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跨年演讲引质疑和批评 “演讲双雄”崩塌?
——
2019-01-10 23:45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慕华

A08011310

2018年12月31日晚,罗振宇在深圳“春茧”体育馆举行“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
(图片来源:罗振宇新浪微博)

A08011312

2018年12月30日晚,吴晓波“预见2019年终秀”在珠海举行。图为吴晓波。
图片来源:吴晓波新浪微博

侨报网综合报道】火爆了两三年后,知识付费在今年似乎迎来拐点。其中最明显的一个标志是,与前几年跨年演讲后一边倒的喝彩不同,今年,“逻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和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跨年演讲后听到了骂声。两人的演讲还被网民挑出了不少常识错误。罗振宇甚至还被嘲讽:“年轻人听罗振宇,与老年人买权健,本质上没什么不同。”

贩卖焦虑的奸商?

今年跨年夜最火的演讲无疑是属于吴晓波和罗振宇,但在引起巨大刷屏效应的同时,“演讲双雄”的人设开始崩塌。

综合微信公号“刘胜军微财经”、百度百家“善缘街0号”报道,2018年12月30日晚,吴晓波“预见2019年终秀”在珠海横琴举行。紧接着,2018年12月31日晚,在深圳“春茧”体育馆,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举行。此次“2019年终秀”,吴晓波重点讲了“国运”这种宏大的概念,他说,“有一个怎样的国家,就有一个怎样的人民,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国家。”在“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中,罗振宇精准抓住互联网时代下人们的焦虑与不安,重点阐述了他自己定义的一个词:小趋势。

与之前两年的跨年演讲一样,今年两人的演讲现场同样火爆。不过不同的是,在跨年演讲前后,外界对罗振宇和吴晓波这两位跨年“演讲双雄”的质疑和批评声渐渐多了起来。被吴晓波拉去站台的作家许知远略带调侃地说:“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在现场,这是我人生最接近成功学的一次。其实我也没想到我会到这里来。关键是,这么寒冷的天气还要假装非常有热情。”

除了站台的作家之外,自媒体人也开始发现吴罗演讲中的“漏洞”,并开始调侃和批评。一些激进的自媒体称,吴晓波和罗振宇就是贩卖焦虑的奸商。

腾讯《大家》专栏发布媒体人孙旭阳的一篇《年轻人迷信知识付费=老年人买权健?》则指出:以激发群体恐慌感吸引流量,以满足安全感和尊贵感促成交易,知识付费的商业模式跟权健做保健品大体一致。这种类比或许过于刻薄也欠妥当。

百家号“托式派对”的分析则相对客观:罗振宇和他的“得到”,还有一年一度的“时间的朋友”,其实是在卖三样东西:秀谈资的散装零售知识、掌握某种人生进阶技能或方法的捷径,还有“相信未来”的安全感和确定感。这三样东西,一个是素材,一个是工具,一个是意识形态。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适合在一个人自我感觉处在人生“上升期”通道的时候,推销给他们。

但到了2018年下半年,好像一切都变了。那些跟着罗振宇一块想跟时间称兄道弟的人们,发现时间除了把他们变老之外,也没帮过他们什么。工作机会变少了,薪水不增加了,上升的职位冻结了,公司解散了,VC们不再给钱了,“成功”无望了,身边的人都说能“活下去”就谢天谢地了。于是,他们就觉得自己没未来了。

怪谁?怪老板、怪同行、怪世道,捎带手怪一下自己,当然,也得怪罗振宇。是你告诉我们要相信未来的,是你告诉我们这些知识点有用的,是你推销给我们这些说话、办事、做生意、管理和宫斗技能的。现在,未来不知道在哪儿,知识点没处可用,技能没半点疗效,我们不怪你怪谁?而对此,罗振宇的反驳是“减不了肥,赖卖健身卡的”。

另据百家号“ZAKER新闻”报道,针对网络上对今年罗吴二人跨年演讲出现的批评声和质疑声,近日,吴晓波回应称:“骂罗振宇的人都没看过他的跨年演讲,骂我的人估计也没看过我的跨年演讲。最有资格骂我的人,是现场的 4000 名听众。”他说,很感谢那些客观指出问题的读者,会认真回复。但是对于单纯的谩骂,他看都不会看。

