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家委会的江湖:竞选成“名利秀”,家长台下互相“暗战”
——
2018-10-06 00:10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慕华

A06100701

去年底,上海某小学一年级在微信群里进行家长委员会选举自荐,一些家长亮出的光鲜履历让人惊叹。(图片来源:新浪微博“刘小顺”)

A06100702

去年底,上海某小学一年级在微信群里进行家长委员会选举自荐,一些家长亮出的光鲜履历让人惊叹。(图片来源:新浪微博“刘小顺”)

侨报网综合报道】家长微信群里各路戏精的表演让人叹为观止。而家长委员会(简称家委会)这个“江湖”同样精彩纷呈。“我毕业于美国XXX大学”、“我是XX大学博士”“我是知名外企的HRD”……去年底,上海某小学一年级的家长们,在微信群里做家长委员会选举自荐,他们亮出的光鲜履历让人惊叹,也让这件本只影响几十人的“内部事务”成为拷问家校关系的公共话题。在中国教育部的文件里,家委会被定义为学校与家长之间的“第三空间”。可如今,家委会已然异化成了“名利场”和“拼爹拼妈会”。

竞选成“名利秀”

2012年3月,中国教育部出台《教育部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在中国教育部的这份文件里,家委会被定义为学校与家长之间的“第三空间”。可如今,家委会已然异化成了“名利场”和“拼爹拼妈会”。

“我工作于全球某投行,研究股市大数据,如果谁欺负我家孩子,孩子他爸会把你的股票砸到跌停,包括茅台。”“我毕业于美国XXX大学”“我是XX大学博士”“我是知名外企的HRD”……去年11月中旬,在朋友圈热传的上海某小学竞选家委会的截屏消息,引发网民热议。尽管一时难证真伪,但类似秀实力的现象却并不罕见。

从学历、收入到职业、地位,再到人脉、资源等软实力,这次火爆朋友圈的家委会选举事件迅速成为社会舆论焦点。有名校毕业的、有房子成堆的、有靠实力砸跌股票的,五花八门的秀实力,竟源于一场家委会选举。一众普通家长大呼伤自尊,要退群。

广州《南方都市报》报道,面对家长的各种秀实力,网民也坐不住了,自黑者有之:我是某某连锁餐厅服务员,在各连锁餐厅都有兄弟姐妹,你们别惹我儿子,不然我们往你的菜里吐口水;调侃者有之:我只是做火炮、火箭炮、两栖车的……我不竞选家委会,就是警告一下各位家长,不要欺负小图,否则我不承诺不首先使用杀伤性武器……看似无厘头,实则表达的是不认同,毕竟要当家委会委员,首要的还是责任心和专业能力,而非资源和能量。

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媒体调查发现,在一些中小学,家委会竞选异化成一些家长的“名利秀”,并非耸人听闻,甚至从中小学向幼儿园蔓延。

中国网报道,一幼儿园家长表示,孩子班级选家委会成员,就有家长放出“大招”,称自己是特斯拉牌汽车车友会的核心成员,可以网罗众多特斯拉车主,开着车队,送全班孩子春秋游。“在这种资源面前,感觉自己无力竞选。”这位家长说。

除了比车的,还有比房的,有的家长宣称可以接纳数十名孩子来“轰趴”;也有比职业的,称可以带全班免费参观某博物馆、某动物园等。

除了比资源,还有的拼“圈子”。某小学家委会竞选,就有一家长说:“我和孩子爸爸都是某中学校友,是学习委员和体育委员,很高兴在这里找到那么多校友……”

一些家长坦言,每次竞选家委会,感觉就是在拼爹拼妈,好好的竞选变味儿为“资源秀”“关系秀”。

有学校老师坦言,选取家委会成员并非是看家长是否是“高富帅”,关键是看有没有服务学校和班级的态度,以及资源。

而一家长私下透露,在一些学校,有些家长会以校友名义成立一个小群,互相交流学校家委会工作的经验,如同“传帮带”。

还有这种情况:上了父母当年毕业的学校,父母又从校友那里接过家委会的职务接力棒。“这让非本校毕业的家长感觉有些疏远。”该家长说。

“妈妈们的战斗”

不止在竞选上大肆展示自己的能力和资源,即便成功当上家委会委员之后,家长们之间的“暗战”仍在继续。

广州《南方周末》报道,北京某大学附属小学家委会体育组组长穆花去年9月被指定为家委会体育组组长,但穆花是最后几个才知道此事的人。祝贺的消息纷至沓来,穆花有点摸不着头脑。她询问班主任,班主任说,这是时任家委会小组组长方芳拟定的名单,她没有决定权。

