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创业2018:最坏和最好的时代
——
2018-12-23 22:17 来源:侨报网 作者:王伶羽 编辑:高三

【侨报记者王伶羽报道】晚上8点,夜幕降临,在中关村吉野家上班的李萍终于能看到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全貌,她停下来了拍了几段视频给家里还在读书的女儿看,“白天乌泱泱一片全是人,”她特意凑上前指了指面前的为了维护人群秩序而建立的防护栏,“比坐地铁还麻烦。”

在过去的十多天里,上千名ofo的用户聚集这里,从一楼到五楼,他们的目标很明确要求ofo退还押金——99元或199元。从“几十亿身家正在抛弃你的同龄人”,到“欠你99元的被执行人”,ofo乘风而起,又从风口跌落,只用了两三年。

ofo成为了2018创业死亡名单之首,似乎确凿了草根创业黄金期已过去的说法。在被视为创业者初期港湾的车库咖啡,张京(化名)永远穿着西装,等待投资人的出现,他手写的招募书贴在”招聘墙”上已有三个月,现在却变成了项目转让书,“一万我就卖,然后回老家老老实实上班去。”

而在另一个创业风水宝地——望京,新氧CEO金星向《侨报》记者表达了他乐观的态度,“未来创业门槛越来越高,但对于企业来讲反而是一件好事。”

ofo的溃败

无论是理想国际大厦还是互联网金融中心,都被视为中关村的风水宝地。前者诞生出新浪百度,是风投们的焦点。后者,也诞生了量化派这样的新经济代表企业。

去年2月份,在创始人戴威带领下,ofo搬到了理想国际大厦,那正是小黄车最风光的时候。也是共享单车最受关注的时期。

在资本加持和舆论推动下,一度被淘汰的自行车,被视为“新四大发明”,它们以五颜六色的新面孔穿梭在大街小巷,甚至成为年轻人眼里的时髦潮流。一度走红海外。

刚刚完成了5个亿美元融资的小黄车,成为当时资本市场最火爆的独角兽。其后面站着金沙江、滴滴、小米等众多的资,,而且还有阿里巴巴也紧随其后。

但到了2018年,人们一边抱怨自己所生活的城市被共享单车围堵,一边发现网上流传着大量所谓的“共享单车坟场”的图片。

共享单车的供应商们,包括上海凤凰、信隆健康、中路股份在内的上市公司业绩出现明显下滑,直接原因就是共享单车订单量的下降。小鸣单车在经历了肆意扩张,押金难退,控制人失联等阶段后最终走向破产,成为了首个共享单车破产品牌。

从2017年底就陷入了资金断裂传闻的ofo在今年11月贴出的通知显示:“ofo与理想国际大厦的办公室租约已近终期。根据现阶段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和综合成本核算,ofo小黄车的办公地址将更新为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

不久之后,戴威便在公司前台大厅对所有员工表示,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拿到了新投资?还是会被收购?他并没有给出具体答案。

自从10月突然卸任公司法定代表、将位子交给原供应链负责人以来,戴威一直在四处寻找破产以外的任何救命方案。

但外界并没有给他太多时间周转。

“我们是来要钱的!”

12月17日一大早,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工作人员发现不断有陌生面孔询问“ofo在几层?”他们中的一些人看到新闻里说,到总部来申请退押金,现场就可以拿到。

但事实上,记者了解到在ofo总部排队也并不能直接拿到退款,工作人员承诺在0-3个工作日内将押金退至支付宝账号。

问题在于,此时的ofo有这么多钱用来退押金吗?这是很多人的疑问。

据中国媒体报道,一份约半年前ofo的负债表显示,彼时,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包括用户押金36.50亿元(人民币,下同)。

小鸣单车宣布破产后,公司账户上仅剩35万多元,被11万名用户以拖欠2000余万元押金为由告上法庭,还拖欠员工和供应商欠款3540多万元。

直到夜幕降临,焦虑的人们才散去。不远处的微软大厦依旧灯火辉煌。

图为中关村创业大街,依旧灯火辉煌。(侨报记者王伶羽 摄)

图为车库咖啡,这里被称为创业者的朝圣地,即使是周六晚上,也有人聚集在这里,最热门的话题是区块链。(侨报记者王伶羽 摄)

图为贴在车库咖啡的招聘墙,上面贴了很多手写或打印的文件,内容包括招募合伙人或者转让项目。(侨报记者王伶羽 摄)