值得一提的是,近两年跨年演讲让罗吴二人尤其是罗振宇赚得盆满钵满。2016年,罗振宇在北京水立方开始了第一次跨年演讲。一张二十年演讲联票4万元(人民币,下同),很快销售达到一空,销售额加转播专利,售出近1亿元。2017年12月31日,罗振宇在深圳举行《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各大卫视纷纷转播,一时成为超级热点。当年营销额加赞助费亦超过1亿元。

“知识商人”的硬伤

商学院讲述颠覆式创新时,有一个词叫“跨界打劫”。以往,经济学家是最牛的,动辄就跨界评论从房地产到教育医疗。如今,经济学家也被“跨界打劫”了,“劫匪”是以吴晓波、罗振宇为代表的“知识商人”。岁末年初,“粉丝”们不再期待经济学家指引未来,而是眼巴巴地等待“知识商人”为自己“开脑洞”。殊不知,“知识商人”的演讲也是漏洞百出。

作为跨年知识演讲大咖(主要内容多以经济为主),吴晓波和罗振宇都不是经济学家科班出身。两人都毕业于新闻系,都做过媒体人、主持人。与罗振宇相比,吴晓波至少还写过《大败局》、《激荡三十年》等财经作品。

他们当然很聪明,也很勤奋。但聪明勤奋不能代替专业,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如此。自媒体“叁里河”评论说:罗振宇就强在用新瓶装旧酒,造新词,用陌生语言生机勃勃的表现张力让你折服。比如“小趋势是影响趋势的趋势,带来改变的改变”,“长期主义的人生算法”。

自媒体“经济学家圈”挖掘了“知识商人”们在跨年演讲中的的一些“小错误”。

吴晓波在演讲中称,2017 年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大幅减税,让美国 2018 年成为近 30 年来经济增长最好的年份。

然而,事实却是,30 年前是老布什,美国 GDP 增幅是 4.2% ,20 年前是克林顿执政,1998 年美国 GDP 是 4.45% 的增长。按照季度环比指标看,特朗普2018 年也比不过 2014 年9月奥巴马的业绩啊!

相比吴晓波,“鸡汤大师”罗振宇在今年跨年演讲的PPT中自称引用股神巴菲特的一句“没有一个人可以靠做空自己的祖国成功”引起了众怒。

巴菲特最接近这句话的英文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在过去 238 年中,有谁是通过押注美国衰落而成功的?(who has ever benefited during the past 238 years by betting against America?)

罗振宇的引用不仅仅是翻译不准确的问题,而是严重的“作风和路线问题”。有评论人士指出:这是一个事实判断。在巴菲特的语境中,他是为了陈述事实的同时,帮助投资者确立定力和信心。可是到了罗振宇这里,变成了价值判断。

杜撰或者篡改名人名言以增强自己言论的说服力,是一种古已有之的恶趣味。

演讲背后的“不可说”

“商人重利轻别离”。知识商人当然不是为了情怀,市场经济谈钱并不庸俗,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是千年古训。2018 年投资者最为痛心疾首的莫过于 P2P接二连三地爆雷了,无数人的血汗钱一夜之间消失。

百家号“善缘街0号”刊文指出,吴晓波、罗振宇跨年演讲“双雄”,在他们长达几个小时的演讲中,都闭口不谈影响成千上百万人的P2P平台爆雷事件,在某种程度上似乎达成了不可说的默契。有意思的是,吴晓波、罗振宇都为同一家爆雷的P2P平台贝米钱包“站台”。

在今年跨年演讲举行之前,一篇《5.4万人被“罗振宇们”推进P2P深渊的165天》的文章刷屏了,爆出罗振宇在《逻辑思维》推荐的P2P理财平台“贝米钱包”爆雷,未兑付本金达40.9亿元。

罗振宇曾在节目中亲自为其背书,并表示自己已投入了不少资金。他的推荐,给众多“粉丝”带来了灾难。据了解,贝米钱包一案是2018年上海市徐汇区涉案金额最大、涉及投资受损人人数最多的案件。

