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华府观察 > 正文
侨报观察:美国中导“退群”开启“危险游戏”,其实暗指中国
——
2018-10-22 10:49 来源:侨报网 作者:徐一凡 编辑:耐克

【侨报观察】10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一次中期选举助选活动期间公开证实,美国将退出《美国与苏联关于销毁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条约》(《中导条约》,INF);美国又一次要“退群”了。

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美国“退群”早已不是新鲜事。从特朗普刚刚就职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到上周美国宣布启动退出“万国邮联”(UPU)的程序,美国还陆续“退”了《巴黎气候变化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等;也曾多次威胁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但是,这次要退出《中导条约》的退群,显得格外危险,也引起了更多的注意。

特朗普10月20日公开表示美国将推出《中导条约》。来自美联社。

毕竟,中导条约是时任美国总统的里根与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于1987年签署的、双方承诺销毁所有射程在500公里到5500公里之间的地基弹道和巡航导弹——包括常规导弹、核导弹及其发射装置——的条约。这个条约在苏联解体后被俄罗斯继承,原本属于苏联的多个国家也销毁了条约所指量级的导弹。作为历史上第一份真正的核裁军条约,这份重量级协定极大地缓和了国际关系,对防止战争乃至结束“冷战”甚至被视为全球体系保持和平的关键条约之一。美国接连“退群”,这次更是退出了这个在遏制军备竞赛方面直接起作用的《中导条约》,当然会引发外界担忧:这样会不会产生连锁反应?美国会不会继续退出“核不扩散条约“等“群”,更大地伤害全球体系,让世界有陷入更大危险的可能?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会引发“危险游戏”主要体现在美俄关系上。这次特朗普政府“退群”的理由是俄罗斯正在重新部署中程导弹;特朗普对于俄罗斯“试图违反核协议去发展核武器”而美国“却不被允许这么做”非常不满。俄罗斯的回应十分强硬;俄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Sergei Ryabkov)认为美方的指责“毫无依据”;他表示:“如果美国人继续鲁莽行事……并单方面退出包括伊朗核协议和万国邮联在内的各种协议和机制,那么我们将被迫采取行动,包括军事性质的行动。不过,我们不想做得那么过分。”特朗普成为总统后虽然因为“通俄门”的指控而饱受指责,相关调查到现在还在进行,但同时人们也看到了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核大国关系缓和的希望。今年6月的“特普会”在美国国内给特朗普招致了严厉的批评,对美俄建立互信却几乎没有促进;现在特朗普政府又要退出美、俄为最重要成员的军控条约,对两国的关系有害无利,甚至有招致“军事行动”的可能。核大国之间爆发军事冲突,后果很难不“严重”。另外,虽然美俄两国对于对方是否严格遵守《中导条约》都有诟病,但毕竟都还受到限制。美国一旦退出INF,俄国不可能继续遵守——普京有过明确表态;这样一来,双方发展相关武器将更加无所顾忌。《中导条约》的缔造者之一戈尔巴乔夫通过俄国媒体表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应该撕毁旧的裁军协议”;这样的评论,意味深长。

美中关系可能受到的影响也是这场“游戏”之所以“危险”的原因。INF限制的“大国”只有美国和俄罗斯,这是特朗普想让美国退出该条约的一大因素。特朗普在上周六(10月20日)表示美国要退出INF时就表示,如果美国能与俄罗斯、中国达成新协议,那么美国将考虑限制其核武器发展。今天(10月22日)特朗普又在媒体面前表示,在俄罗斯和中国没有走到美国面前表示要限制核武器的情况下,美国坚持这样的协议“是不可接受的”。很显然,关于美国退出这个中国并非缔约方的军控协议的事件,中国非但不能置身事外,还成了特朗普政府针对的两个最重要目标之一。美中关系现在本来就处于“低谷”;除了愈演愈烈的贸易战以外,美国军事文件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美国在南海“自由航行”等都是美中在安全、战略领域矛盾也在加深的例证。尤其是台湾军方刚刚证实的两艘美国军舰通过台湾海峡,触及了中国的核心利益和美中关系的基础。简单说来,就是在将世界格局向自己所希望的方向重塑的过程中,特朗普政府把中国作为最重要的“假想敌”,从各个方面、使用各种手段对付或者“波及”中国。美中之间的矛盾加深,“军备竞赛”更加激烈, 也会导致世界更加危险。

让美国宁可开启威胁世界和平的“危险游戏”也要进行这次“退群”,自然也有其原因。首先,美国有想要发展却受限于《中导条约》的战略火力导弹(SFM)计划。“退群”之后,美国就可以在西太平洋部署中导武器,更有效地控制亚太。其次,特朗普成为总统以来,深深觉得这届政府“不太靠谱”的美国盟国都在寻找备选出路,也不止一个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难民、军事联盟、军费、自由贸易等问题上批评过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如果因为《中导条约》解体而进一步发展中短程或者中程导弹,美国的亚太盟友和欧洲盟友将“人人自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会更需要寻求美国的保护,美国的势力也会因此增强。当然,如果美国这次“退群”可能引发的严重战略后果会促使俄罗斯、中国等参与美国主导的新条约谈判那就更好了,将有更多大国或者虽然不是大国但已经有实力发展相关武器的国家受到限制——现在看来,这个愿望实现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美国“退群”,看似会发生改变的主要是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互动,但中国是个重要程度毫不逊色的“关键词”;美中关系又面临新的考验。如果再结合美国军费大增、南中国海“自由航行”和美国军舰通过台湾海峡等,美中之间“擦枪走火”的可能又多了一些。而最新消息显示,俄罗斯官员已经在与赴俄通报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相关信息的美国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会面时表示愿意和美国就《中导条约》进行合作。这个有些诡异的转变从一个侧面证明了中国的“被针对”的可能;对于美国这次“退群”举动,中国需要一个深入的战略分析与长远的战略规划。(《侨报》记者徐一凡)

编辑:耐克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