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改革开放40年:从书信到微信 天涯变咫尺
——
2018-12-12 18:55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司马琦

侨报网综合讯】“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曾几何时,很多中国人把对亲朋好友的思念寄托在一枚小小的邮票上,然而,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亲朋好友间随时随地可以语音、视频通话。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从书信、电报到固定电话、BP机,从移动电话鼻祖大哥大到小灵通再到智能手机,通讯工具的变化映射出了时代的变迁,体现出了人民生活的变化、社会的进步及经济的飞速发展。

QQ截图20181213102704

▲李淑章教授收到学生亲笔写给他的纸质信件。(图片来源:《内蒙古日报》)

烙时代痕迹:书信很长 车马很慢 文字很贵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曲《从前慢》记录着过往的时光,书信往来承载着那个时代的深刻记忆。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人最常用的通讯工具是信件。

综合《内蒙古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您在站台上隔着车窗叮嘱我‘继续学习写作,一定不要停下来’……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您当年的叮嘱常常回响在耳边,语重心长,令我难忘。”这是一封学生写给老师的信件,收信人是今年83岁的李淑章教授。一生致力于语文教学的李淑章教授桃李满天下,至今他还能收到学生亲笔写给他的纸质信件。在李淑章眼里,纸质信件烙有时代的痕迹,多年以后拿出来看仍然“见字如面”。

让李淑章记忆犹新的是他早年在师范学校读书时写给二姐的那封信。“我当年在新华书店看中一本《普希金诗选》,爱不释手,书价1.5元(人民币,下同),没钱买,一有时间就来到书店摘抄。可是越抄越爱,决定把它买下来。那时在山西二姐已经上班,我给她写信,请她资助我1.5元。信件寄出后我就后悔了,她哪有余钱呢!十多天后,学校传达室通知我取汇款单,二姐给我寄来3元,我当时就哭了……”

今年67岁的谢章启回忆,“那时候没有高楼大厦家门紧闭,不在家都可以由邻居代收,”信件是寻常百姓与亲友远距离情感交流的最主要工具。在最紧急的情况下,人们会到邮电局拍电报,而电报按字收费,所以力求言简意赅,用最少的字将意思表达完整。“电报是按实际字数计费,不过地址两个字是按一个字计算,发一份电报大概需要十几元,对那时来说算很贵了。”

随着电信技术的迅猛发展,传统电报业务逐步淡出百姓生活。人工接续电话进入了人们的生活。20世纪80年代,当时打电话使用的交换机由人工接续,俗称“摇把儿”,通话时间有限,杂音大、质量差,经常掉线,有时候拨长途需要等半天甚至一天的时间才能接通。

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福州。海外游子和外国客商前来投资兴业的愿望迫切,而打电话的难题又使他们望而却步。“一位法国客商看好一项投资,要给公司总部打电话确认,但两天都没能打通,很无奈地走了。”原福建省邮电管理局局长郝峰云说,这件事给了他们很大的刺激。对于众多投资者来说,一问电话,二问路,第三才是谈项目,是当时的现实问题。1982年,中国第一部万门程控交换机在福州引进,拉开了中国通信业告别“摇把儿”电话时代的序幕。

今年56岁的侯志聪将家里两部八成新的固定电话摆到了地摊上售价5元。侯志聪说,因为家人人手一部手机,这两部电话在家里已闲置多年,留着没用,扔了又可惜。回想起80年代初,他申请安装家用电话费了好大周折,四处托人找关系,等了三个月才申请下来。

sd121206

▲公共电话亭在上世纪90年代风靡大街小巷。图为上海铁通固定公共电话。(图片来源:资料图片/中新社)

sd121204

▲21世纪,各种手机亮相,智能手机快速普及城乡。图为民众从智能手机手机广告旁经过。(图片来源:中新社)

开启便捷化:BP机风行 电话入户 手机问世 

上世纪90年代,固定电话普及,遍布街头巷尾的投币、插卡电话给人们的沟通带来了极大的方便。47岁的市民赵静说,那时打公用电话,秘密全是公开的,经常见到一人在电话这边向另一人诉说衷肠,而后面排队的人几乎全部听到了。打电话的人挂了电话后,一回头发现后面的人正在笑他,脸皮薄的人常常红着脸快速逃走。

