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当自杀人群年轻化 人工智能如何挽救他们?
——
2018-11-09 01:42 来源:侨报网 作者:王伶羽 编辑:康博斯

侨报记者王伶羽北京报道2012年3月18日,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天,通过微博“时光机”,马某发出了最后一句话,“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一天后,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的官方微博“江宁公安在线”证实该博主已自杀离世。

4年以来,马某的微博成了人们倾诉的“树洞”,每隔几分钟便会有新的留言出现,讲述各自的人生际遇,却传递着类似情绪,比如孤单、痛苦或者麻木。“死”是他们提到最多的一个字。

“很多有自杀倾向的人都聚集在这里,”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朱廷劭向《侨报》记者这样解释为何他和他的课题团队要“选中”马某微博作为研究与监测对象。

20181109000032_770487

图为网友贴出的私信截图。(网页截图)

20181109000356_392832

图为“心理地图psy map”账号向有自杀倾向的微博用户发送的私信,里面包含了问卷调查以及多个渠道的心理援助资源。(网页截图)

2017年4月,他们推出了心理危机自助服务的在线系统,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检索出有自杀倾向的微博,并用名为“心理地图PsyMap”的微博账号主动向该微博用户发送私信,告知对方可以寻求帮助的途径。如果,待对方回复后,心理咨询师将跟进提供专业的心理指导。从而实现自杀危机倾向的早期干预。

一年过去了,有数万名微博用户收到了自杀干预的私信,有的和马某一样是抑郁症患者,有的看上去“很健康”,他们的共同特征是很年轻,比起身边亲友更依赖、信任网络世界。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线下的自杀研究方向,”朱廷劭说,“目前我们能做的很有限,但希望公众意识到,那些在网上说想要自杀的人,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树洞”

30多万名粉丝、100多万条留言,马某在微博上受关注的程度甚至超过了一些明星。她的离世是那年中国网络上的大事件。起初的八卦、震惊如今变为了感同身受。

“我很难过”,“今天依旧很想死”,“我受欺负了”……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聚集在这里,仿佛找到了归宿感,自言自语描述着生活中的琐碎鸡毛,以及复杂的情绪起伏,一遍又一遍。有人自称陪伴了马某很多年,每次留言已成习惯,像上班打卡一样;而有的人只留过一次言,便消失不见。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计算网络心理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朱廷劭博士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7月3日到2018年4月15日,30多万条留言里有2万多条包含自杀意念,占到了6.8%的比例。用户数量有1万多人。

在其他社交媒体上,“约死群”和自杀直播并不少见。

2017年,跟踪报道“蓝鲸自杀游戏”时,《侨报》记者曾在“约死群”里看到,有自杀倾向的群友每天讨论的话题只有死亡或者对周围人的不满,还不断用小号向陌生人发出“邀请函”——“有没有想下个月一起烧炭自杀的,私信我。”但他们向亲友展现的面孔可能是活泼、爱说话。

“你看,那些灰了的头像可能已经死了,”一位群友曾这样对记者说。他曾多次举报该群,但并未奏效,“就算是封了群,他们立刻就能重新换马甲,创建下一个群。”

在朱廷劭看来,无论是自杀群体还是自杀研究都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发生了巨大变化。另一方面,与传统的线下寻找案例相比,社交媒体上庞大的用户群体、公开可见的数据无疑有利于对用户的心理健康展开研究。

2014年,朱廷劭和他的课题团队便针对微博展开了有关自杀的研究。在对比新浪微博用户中自杀死亡和无自杀意念者特征差异时发现,自杀死亡用户的微博更加关注自我、更频繁地使用表达排除意义的词语、从情感层面上有更多负面表达、使用更多与死亡和宗教相关而更少与工作相关的表达。

