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诞生 科学家提出质疑
——
2018-11-26 04:29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燕妮

【侨报综合编辑】《科技日报》26日消息,“一对基因经过修改的双胞胎婴儿已于11月健康诞生,基因编辑使她们将来可能具有天然抵抗艾滋病的能力。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11月26日,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了这一消息。

人类基因编辑被视为“禁区”

贺建奎介绍,基因编辑手术比起常规试管婴儿多一个步骤,即在受精卵时期,把Cas9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用5微米、约头发二十分之一细的针注射到还处于单细胞的受精卵里。他的团队采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这种技术能够精确定位并修改基因,也被称为“基因手术刀”。

这次基因手术修改的是CCR5基因,该基因是HIV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此前资料显示,在北欧人群里面有约10%的人天然存在CCR5基因缺失。拥有这种突变的人,能够关闭致病力最强的HIV病毒感染大门,使病毒无法入侵人体细胞,即能天然免疫HIV病毒。

CRISPR/Cas9技术自问世以来就因简单、高效备受瞩目,吸引全球各地科学家在医学、动植物育种、药物筛选等不同领域进行研究。但与之相伴而生的争议也从未停止过,尤其是针对人类基因编辑几乎被视为“禁区”。

业内基本共识是,无论是借助基因编辑技术改变人类胚胎或生殖细胞来达到生殖目的还是增强人类性状和能力的做法,均得不到伦理上的辩护,因为这种尝试有着不可接受的风险-收益比、漠视了胎儿开放性未来的权利,甚至背离了人类尊严。

贺建奎说:“对于少数家庭来说,基因手术是治愈遗传性疾病和预防严重疾病的新希望。”他还认为,基因技术研究和应用领域需遵循的“核心价值”,包括对真正需要的群体保持“悲悯之心”、仅仅用于严重疾病的“有所为更有所不为”、尊重孩子自主性为前提的“探索你自由”、命运不能由基因来决定的“生活需要奋斗”、“促进普惠的健康权”等5项伦理原则。

贺建奎的公开身份是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南科大官网显示,其2010年获得美国莱斯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2011年至2012年曾在斯坦福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其研究方向为基因测序技术、免疫基因组学、个体化医疗、生物信息学和系统生物学。但目前南科大尚未就此项研究作出任何表态。贺建奎的助理称,这项研究是“科学家(贺建奎)的自主探索”。

1234

贺建奎实验室研究人员在做胚胎注射。(图片来源:人民网/贺建奎实验室供图)

港大教授:对健康胚胎进行CCR5编辑是不伦理的

对于贺建奎的“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这项研究,《科技日报》提出了四点疑问:

CCR5这个靶点是不是已经公认的会感染HIV?敲除这个靶点有没有其他潜在威胁?会导致其他疾病?

如何能够证明这对双胞胎婴儿能够天然抵抗艾滋病?因为也不可能现在就让婴儿接触艾滋病传染,这是有悖伦理道德的。如果这对双胞胎一生都没有经历过可能感染艾滋病的环境或行为,又如何证明她们天然抵抗艾滋病?

对试管婴儿进行基因编辑是否有悖伦理道德,经过什么部门审批?一个民营医院就能做这样的实验吗?

此前中国有没有过基因编辑手段用于人体的实验?

澎湃新闻报道,贺建奎这项在人类胚胎上“动刀子”的研究,外界已经准备好了吗?答案是措手不及。

2018年7月,美国独立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对2537名美国成年人进行的调查表明,76%的人认为,为治疗婴儿出生时可能罹患的严重疾病,改变未出生胎儿的遗传特征属于医学技术的适当应用;60%的人支持使用基因编辑技术降低婴儿一生中患严重疾病的风险。

至于使用这一技术让婴儿变得更聪明,只有19%的人认为是合适的,80%的被调查对象认为这将使这项技术走得太远。

同月,英国纳菲尔德生物伦理学协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提到,在充分考虑科学技术及其社会影响的条件下,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修改人体胚胎、精子或卵细胞细胞核中的DNA(脱氧核糖核酸)“伦理上可接受”。

但这些均尚在讨论中,而目前贺建奎宣布的基因编辑双胞胎是已经出生的实实在在的生命体。

长期从事基因编辑研究的浙江大学转化医学研究院教授谢安勇表示:“第一感觉是难以相信,不是技术上行不通,只是许多副作用难以排除,只能为这两个婴儿的未来祝愿。”

至于其提到的副作用,谢安勇简单总结:敲除的这个CCR5基因难道在人生长发育思想行为其他功能方面无用吗?脱靶怎么办? 目前的脱靶检测足够吗? 即使不脱靶,能排除掉涉及该断点其他修复事件吗?

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张林琦表示:“这事件已经远远超出了技术问题的范畴,后果将是不可预测的严重。”

北大教授饶毅则表示,已知CCR5缺失导致心血管异常。

至于这对双胞胎婴儿是否有必要通过这项技术来预防艾滋病,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艾滋病研究所所长陈志伟表示:“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100%可以生个健康和可爱的孩子, 根本无需进行CCR5编辑。这对新生儿是不伦理的。”

陈志伟同时强调,对健康胚胎进行CCR5编辑是不理智的,是不伦理的,“我们还没有发现任何中国人的CCR5是可以完全缺失的,CCR5对人体免疫细胞的功能是重要的。”另外,陈志伟提到,CCR5编辑不能保证100%不出错之前,是不可以用于健康人的。(完)

编辑:燕妮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