2016年9月,在小学一年级时,这个50人的班级被分为5组,每一组推举出一名家长任家委会组长,这5名妈妈,组成家委会。和其他班不一样,她们不设家委会主任。没有职务的穆花,却被推上了浪尖。刚入校,学校举办文艺汇演,她为班级编写的策划被选中,这个职业电视编导,自然成了导演。学校拨给每班500元(人民币,下同)经费,穆花仅花费400元,就排出了一档演出,获全校二等奖,“没再从家长那里收一分钱”,而有的班花了3万多元。

不料,微信公众号却成了家委会内部矛盾的导火索。“我们不能输给隔壁班。”方芳一声令下,家长们被动员起来,开了班级公众号,每办一次活动,都要推送相关文章。校运会结束不到一小时,方芳就在家委会群里火急火燎地喊,“隔壁班已经推送了,咱也得赶紧发啊。”穆花和一同吃午饭的几位家长不由苦笑。

最让家长心中长刺的,是方芳颐指气使的官架子,让本该平等的家长间心生罅隙。“她为什么要在我们身上找领导人的感觉?”有家长跟穆花吐槽。

一名妈妈组织了一次爱眼日的活动,按规则,谁办的活动谁负责撰写公众号文章,可当她将文章提交给方芳时,却被打回,“还要修改”。这名家长耐住性子,将修改稿重新提交,却遭到更大的羞辱,“达不到我们的发表标准”,她愤然拒绝了再修改的要求。未料,最后发布的,是她交的第一稿,“这不是耍我吗?”

和其他几名新任组长一碰头,穆花发现,大家都是在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这天下掉的“馅饼”砸中的。较之原来5位老组长,被时任组长方芳新任命的14位组长分工更为细致,“就是来给她干活的”。

“事前没人给我打招呼,事后也没人跟我说过一句,我就莫名其妙被定了,你不是欠我一个人道歉,还欠所有人一个道歉。”穆花发朋友圈说。这茶杯里的风暴眼见越闹越大,家长纷纷来调和,可方芳评论说,你这样影响不好,会被其他班看笑话的,要求她删朋友圈。

这让她的火更旺了,一不做二不休,穆花向班主任自荐担任家委会主任,“不愿受制于方芳,责任和职衔应匹配”。五名老组长和班主任投票,班主任和两名组长支持穆花,一名组长弃权。按理说,穆花得票过半数,跨过当选的门槛。可方芳跳出来了:“我唯一的顾虑是,穆花从开始的强烈排斥进体育组,到后来勉强同意,现在又自荐做主任,是不是有情绪,或者是对某人某事有意见,会否影响工作。”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竞选之事由此搁置,穆花退出了家委会。后来,方芳自封为家委会主任。

“豁出去”只为孩子

家委会成员之间有时“暗战”,不过,在维护孩子权益上,他们很多时候都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一致“对外”——学校。

广州《南方周末》报道,一家广东省名校的民办附中,由于该校教师流动性较公办的本校大,每学期开学后,任课老师换几张新面孔,已经不是新鲜事。

对2015级初中生来说,初一下学期,英语老师换了,初二上学期,连班主任也换了。起先是孩子们反映教学不适应,对老师的水平多有议论,然后家长们也开始带着疑心,去打探新来的老师。

“新来的几个老师都比原任老师年轻。家长往往认为教学资历越老越放心。”年级家委会成员陈慧说。如同燎原之火,家长的掺和,让讨论的声贝一下由孩子们的蚊言细语,上升到家长群里的公然质疑,针对新老师的烈火,越烧越旺。

家长通过家委会,向校方询问频繁更换老师的缘由,校方的解释很无奈:有的老师是被其他学校高薪挖角过去,有的是自己选择出国深造。

校方的回应未能浇灭质疑,反而让家长们嗅到了校方妥协的味道。事态进一步升级,家长们祭出了“换老师”的诉求,几个最为活跃的家长撺掇全班家长写联名信。群情汹涌的家长们把联名信递到了校长处,校方郑重应对,邀请几位家长代表与校方坐下来“有话好好说”。可家长代表的激烈让校方惊诧不已,甚至断然拒绝校方“让当事老师也一同面对面沟通”的请求。谈判不欢而散,校方答应会和当事老师多沟通,但不答应“换老师”的要求,“这对当事老师伤害太大,以后还有哪个老师敢教这个班?”陈慧说。

恶果还在蔓延,其他班的家委会得知风波后,也对更换老师的情况产生疑问,联动效应一度让校长头疼不已。

通过年级家委会和校方的固定会议,校方通报了风波进展,被煽动起来的火气得到平息,风波渐趋平静。在2017年的期末测评中,校方发现,学生给当事老师的打分,在所有老师的评分中并不靠后,属于中等水平,该班级的成绩也未见明显波动。(完)

编辑:慕华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