低谷求生

只要你在车库咖啡呆上一段时间,大致就能明白最近的创业热点是什么。即使是在周六,前来喝咖啡的人也都带着电脑,几个人聚在一起,大声讨论着区块链、比特币。

张京大概是个异类,他没带电脑,也不和人讨论,只是在角落里玩手机或者发呆。他看上去头发很油,自称没时间整理自己,几乎每天都呆在咖啡馆里。

如同等待戈多,张京希望等到自己的投资人。他需要钱。

在资本寒冬中,这是所有创业者的困局。

36氪的调查显示,2018年,创业者面临的大部分问题几乎都可以归结为三个字——钱没了。19.61%的创业者在担心“后续融资跟不上,撑不过寒冬”,而15.69%的创业者已经“账上快没钱了”。

张京属于后者。他的项目是一个类似于豆瓣同城的交友网站,原本还有一个能够提供资金的合伙人,但对方今年突然选择退出,只剩下张京一人四处找风投。

一次,一位风投看过他精心制作的项目说明书等一系列材料后,只摇了摇头,“没新意,也没商业价值,你还是找个靠谱的运营先帮你看看吧,要不然直接卖了吧。”

三个月后,在借光花呗、微粒贷的钱后,张京手里只剩下几千块钱了。他被房东赶了出来,不得不整天呆在车库咖啡馆里,此时的戈多更像是救命稻草。

“1万我都卖,以前还想着怎么也得麦4、5万的,但现在觉得这个项目快烂在我手里了,必须得转让出去。”张京对记者说。

咖啡馆的一面墙上贴满了纸张,内容大多是招募合伙人,或者寻求项目新商机。张京每天都去看,也试着联系过几个人,发现那些说要去美国敲钟上市或者扩大规模的后来都无声无息,或者直接换了新的项目。

透过不断增加名字的创业死亡名单,有人更加绝望,有人却认为这可能是新时代的来临。

作为医美产业的独角兽新氧科技公司这一年好消息不断,通财经APP获悉,中国医美社交网络新氧科技正计划于2019年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其估值可能达到20亿至30亿美元。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正在与银行讨论计划发行股票的事宜。

新氧成立于2013年,用户通过它的APP和网站分享和评价他们的整容手术,并选择整容外科医生预约手术。

该公司9月发表声明,称其APP和网站在2017年共计接待了1.14亿访客,且公司在过去9个月中筹集了约1.6亿美元资金。还有消息称,该公司正计划于2019年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其估值可能达到20亿至30亿美元。

当记者就“创业黄金时代是否结束”采访新氧CEO金星时,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表示未来创业门槛会越来越高,但这对于企业可能是一件好事情。

“在市场融资非常容易的时候,不管是好的公司还是坏的公司都比较容易融到钱,市场严峻,对好的企业来讲是好事。”

他认为自己所处的行业较为特殊,“专业要求比较高,所以很少有快公司,都是慢公司, 不急不躁把专业性打牢,跟着整个行业一起成长。”

下一个时代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也是中关村作为中国第一家国家高新区成立30周年。从八十年代第一批科技人员出来创业,到现在的“一区十六园”,中关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中国资本、人才和创新企业最密集的区域。

2009年,小米创始人雷军40岁生日那天和朋友喝酒感慨,“人是不能推着石头往山上走的,这样会很累,而且会被山上随时滚落的石头给打下去。要做的是,先爬到山顶,随便踢块石头下去。”

后来,他在微博上将这句话总结为“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这句话演变成著名的风口理论后被创业者奉为圭臬,也被用来形容2013-2017这几年中国的创业盛况。

2017年,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独角兽榜单显示,中国独角兽企业共164家,中关村园区占了70家。但只有创业者自己知道,淘汰速度有多快。

对这里了如指掌的张京认为,不得不承认的是,大众创业的浪潮已经过去了。

整个大环境是因P2P、长租公寓接连爆雷等原因……融资变得艰难,风口转瞬即逝,投资狂潮造就的创业公司高估值,没有获得二级市场的广泛认可,估值倒挂的现象直接导致大量公司因融资问题难以为继。

同时,创业内部的环境也发生了巨大改变。这对于创业者的心态有更高的要求。“过去几十年,尤其是电子商务的创新对于整个大社会的影响还是蛮大的,无论是整体社会心智,还是从业环境都已经发生变化,这里面包含雷军和格力董明珠的十亿赌约是个典型的信号。”一位创业领域的专家对记者这样说道。

他认为,结合美股、港股教育板块的表现,在线教育、在线医疗等领域都值得持续关注。

2019年,或许会是更加严寒的冬天,又或许会迎来生机。(完)

编辑:高三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