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人 > 正文
纪欣然命案多位证人出庭作证
——
2018-12-05 18:36 来源:侨报网 作者:高睿 编辑:康博斯

【侨报记者高睿12月5日洛杉矶报道】2014年发生的南加大留学生纪欣然命案最后一名被告奥丘阿(Alberto Ochoa)自从被少年法庭转到成人法庭后,5日进入陪审团庭审程序,检辩双方传唤多位证人出庭作证,其中包括纪欣然生前的室友和同学,她们从不同的侧面证实了纪欣然的遇害经过。

检察官还原案发始末

检察官麦奇尼(John McKinney)首先向陪审团简要介绍了案件始末,表示2014年7月23日半夜12点多钟,纪欣然从同学家做完实验后回到他住的地方,路上被3男2女5名西裔歹徒拦路抢劫,这5人分别是当时16岁的亚历杭德拉·谷艾瑞罗(Alejandra Guerrero)、17岁的乔纳森·德卡门(Jonathan Del Carmen)、17岁的艾尔伯托·奥丘阿(Alberto Ochoa)、18岁的安德鲁·加西娅(Andrew Garcia)。

包括被告奥丘阿在内的3名嫌犯用铝制棒球棍和扳子猛击纪欣然头部,抢走了他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和身上的现金,之后扬长而去。这几名歹徒当中案发时有的还未成年,他们不但没有为自己犯下命案赶到紧张或后怕,反而为“首战告捷”而弹冠相庆,他们要扩大战果,寻找下一个抢劫对象,于是两小时后他们驱车前往多克维乐州海滩(Dockweiler State Beach),对另一对男女实施了抢劫。

当时目击了纪欣然抢劫案的人打电话报警,警方立即派人赶到第一案发现场,但扑了个空。就在警方扩大搜索范围的时候,发生在海滩的第二起抢劫案让警方将其中的女犯加西娅当场逮捕。尽管加西娅试图撒谎掩盖罪行,但还是被经验老道的探员套出还有另外4人涉案在逃。

警方通过街边的监控录像找到了作案的深色轿车,从车牌号码警方判定这辆车上的5个人就是两小时前在第一案发现场围殴纪欣然的同一伙人。

涉嫌杀害中国留学生纪欣然的嫌犯奥丘阿(中)出现在洛杉矶县高等法院上。资料图片 邱晨摄

图片揭示命案血腥画面

检察官向陪审团展示了纪欣然离开和返回住宿地的不同视频截图,离开时纪欣然身穿白色T恤衫,背着背包,回来时他脸上流着血,染红了T恤衫,跌跌撞撞、步履蹒跚地回到寝室。急诊医生表示,即便纪欣然案发后立即送医抢救,严重的脑伤恐怕也无力回天了。

本案两名首犯谷艾瑞罗和加西娅分别被判一级谋杀罪、终身监禁不得保释;另一名被告德卡门在本案中因只负责开车,且主动认罪,于今年7月被判二级谋杀罪、15年至终身监禁;检方起诉第4名要犯奥丘阿一级谋杀罪,因为他用棒球棍对纪欣然头部重重地击打,是夺走被害者性命的关键所在。

监控录像铁证如山

被告奥丘阿个头稍矮,身体略显微胖,小平头,灰上衣系着蓝色领带,下身蓝色裤子,整个庭审过程他面无表情,仿佛在聆听别人的、和自己无关的故事。旁听席里坐着被害人父母委托的律师蔡文慧和几名南加大的华人学生。

在下午的庭审中,检方传唤了两位证人,分别是华人郭安吉拉(Angela Koh)和安东尼,两人都是负责南加大校园内外监控录像管理的工作人员。郭在证词中表示,案发后他根据警方的要求,已经把和纪欣然命案有关的5个视频监控录像交给了警方。

法庭播放了这些录像,从中看到5名歹徒追打纪欣然的部分画面。录像显示,几名歹徒把车停在纪欣然回宿舍的路边,其中4人迎上前去,用扳子和棒球棍猛击纪欣然的头部。开始的时候纪欣然并没有立刻倒下,而是带着头部的伤痛撒腿就跑,两名歹徒在后面紧追不舍,另外两人钻进轿车继续追赶纪欣然。另一个监控录像中也记录下这伙歹徒追打纪欣然的犯罪过程。

奥丘阿转到成人法庭

鉴于本案性质严重,社会影响极坏,原本由少年法庭审理的奥丘阿在庭审期间因已经到了成人年龄,被少年法庭的法官转至成人法庭审判。法官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2017年通过的57号法案规定,罪犯作案时如果还未成年,他只能被少年法庭审判。之前只有两人有权决定是否将少年犯转至成人法庭,一是检察官,二是法官,但57号法案的通过剥夺了检察官的权力,只有法官有权决定是否因罪犯到了成人年龄而转至成人法庭审判。

根据刑法规定,少年犯杀人不管情节多么严重,最高刑期不会超过罪犯的25岁年龄,也就是说,只要到了25岁,少年杀人犯必须获释。但如果转到成人法庭,尽管罪犯作案时还未成年,但只要庭审期间到了18岁,就不再受“25岁”年龄的限制,罪犯就会按照成人年龄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这就是此案被转到成人法庭的目的所在,因为此案不从重处理不足以平民愤。

室友同学回忆案发经过

检察官麦奇尼上午传唤了两名证人,一位是纪欣然的同学詹芳玥(音译:Fangyue Zhan),另一位是室友范媛媛(音译:Yuanyuan Fan)。詹芳玥作证时表示,案发前一天晚上她和纪欣然等4名同学在其中一人的家里做实验直到半夜,纪欣然顺路送她回家后自己回到宿舍,分别时詹芳玥让纪欣然到家时给她发个短信报个平安,但纪没有给她短信。有些担心的詹芳玥给纪打电话并发了短信,但都没有得到回应,结果詹芳玥在不安和焦虑中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当她骑自行车准备上学的时候,发现街上停满了警车,她向警方打听后证实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立即向警方汇报了案发前一晚她和纪欣然在一起的经过,希望能帮助警方找到一些破案线索。

室友范媛媛作证说,案发前一晚7点半,纪欣然身穿浅色T恤衫,背着背包,戴着眼镜出去,说要去同学家一起做试验。半夜12点纪欣然返回宿舍,这时她已经躺下,听到纪欣然在客厅不断咳嗽,她隔着房门问道:“你还好吧”?纪欣然回答说“没事,有点感冒而已”。就这样范媛媛睡下了,但到了凌晨3点左右,她听到街上传来叫声,但她没往心里去,继续带着耳塞听着音乐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她在客厅、走廊、纪欣然的卧室发现到处都是血迹,纪欣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连叫了几声纪欣然都没有回应,范媛媛感觉不对劲,立刻回到自己的卧室反锁房门,并拨打911报警电话。不一会救护车赶到,宣布纪欣然已经死亡,范媛媛顿时泪奔。(完)

编辑:康博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