《内蒙古日报》报道,BP机和大哥大的出现,将人们带入了移动时代。赵静说,那时,国家政策允许人们进入市场做生意,BP机和“大哥大”便成了老板级人物的标配。BP机因为体积小,价格亲民,很受经商者欢迎,后来在民众和大学生中得到普及。一台大哥大售价上万元相当于现在的iPhone,入网费五六千元,还要支付价格不菲的通话费,远远超过了一般人的消费能力,一直是少数高端商人的“宠物”,犹如现在的豪车,它常常是一种“身份和实力的象征”,老板们手拿大哥大谈生意,显示的就是实力,为谈判增加筹码。

1994年,受经商潮的影响,不甘心当一辈子教书匠的赤峰人齐新停薪留职,在北京租了几个柜台,经销包头的羊毛裤和集宁的皮草。齐新回忆,那时候老板们联系业务主要靠BP机,“呼机一响,黄金万两”透露着商机。“有事Call我”成为BP机一族的口头禅。

57岁的秦志忠是乌兰察布市察右后旗锡力乡村民,20年前携家带口来到呼和浩特市打工,现在内蒙古开心人物业有限公司当保安。上过高中的秦志忠对新鲜事物很感兴趣,刚进城时,看到用寻呼机的人们特别羡慕。2002年,秦志忠用省吃俭用攒下的730元买了一部小灵通,高兴得不得了,每天挂在脖子上,虽然工作不稳定,秦志忠仍然觉得自己像个城里人。

“我家差不多是在93年左右安装的电话,算是当地安装比较早的,那时候安装一部固定电话要三千多块钱,算是很贵的了,因为当时人们的工资差不多才200元。”有用户回忆。

同一时期,街头还多了一些可以用IC卡拨打电话的公共电话亭,成了一道风景线。

零距离沟通:QQ爆发 WIFI普及 微信全民化

1994年4月20日,中国一根64K带宽的国际专线接通,这标志这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开启,通信方式也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新网报道,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曾表示,国际专线接通这些年,中国互联网实现了“蛙跳式”发展,使某些行业从最落后一下子变成最前沿,这个前沿就包括通信行业。

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腾讯QQ了,1999年2月被开发出来的QQ在2000年后爆发,至2002年,用户数超过千万。

“那时候网吧开始风靡大街小巷,网上应用还特别少,很多人来网吧不是打红警,就是聊QQ。”有用户表示。

“为了推广QQ,前期我甚至假装女孩子和别人聊QQ。”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这样回忆这段时光。

进入21世纪,各种手机频频亮相,智能型手机快速普及城乡。

“2007年,我当时在上大学,手机和笔记本、MP3算大学生‘三大件’,我们班级大部分学生都有了,班级有什么事,直接短信或QQ通知。”有用户回忆。

手机用户数在这几年突飞猛进,中国工信部数据显示,2009年底,中国移动电话用户数达到7.47亿户。因为手机话费贵,很多的人选择发短信联系。“2008年,我交了女朋友,1个月发出去1000多条短信,手机内存放不这么多,删除短信时左思右想,保留下来的都是甜蜜,没事还会翻看。”有用户回忆。

此后,2009年1月7日,工信部下发3G牌照,2013年12月4日下发4G牌照,移动互联网通信霸主地位建立。

最典型的移动互联网通信应用就是微信,2010年,微信立项,曾主管QQ邮箱的张小龙负责,2年后,微信用户达到2亿。最新数据显示,微信全球月使用活跃用户数已突破10亿。

谢章启说:“我朋友多,微信群也多,现在要是不会玩这些,都会被我那群老同学‘嘲笑’。”在谢章启的微信上有家人、同学、社区、同事、朋友等多个群,活跃度很高。“我现在没事就在手机上看新闻、网上购物,家里大部分的生活用品都是我在网上买的,快递会直接送到家里来,很方便。”

谢章启说,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不仅农村通光纤、户户有4G信号、出门就有WIFI,还能视频通话,大家享受的零距离智慧生活。是40年前那个趴在农家书桌上写家书的年轻人无法想象的。