罗振宇在他的跨年演讲中说“以前变化是生活的一部分,现在变化成了生活本身”,而对在贝米钱包理财受难的罗振宇“粉丝”来说,这个“变化”让他们从岁月静好变成了岁月艰难。

无独有偶,吴晓波也为贝米钱包站过台。2016年他与贝米钱包合作推出了“2016贺年版吴酒套装”。

对此,自媒体“刘胜军微财经”指出,吴晓波罗振宇代言P2P,看似偶然,其实是缺乏“敬畏之心”的必然。

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一位大咖因此而中招——经济学家郎咸平多次因为代言 P2P 被愤怒的“中国大妈”围困。

当年,郎咸平比今日吴晓波罗振宇风头更健,被誉为“郎旋风”。实事求是地讲,早年的郎咸平在学术研究上颇有造诣,在华人经济学家中颇具影响力。他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日囧境的:违背学者的基本底线,一味迎合群众心理需求,煽动性地传播各种惊人的预测和观点,语不惊人死不休,四处开炮,把煽动和忽悠当作核心竞争力。这一策略一度颇为奏效,但他忘了,林肯说过: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

以赚钱为出发点。演讲赚钱本身也是市场经济,无可厚非。但是不断抬高身价、唯利是图,就是给自己挖坑。

链接:多面罗振宇  奋斗者or奸商?

1973年,罗振宇出生在一个三线城市,安徽芜湖。他的父母,因为“出身”不好,前半生过得“非常灰暗”。他的母亲,在这个家中独子离家上大学的时候,对他说:只要你离开这个地方,过你自己的人生,我们母子从此不再见面都可以。

罗振宇回忆那童年和少年的时期,就像“上帝给你扔到一个狗洞里。你就爬吧,远方有一个出口,那个地儿叫高考,其他没有任何光亮。爬出去就当人,爬不出去就做狗。”1993年,罗振宇考取了中国传媒大学的研究生。他第一次来到北京,夜里拉着行李箱走过天桥时,看着旁边大楼的灯光,“充满绝望。”毕业后进入大陆央视,他卖命工作。后来央视组建《中国房地产报告》问他愿不愿意加入,他提出要求:进去就得当主编。一年后,罗振宇成了制片人。数年后,他离开了央视。对于离开的原因,他后来坦承,“当时我把领导给得罪了”。

2012年,带着5万元(人民币,下同)买来的设备,罗振宇和一个摄影师,在北京中关村普天大厦里的一家咖啡馆里,录制第一期“罗辑思维”,《向死而生》,由此一发不可收拾。

2013 年 8 月 9 日,“罗辑思维”推出“史上最无理”的付费会员制,分200元、1200 元两档会员价。随后,5000 个亲情会员、500 个铁杆会员 6 小时售罄,罗辑思维瞬间集资160万元,成功获得第一桶金。

后来,社群结束了,有人质疑他是不是骗子。面对这个,罗振宇显得有些难以置信,他说:“我是个乞丐诶!你打赏给我钱,还要我给你提供服务!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2013年还有一件事。罗振宇屡次在节目以及其它场合提到,“不要被存量绑架。”他用自己举例子,说自己卖掉了北京的房子和车子。但在2017年初,罗振宇在一场演讲中又说,当时自己确实卖掉了房子,“但后半句我没有说,我到香港买了腾讯的股票,实际上,比北京房价涨得好,然后,在这一轮房价上涨之前,我又把北京的房子买回来了。”

提及此事,罗振宇说道:我当时一直在说(买股票),只不过没有公开说而已......我就算没有这些,我先卖了,然后我改主意了,买了,不行吗?这不是公民的权利吗?2017年大年初一,在一场罗振宇叮嘱“内容不要外传”的演讲中谈到,U盘化生存、社群经济和内容电商都已经被他总结为了自己给业内挖的三个坑,而他如今已经逃离了它们,留下那些被他带下坑还在挣扎的人。

当天“罗辑思维”后台就有人留言了:“罗振宇,听了你节目以后特别有感触,我已辞掉公务员的工作了,然后你告诉我,我当个什么U盘去。”

后来有自媒体人秋叶评价道:你把自己的思考能力都建立在别人的判断上,那你迟早要被人骗一次的。至于他叫罗振宇,还是叫王振宇,那不重要。(完)

编辑:慕华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