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北京观察 > 正文
暴力犯罪岂可“冰释前嫌”? 刑事和解范围亟待明确
——
2018-10-10 00:15 来源:侨报 作者:钟海之 编辑:孟音

刑事和解的界限亟待明确,莫让一味的宽容产生错误的示范效应。

【侨报10月10日“四合院”时评】此前引发舆论哗然的未成年强奸案“冰释前嫌”事件有了新进展。

河南省鲁山县检察院9日依法将被告人赵某强奸一案向法院提起公诉,这出闹剧似乎正在回归到正轨。

9月19日鲁山县检方官方微信发布《鲁山一初中生犯错 检察官介入下双方冰释前嫌》的文章说,该县初二学生16岁小赵和17岁女孩强行发生了性关系,办案检察官对双方进行和解,最终以8万赔偿“冰释前嫌”。文章发布后迅速引发热议,而随即又有一则该院还曾促成一起未成年杀人案和解的消息,更是让民众瞠目。

虽然检方承认自身的报道表述错误,所用“冰释前嫌”等词并不等于不负刑事责任、更不等于案件的审结,虽然目前此案开始进入到公诉阶段,但是,这起事件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却值得反思。人们不禁要追问:未成年人强奸、杀人的恶劣案件是可以和解的吗?法律依据是什么?

根据中国《刑法》第236条,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双方都是未成年的条件下,如若犯罪嫌疑人犯罪行为较轻,最终取得受害人谅解,可以获得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刑事和解是中国吸取西方国家成功实践进行的一项司法制度改革,主张对受害人权利的关注。2013年正式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对刑事和解的诉讼程序进行了专门规定,也明确了其适用范围。而多位专家指出,刑事和解只适用民间纠纷和过失犯罪,强奸和杀人这种暴力刑事案件是明显不符合的。

此外,“成功调解未成年杀人案件”能够入选河南省检察机关未成年人检察精品案件之事也恰恰表明,省级检察机关对此类案件的和解做法是肯定和支持的。不仅河南,全国许多地方检察院其实都在倡导运用刑事和解化解矛盾促进和谐。今天来看,刑事和解的界限急待明确和细化,切莫让一味的宽容产生错误的示范效应。

可以说,“冰释前嫌”的事件给中国的司法部门上了一堂很好的警示课。

中国历来倾向对未成年人犯罪“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可如今犯罪低龄化趋势明显,“仁慈”的法律让更多未成年人产生“犯罪要趁早”“我小我怕啥”的不良念头,这些问题都在不断拷问着中国的司法体系和执法机构,怎样才能真正为未成年人擎起一片法治的天空。(完)

编辑:孟音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