从书信到微信,从BP机到手机互联网。日新月异的通信技术,功能不断拓展的通讯方式,不仅带来了诸多便利,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更多亲情和幸福感。随着5G技术的研发和发展下,通讯技术的发展将会再次改变人们生活方式。

数据盘点:从每百人0.38部电话到全球网民最多的国家

“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信息化是现代化的总引擎,是中国崛起的关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过去40年中国GDP发展突飞猛进,1978年,中国GDP总值为3679亿元(人民币,下同),在全球排名第10。2017年,中国GDP总值达827122亿元,全球排名第二。40年间中国GDP总值增长224倍。这其中,信息通信业的发展功不可没。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1978年,中国邮电业务总量为11.65亿元,电话普及率仅为0.38部/百人;2017年,中国电信业务总量达到27557亿元,其间增长了2365倍,移动电话普及率达到102.5部/百人。

据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8.02亿,手机网民规模达7.88亿。中国不仅建成世界最大的邮政网络,也是全球网民和手机用户最多的国家。

网民规模的激增促进移动支付、网络娱乐及共享经济蓬勃发展,冲击传统消费模式。当前,中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报告显示,2017年规模达到27.2亿元,占全国GDP总量的比重高达32.9%。从1994年,中国以互联网行业发展为开端,短短二十多年时间,中国数字经济不仅在规模上实现飞跃式发展,创新模式也由模仿创新向自主创新蜕变。

日常社交网络化 都市人真情实感难表露

“如果还有人愿意从东城跑到西城,和你吃一顿不谈事儿的饭,就可以说是生死之交了。”去年夏天刷爆朋友圈的文章《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中,曾这样描绘大都市里的人际交往。

综合《工人日报》、中新网报道,你有多久没和朋友坐在一起,吃一顿气定神闲又不谈事儿的饭了?在通讯社交网络平台高度发达的今天,这个问题却变得难以回答。

40年前,人们或许不会想到,日趋便捷的通讯或许成为了人们交往的阻力。

31岁的李梦婷已经想不起上一次大规模的同学聚会是何年何月。大学毕业9年,李梦婷已经是一个3岁孩子的母亲,在一家私企做着财务工作。大学刚毕业时,她和要好的3个室友约定,每年至少聚会三次。但是,只有毕业的第一年她们做到了。此后,大家开始各自忙于家庭和事业,这种聚会慢慢变成了一年两次,一年一次……如今,距离上一次聚会已过了快两年。

今年27岁的网络工程师江一飞一天都可以“不和别人说话”,不只是没有时间,也是因为没有必要。他每天晚饭都是吃外卖,上网点击,坐等上门,一句话也不用说。“7时下班,不吃饭饿着挤地铁很难受,到家快9时才能吃上。”

在北京一家外贸合资公司工作的陈晓睿也是如此,她在网上买几乎所有的生活用品,从包包、化妆品,衣服鞋子甚至食品,久而久之,“连商场都懒得去。”到了新房装修时,装修材料要到实体店去买,“一张嘴,感觉不会砍价了,因为过去都是打字交流。”陈晓睿经常发现,一天内,除家人同事,跟自己沟通最多的是外卖和快递小哥。

同样的交流困境,冯悦也发现了。一两年前,常有同学张罗着拉群,一群同学被找到,大家叽叽喳喳聊得挺热闹,但之后群就渐渐消停,聊天的仅限于固定的几个人。“如果不见面,网上能聊的话题,其实就那些,你看不到真人表情,并不知道别人对这个话题的反应。”

社交网站的确极大地便捷了人们间的信息传递和人际互动,但终究替代不了现实交流。大量职场人对于日趋网络化的社交,也显示了诸多不满。财会胡先生表示:“如果成天都活在社交网络上,那我们的社会交际功能,一定会逐步退化。

《北京晨报》刊文表示,人和人之间那种面对面交流的愉悦感和真实感,是再如何先进的社交网络,都不能相媲美的。想要交到真正的朋友,必须走出门去,而不是一天到晚呆在网上。”(完)

编辑:司马琦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