1700万,而2017年一整年大英博物馆的访问量仅为1200万。而后一个月的营业额达到了100万美元。大英博物馆的商业负责人罗德里克·布坎南感叹道,“这简直不可思议”!(完)

编辑:慕华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