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人 > 正文
国内急诊室见闻
——
2018-11-22 14:32 来源:侨报网 作者:蒋 勤 编辑:苏晚

在前面《福建行之泉州和武夷山》一文中,我曾允诺要写一写国内急诊室见闻。这里来践约,同时也许愿医院游就此打住,以后再回国,千万千万不要再访急诊室了。

第一次造访急诊部源于我在泉州寻根夏令营期间遭遇事故,有熊孩子来我所住的六楼公寓偷玩洗衣机出水管,使之反向通往客厅。结果不知情的一位营员洗衣服时,水漫金山。正在午休的我被孩子们大呼小叫的声音惊动,出自己房门查看水情时,不慎滑倒在满地的肥皂水中,右前侧重重摔在硬硬的地砖面上,脸部着地擦破了皮,眼镜更是撞歪了镜腿.....可以说整个人从头到脚,全线和地面亲吻,记忆里最最狼狈疼痛的摔跤,无出其右。

因为这一摔,我得以见识了泉州的医院,好像是当地最有名的福建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位于市中心。我们夏令营的接待单位是泉州黎明大学,校方很周到,派了一位院长和一位女老师送我同去。泉州的医院也是人满为患,急诊部更是人来人往的忙乱噪杂。我因为右侧胸部持续疼痛,挂号付费等各手续由陪同老师帮忙办理。看的应该是骨科急诊,小小的诊室里坐着好几位医生,大多数病人只能在狭小的走廊座位上等待。看我的那位医生好像学校之前就认识,去之前就打好了招呼,因此很可能给了我特殊照顾,每个步骤之间几乎没什么等待。见完医生就去拍CT,记得我躺到那张CT床上时忍不住呼痛,等做好时,操作人员就对着门外大喊:“家属进来扶人起来!” 于是陪我来的女老师赶紧奔进来把我从床上扶起来。当时的确变换体位时尤其疼痛难忍,每次躺下爬起时更是达到峰值,令我忍不住“哎哟哎呦”要叫唤几声。还好当场拍片,回到诊室立等医生电脑上调片子查看,诊断的结果是肋骨并未骨折,除服用止疼片无需特殊治疗。但饶是这样,光软组织挫伤也让我够受了。“伤筋动骨一百天”,老话真是不虚,我还总算没骨折,从眉眼到小腿起的一串乌青倒是过些天就好了,可右侧胸部的内伤足足过了一个多月才彻底不痛。

忙完我这一出就轮到我女儿了。那时我们回到上海不久,住在我表姨家。女儿有些感冒迹象,但没烧就没当回事。可就在回美前两天的那个晚上,10点的样子她已经睡下了,我正在另外一间房里埋头微信聊天,只听见好像哪里传来阵阵猫叫,心里正奇怪,儿子探查一番后说是妹妹在咳嗽。跑进她房间才知道类似猫叫样的怪声音发自她无法停歇的咳嗽,这下可把我紧张坏了。因为她一两岁的时候有次感冒后咳嗽咳得小脸涨红,无法停歇,吓得我也是立马送当地急诊,诊断为哮喘,上了喷雾。后来她的哮喘也常有发作,家中一直备有喷雾机器,后来越大发作得越少,最后一次用喷雾好像是七、八年前的事了。

因此当时想到时隔那么多年哮喘卷土重来,我刻不容缓就要带她去看急诊。表姨都已经睡下了,马上起床陪我和女儿打车前往仁济医院。倒霉的是到了医院预检挂号处,人一问孩子年龄就说仁济不看儿科,必须去儿童中心医院。还好倒不是很远,而且那天出租车也没等多久,只是门诊和急诊两部门在医院的两个地方,折腾了好一会,才终于找对了。冲进去仍然先预检,我说了小时有哮喘,女儿又咳不停,人家给了个号,可能加急的那种,居然马上就叫到了,进了诊室医生问了情况,就说要验血外加拍胸片。之前表姨帮我们挂号时已经办了一张磁卡和病历,磁卡是专门用来付钱的好像,每一个程序之前都先要付钱。也幸好我们有两人陪着,我陪女儿血检,我表姨就帮着去付拍胸片的钱。上海医院的技术也先进,血检居然指头上扎一针采集比绿豆还小的血滴就够了。做完这个就去拍胸片,在稍微远一些的大楼深处,门前的一个窗口散落着打印出来的胸片报告没人拿,我就猜医生一定也是可以在诊室电脑上直接调看片子及报告的。果然我们做完走回急诊室不久,再去医生那边他就都看到两项检查的结果了,说是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气管炎,开了处方,我们致谢后离开,老规矩先去窗口排队付钱,然后去药房柜台拿药和一次性的喷雾装置,紧接着就去一房间交给护士当场喷雾治疗。全部做完之后女儿咳嗽好了很多,我们都松了一口气。离开医院大约半夜12点,街上仍然挺热闹,顺利打到车回到表姨家才安顿下来,后天就离开了上海。

这次陪女儿看急诊,我算是领教了上海医院的高效率。也是幸好有我表姨全程陪同,预检、挂号、看医生、血检、拍片、再看医生拿处方、配药、喷雾这一系列环节之间,都还穿插着拿磁卡先付钱才能进行下一步。最后算下来全自费花了几百块人民币,一半多还是药钱。我和表姨分工协作,四处穿梭,居然做得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刨掉去错仁济医院再折腾到儿童医院的时间,整个看病过程少于两小时。这得力于医院各部门的高效,也得益于家属的倾情配合。的确孩子生病最着急的是家长,去窗口付钱都恨不得一路小跑,主观能动性得到最大发挥。相比之下,美国这边我也有几次夜晚带高烧孩子看急诊的经历,每回都是我们被领进一个房间坐等,盼星星盼月亮似地等人进来关怀。医生出场前护士好像都来好几个,填表、测体温、记录情况等等,总算医生出现几分钟给出诊断,又要等护士再来送退烧药服下,然后给处方,终于才结束,感觉天都要亮了。而后续的配药还得自己再到外面药店去买,用的是不同的配药保险。当时我家的医疗保险也不好,每年有三千美元的自付额,因此看完急诊还要等很多天后收到账单才知道花了好几百,然后再付给医院收帐部门......这美中效率一对比,真是天差地远。诚然在美国医院看病,家长全程没有奔波的辛劳,但等待时心中的忐忑煎熬之苦,让我觉得劳心还真不如劳身,情愿劳力也胜过劳神,相比之下还真是在中国带孩看病参与到每个环节之中,忙忙碌碌间也来不及去干着急,配药付账更是干净利落全部院内当场解决不留后患了。

这次亲历国内两次急诊,也真心觉得国内医生的不易。工作环境局促忙乱,气氛紧张焦急,还时时刻刻淹没在人民群众的海洋里,没半点私人的空间或时间。说来我身边有不少亲戚朋友是医生,尤其中学同学澄微的父母救死扶伤当了一辈子医生,到现在都没有闲下来,两位老人善良勤勉充满爱心,一直都待我极好,真是我们后辈永远的楷模和榜样。

出国这么多年,越来越觉得中美应该互相学习,这样才能取长补短共同进步。当然对我来说,哪边医院都少去才最好。这次我也是多亏了泉州黎明大学的老师相帮,我女儿多亏了我表姨熟悉全部流程,衷心地感谢并祈愿今后回国全家人都健康平安,再也不要去任何医院了。

编辑:苏晚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