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基因编辑婴儿诞生:非科技突破,而是底线的突破
——
2018-11-28 22:06 来源:侨报网 作者:章宁 编辑:康博斯

【侨报记者章宁11月28日洛杉矶报道】中国首例编辑基因双胞胎问世,国际社会哗然。并非因其技术尖端或成果惊人,而是这项科学试验本身,突破几大底线,包括操作规范、实验规范、行业规范,伦理、道德规范等。洛杉矶法律界、医学界以及科学界人士对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这一试验,从不同角度指出:违反职业操守,在美国不可能被实施。

为人类安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仅限于体细胞

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并非贺的技术突破,而是近几年出现的一种最简单、便宜、又有效的基因编辑技术,其在预防和治疗人类疾病方面具有巨大潜力。目前,大多数相关研究都是使用细胞和动物模型来理解疾病,同时科学家们努力确定这种方法是否安全,可供人类使用。不过,当使用CRISPR-Cas9等技术用于改变人类基因组时,涉及伦理问题。因此,该项技术仅限于体细胞,即卵细胞、精子细胞以外的细胞,因为这些基因编辑后,产生的变化仅影响某些组织,不会从一代传递到下一代。然而,对卵子或精子细胞或胚胎中的基因进行编辑、改变,会一代一代地传递给下去,这种做法自然面临诸多伦理、道德以及人类安全的挑战,包括是否允许使用这种技术来增强正常的人类特征(如身高或智力或战斗力等)。

由此,对生殖细胞(种系细胞)和胚胎进行基因组编辑,在许多国家目前是非法的。不过,这其中并不包括美国。

“没有人敢把一个经过编辑的基因植入人体”

在洛杉矶,几位接受采访者均使用了“不敢”这个词,而综合美国业界反响,基本表现出在美国虽然没有相关健全、完整的法律法规,但是,在行业范围内,普遍被认同的伦理是“编辑人类胚胎并植入人体”是违背职业道德的。不是做不到,而是不会有科学家这么做。即使有人想做,也会在不同层级的监管中被阻止。

“不是技术上做不到,而是没有人敢把一个经过编辑的基因植入人体。在科学领域,这是常识,就像在社会上人人知道杀人是犯罪的那样,”中国旅美科技协会前会长于浩说。“当然,就像知道杀人是犯罪行为,还有人会杀人一样,不排除有些科学家就要这么做。所以,有人用‘疯狂’等词形容贺建奎。”

“法律会有些滞后,目前在美国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没有健全、完善的法律法规。”华裔律师张军说,“不过,就目前法律总结一下,大致可概括为:从事基因编辑的科学家,不能直接和当事人、父母联系,游说他们参与试验。讲白了,如果科学家要在美国做这件事儿,中间会有很多道‘关卡’,比如律师、其他方面的顾问等。总体说来,这一做法在美国不符合职业道德、职业操守,没有人敢这样做。这一行业内应该会像我们律师一样,做出不符合职业道德的行为,会受到制裁。”

“每一个大学、每一个医院,每一个学术机构,都会有伦理委员会,就科技发展的伦理问题进行探讨,探讨、决定我们是否要做这项科研。比如我们医院虽然只有60多名员工,但是也有一个伦理委员会。类似的试验,我们行业内的伦理委员会一定不会通过,我也有些奇怪,怎么中国那边通过了,不了解。”

洛杉矶“生命试管婴儿中心”的医学博士叶练说。“伦理委员会有这样的权威可以制止不符合道德伦理的实验展开,虽然不是法律依据,但是最基本的伦理道德都不遵守,怎么可能是一个好的科学家?!大约在2009年,有一对夫妻做试管婴儿,他们已经有5-6个孩子。后来有个医生一次植入12个胚胎到体内,结果一下生出8个孩子。医生根本没有通过伦理委员会,就做了这件事,后来医生被加州吊销了执照。”

“秘密” 、“无必要治疗”,不符规范

今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院长弗朗西斯博士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特别指出,指责贺建奎的研究是“秘密”进行,以及是“令人质疑的治疗”理由。何为“秘密”研究,为什么说编辑掉(删除)CCR5艾滋病致病基因是值得质疑的治理理由?

据中国旅美科技协会前会长于浩介绍,贺建奎的做法,伦理问题只是一个方面,主要还有不符合规范、行规操作,“他非常非常不守规矩。在科技领域内,虽然是要有所保密,但是必要的整体通气,以合力推动科学向前是基本的操作规范。就是你想做什么新项目,达到什么目的,先公布,让业界探讨,要不要那么做。如果基因是1亿,人类知道的恐怕连1都到不了,有许多许多可以研究,但是我们不能随便做,尤其是拿人做试验。”

贺建奎曾经在一次学术探讨中,与在场行业专家探讨过他的一些设想,但是并未提及他已经在做的试验。到现在,与会者知道实际情况后很吃惊,对当初贺的做法非常不接受。

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的前景在于对人类重大疾病的治疗,但是,在这次使用中,为什么要删除CCR5艾滋病致病基因,也引起业界质疑,认为即便是从治疗目的讲,这也是一次没有必要的治疗。“艾滋病毒是母婴传播,在这次案例中,母亲是健康的,而父亲是可能有艾滋病毒,小孩子的染病风险不大,没有理由做这个事情。”医学博士叶练说,“况且,CCR5基因是否还有其他功能或影响,如果删除,会导致怎样的其他后果,比如感染其他疾病,我们不知道。在没有足够的科学依据和论证的情况下,以及对动物进行大量试验,就拿人来做试验,是不道德的。而更糟糕的是,改变基因图谱,可遗传。”(完)

编辑:康博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