这成为他们之后进行自杀识别和提前干预的理论基础。

“这个长久在远处注视着树洞的群体,发出了柔和的光芒。”中国媒体“冰点周刊”曾在报道中这样描述朱廷劭和他的团队,这也是朱廷劭很喜欢的一句话。他们已经注视“树洞”太久了。

 阻止

寻找有自杀倾向的用户是“心理危机自助服务的在线系统”每天都要做的事。比起花费精力的人工检索来说,利用人工智能来完成无疑能减少大量工作量。该方式利用机器学习训练得到的模型与AlphaGo学习围棋的技术相似,每隔24小时它便会自动抓取马某微博下的评论并进行分析识别。

朱廷劭曾试图在全微博开展检索工作,但发现“工作量太大,且搜索概率较低。”

目前系统平均每天会检索出300-400位有自杀倾向的用户,准确率达到80%,为防止误判,团队中的10名志愿者会再次进行人工筛查。确认无误后,系统将自动发送私信,这样的沟通方式也是朱廷劭反复思考后才确定的,“保护隐私,同时保证一对一沟通。”

私信内容除了“心理地图PsyMap”的简介以外,还传递着一份温暖的关心,“你现在还好吗,情绪状态怎么样?”并附上心理危机干预中心电话等多渠道的救助方式以及一份问卷调查。

“我们做过调查,很多人最想知道的就是两个问题,一个是我现在到底怎么样,第二个是我该怎么办,第一次其实就是心理测评,”朱廷劭说,“如果对方回复了私信,我们的志愿者会与他沟通,提供心理疏导,他们都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

目前正面回复私信的用户比例为40%。“在自杀这件事上,大多数人还是更愿意和机器打交道,而不是人。”

这也正是线上干预的局限性,时间更为紧迫。就在去年,志愿者曾遇到一位发微博称要在当晚0点吃安眠药自杀的网友,从下午6点一直劝到深夜,快到0点时,确认了对方所在位置立刻报警,最终救下了这名网友。

谈到这里,朱廷劭显得有些无奈,“前期干预只能推迟这个人的自杀时间,并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如果不是对方发来地址,我们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之后也不能保证这个人就不会自杀。”

 误区

用人工智能探索人类的精神世界是全世界科学家努力的方向,除了朱廷劭的团队以外,在美国包括Facebook在内的社交媒体都试图利用人工智能挽救那些有自杀倾向的用户。但人工智能不了解的是,自杀群体年轻化是当今世界共同面临的难题。

据公开数据显示,在世界范围内,自杀占总人口死因的第13位,在15-30岁之间是首位。自杀占中国总人口死因的第5位,在15-30岁之间是首位。

“这是一个新趋势,大多与家庭或者工作有关,我们正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希望以后能够更精细化的提供服务,”朱廷劭说。

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份PPT,里面的数据显示,有50%有自杀倾向的人从来没有寻求过任何的帮助,在那些会寻求帮助的人里面,家人不是第一选择,对家人的求助甚至低于对陌生网友的求助。

“永远不要认为那些在网上说想自杀的人只是随便说说,”朱廷劭说。这是人们对自杀人群的最大理解误区。

他的团队曾在2016年11月份的17号、18号,分两次向4222人发出私信。“这些用户是在2016年3月份到9月份这半年期间真正发表过带有自杀意念的微博的用户,甚至我们发出的私信回复有些是家人回复的,说他姐姐已经走了,所以说这些人是真正处于危险状态的。”

马某微博下的留言仍在不断增加。在她离开后,有细心的网友把她发的所有微博看了一遍,才发现这个生前因写出精彩段子而备受关注的女孩,其实曾无数次向外界表露自己的孤单和痛苦。

“看了她发的文本,就知道了她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自杀的。”朱廷劭说,“我们能做一点是一点,能改变一点是一点。”

在微博上,一位网友贴出了“心理地图PsyMap”发来的私信截图并表示感谢,“真的超级感人,原来我发的东西不是只有我一人知道。”(完)

编辑:康博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