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由老布什逝世想开去
——
2018-12-10 11:52 来源:侨报网 作者:蒋 勤 编辑:苏晚

老布什去世后,一系列悼念活动展开。继首都华盛顿为他举行国葬,德州也以隆重的仪式迎接他灵柩的归来及举行葬礼。今天我正好没课,从早上起床到现在,电视直播就没有停过。

unnamed

老布什在德州尤其休斯敦生活了很长时间,因此大家就当他休斯敦人。昨天傍晚他的灵柩运抵圣马丁公会教堂,特意停灵一个通宵,让休斯敦人民前往致哀。我本来有心想去却未能成行。之前网上都查好了,说是民众需开往几英里之外的第二浸信会教堂,停车之后在那里通过安检,然后排队一批批登上巴士,再前往圣马丁教堂瞻仰致敬。

因为老布什向来对人亲厚有礼,自发前往悼念的休斯敦人民排成长长的队伍,夜晚的冷风中耐心等待几小时才能坐上大巴。电视转播都呼吁大家错开时间,说第二浸信会教堂的停车场都已停满,务必要等头几批已经出发去 圣马丁公会教堂的民众结束瞻仰后,坐大巴回来开走自己的小车,才能空出车位容纳新来的人们。

今天早上电视先直播了在教堂举行的葬礼,然后车队一路开往休斯敦北面的火车站,沿路都是相送的休斯敦人民。到火车站之后又有简短仪式,老布什的灵柩被送入一节有着两边透明玻璃的车箱,小布什等一众布什家族的亲人也跟着上了火车,一起坐两个多小时,前往德州农工大学的所在地,那里是老布什总统图书馆及家族墓地,他夭折的三岁女儿及一生挚爱芭芭拉已在那边等待着他。

火车一路往西北行,直播的镜头也紧紧跟随,沿线都是等待的德州人民,想着最后致意前总统。每个大些的城镇都安排了电视台的转播点,主持人访问不同民众,有表达对老布什二战英雄崇敬之情的退伍老兵,有当年刚满18岁第一次投票就投给老布什的中年妇女,也有因为小布什而知道老布什称他为美国祖父的中学生......火车一路过处,国旗飘扬汽笛声声,人们敬礼挥手,目光追随聚焦在那节透明车厢里的灵柩上。老布什丰富精彩几称完美的人生经历,有了极尽哀荣的落幕。

众所周知老布什和中国有着不解渊源,他对中华文化的喜爱也发之内心。他去世后,朋友圈不少人贴出与他的合影来悼念他。一位是我儿子的少林师傅释行浩大师,老布什携夫人去过他的武馆,也就是我儿子每周练武的地方,还有一位是我女儿的琵琶老师吴长璐音乐家,她曾为老布什表演过琵琶。在两位贴出来的合影上,老布什神采奕奕,带着翩翩的绅士风度,让人油然而生景仰之情。

说来我送孩子学少林、学琵琶,全然是受了金庸的影响。当年十几岁的我看了金庸小说,才发现中华文化好似宝藏,引人入迷值得热爱。两个孩子都是美国生美国长,可我打定主意除了教他们中文外,还要送他们一人一样中华才艺。非常幸运在休斯敦就有释行浩和吴长璐这样出色的国家级名师,这些年来儿子学少林、女儿学琵琶,算也是替我圆了我曾经的文武双全动静相宜的美梦。饮水思源,当然最要感谢的是金庸,他和老布什同岁,早去世一个月,虽然没有国葬之礼,但他留下15部巨著,广受全世界金迷的喜爱,这一生也不枉了。

今年秋天真是一个悲伤的季节,送别金庸和老布什之间,我还接连听到了另外两个噩耗,分别是中学母校的一位老师和《侨报》的谢总,都是五十多岁的英年之龄,突遭大难骤然离世,真是很难让人接受。母校的那位老师并没有教过我,但校友们都说他是一个非常热心非常优秀的好老师,他身后还有一个正在念大学的儿子。《侨报》的谢总我只在2012年去侨报总部拜访时有过一面之缘,已足够让我折服于他言谈间显露的才华和独具的亲和力,听说谢总的小儿子才几岁,更是痛惜造化弄人、命运无情。

失去父母的痛,我是有切身体会的。转眼我妈妈去世都快20年了,她一定想像不到世界变化快,大家都用上微信天涯若比邻了。还记得她离世后没几年,我爸搬了新家,老房子卖掉,老电话号码也弃之不用了。突然有一天我怀念母亲到无法克制时,心念一动想起那个旧号码,忐忑的心、颤抖的手,莫名地就拨了那号码,不知道这电话打过去是哪里、会不会有人接、那人又是谁?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真有人接,听筒那端传过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喂......”,我像做了坏事一样,立马就把电话挂了,从此再没拨过,彻底醒悟失去的就永远失去了。

近几年来人工智能越来越突飞猛进,我忍不住会突发奇想:如果让人工智能来扮演失去亲人的灵魂,那该多好。操作起来应该也不是很难,父母活着的时候,就在提供类似服务的网站上建一个账号,写日记也好、发对时局看法的文章也好、记录生活琐碎的只言片语也好,这个过程好比是输入,培养对应的人工智能程序了解自己的性格、观念、见解、知识、思想和习俗,输入越多人工智能学得越全面。这样训练人工智能到自己去世,孩子就可以登录那个网站,在虚拟空间和父母对话似的,人工智能转输出模式。这样任何时候孩子寂寞了、思亲了、有生活难题需要指引了、或者就是想倾诉,人工智能就能扮演父母的角色,言语回应,给孩子带来心理慰籍,仿佛父母并未离去。有这样的服务,那该多好啊。

没办法,我有时候就会胡思乱想。的确安慰别人节哀时,常用的说法就是TA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可是话虽然那么说,单向的思念还是很难捱的,如果能有办法创造出双向心与心之间的交流,那么死亡带来的分离之痛多少可以减缓一些。

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编辑:苏晚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