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苦行记:行千里路,华女传“投票道”
——
2018-12-05 14:45 来源:侨报网 作者:章宁 编辑:苏晚

【侨报记者章宁12月4日洛杉矶报道】“2016年之前,我一个华人都不认识。没关系,哪里有华人餐馆,我就进去;群里邀请面都没见过的华人来家里做客……我不怕别人说我神经病,沿着东海岸,一路开车,一路劝华人出来投票”……呼吁华人投票、参政的很多,但是鲜有人、或者可能还没有人,能够做到像她这样。

她叫Grace,移民美国不到十年。2016年之前,一直生活在马里兰州的非华裔社区,不曾有机会和华人打交道,不过问政治,不了解华人在美状况。然而,一个突发事件之后,令Grace的人生轨迹发生重大改变,放弃学业、放弃职业机会,好像战国时期的说客,也好像“苦行僧”,一个人沿着东岸从南到北,又从北到南,行程数千里,和但凡能接触到的华人,说美国政治、说投票,“不管你投谁,支持谁,但是一定得投票,我觉得投票比学业、工作还重要。”

Grace与密西根州第八选区的国会众议员 Mike Bishop。(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Grace(左起1)在密西根州培训华人敲门拜票做义工。不少经历过这一过程的人都曾表示,华人开始时会觉得不好意思,不敢敲门,敲着敲着,有些还“上瘾”了。(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梁警官事件”引发思维转变

“最早因为梁警官的事情,我感觉到投票的重要性。我当时大致浏览了一遍案件的庭审记录,大约4000页,觉得梁警官有个人过失的地方,但觉得不该给他那么重的责任。纽约那边的华人说要游行,我住马里兰,表达可以做义工,翻译。”由此开始,之后发生了一系列事情,令Grace不再觉得自己仅做做翻译就足够。

2016年2月,Grace刚巧辗转联系上华人老同学不久,看到同学转来的有关“梁警官事件”的文章,“之前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看到微信文章下面的二维码都不知道是什么,我见它闪啊闪,想来想去,还是扫了,这样进入到第一个微信群:华人挺梁群。”Grace了解事件来龙去脉之后,表示愿意做义工,协助把情况翻译成中文,还请朋友帮忙把关华人翻译成的西班牙文。然而事情没有就此打住。

“后来出来个民选官员,‘煽风点火’,看到梁警官有可能要减刑,就说什么如果敢给梁警官减刑,就要关闭城市(Shut Down the City),把纽约市停水停电。我从小好打不平,谁打击我都可以不管,但为了同学和老师,我是打架都可以。当时一听到这说法,马上反应:不行!我那时还没有申请公民,工作家庭稳定,孩子在上学,从来没关心这些事儿。听到这一说法时觉得要‘管管’,就打电话去举报,等来等去,纽约政府也没做出什么行动,只是表达会‘看着他(Watching Him)’。过不久,那位民选官员又来了‘第二次’,在黑人社区讲类似的话。当时,我的脑子里特别简单地想,一个民选官员,敢于藐视司法程序,煽风点火?后来越了解的多,就越着急,脑子开了一下窍,2016是大选之年!应该从帮助民选官员开始,投票是最小的‘投资’最大的利益。”回想起来,Grace说真就两三个偶然机会,脑子就这样直接链接上了。

如今,已安家密西根州,始终全情投入投票说服、助选的Grace说,“我当时已准备读研究生,又正好有新的工作机会,但是,我觉得学业、工作,都没有投票重要!”

独行数千里,边走边说

“我谁都不认识,但是有什么关系。华人生活的地方总有华人餐馆吧,我见到华人餐馆就进去和他们说;在群里我也邀请那些从来不曾见面的华人,周末来家里做客。我不怕大家当我神经病,听得进去就听,听不进去没关系,反正我谁也不认识,没什么可怕的。”

在美国,许多呼吁华人投票的人士都曾反复强调“票库”概念,投票进入数据库,数据库是政客衡量政策向哪里倾斜的参考指数,不论投票给谁,“票库”大小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族裔的影响力。“我当年想纽约20、30万华人都不参加选举,那么多人,那么多力量,觉得这个被歧视,那个不公平,连选举都不参与?我很生气,给你权利和机会,投票可以保护利益,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做?我去做。那一年,我是全美扫街拜票多的人吧,他们叫我扫街拜票第一人。“

在觉得投票最重要之后,Grace先在佛罗里达州以惊人的毅力扫街拜票,之后,沿着东海岸由南向北一路开车,一路劝说华人们投票。最后落脚在密西根州。“2016年敲了很多户,曾累到脑子糊涂,以为到家脚下松了刹车,车冲进了车库。大选最后一天我已经生病,还是凌晨3点起来插牌子一直到傍晚6点,又去投票站打电话,因为佛州那时受飓风影响,投票站到8点关门,我忙到关门。回家后微信发的太多都爆了,用不了。不知不觉睡着,后来还是我先生打电话告诉我大选结果。”大选之后,福克斯曾经做过专门节目统计投票情况,“我发现我敲门拜票那一地段是以前投票的3倍。不知道是否和我的努力有关,无论怎样都很欣慰。”

2016之后还有2018,2020……投票是长期的。为推动华人投票热情,Grace一个人开始了一段20天的行程,先在佛罗里达转一圈,然后去迈阿密转了一圈,然后佐治亚、南卡北卡、维吉尼亚、华盛顿、马里兰,再到宾州、纽约,再到康州,再到马萨诸塞州,再到新州,之后回到马萨诸塞州,又去纽约,再去新泽西,再去宾州西部,匹兹堡,再去俄亥俄州,最后,Grace和家人在密西根州团聚,又开始了密西根州的劝说投票、助选活动。“因为那时许多人都知道我了,沿途我要经过哪里,就有人组织当地一些华人,一起开小型会议。记得当年一共约见了39拨人。”

编辑:苏晚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