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北京观察 > 正文
给大城市“治病” 要警惕“人口疏解”后遗症
——
2018-10-02 21:48 来源:侨报 作者:钟海之 编辑:陶然

【侨报10月3日“四合院”时评】人口膨胀、交通堵塞、环境污染、房价高涨等“城市病”症状,正在中国多个城市显现,并成为管理者着重发力之处。梳理发现,很多城市都将“控制人口”作为药方,主张通过疏解低端产业、抢夺高端人才的途径达到“治病”初衷。但“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中国要解决大城市病,不应控制人口规模,应从城市的基本功能规划做起。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尽管新加坡的城市发展经验不能尽数为中国所用,仍多有启示之处,比如处理人口问题之道。

1

10月1日,在拥挤的北京南站候车的旅客。(图片来源:中新社)

从结果上来看,部分城市控制人口规模已有成效。北上广最新的常住人口数据显示,北京出现核心区人口减少,上海出现人口负增长,广州出现人口增速阶段性放缓。但人口规模缩水,绝非意味着“城市病”就能相应地得到缓解,更何况部分城市的控制疏解之策已越发走偏,并在实践的过程中形成了驱赶所谓“低端人口”的事实。

人口向城市积聚,是一个社会发展的正常现象,无论中高端产业还是低端产业,从业者都是城市繁荣的“功臣”;而城市发展前景看好,就会带来更多的人口需求。在中国的法律与政策语境中,从来也不会有“低端人口”一词,其作为“低端产业就业人群”的概念转换,带有明显的人格歧视。甚至于官方也应杜绝“低端产业”的表述,因为只有社会分工与产业附加值的不同,而没有产业高低端的区分。

在刚刚过去的“50人论坛”上,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就称,“一名中高收入的城市就业,相应需要四名所谓中低端的人口服务。如果把所谓低端人口清光了,所谓高端行业的经营和人民的生活反而更加不方便”。而在另外一个场合内,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也认为,中国应公平地对待所有公民,特别是要严格禁止一些超大城市驱赶所谓“低端人口”的做法。

城市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在城市的组成部件中,“人”才是最关键的那个要素。如果中国的城市放着宝贵的人力资源而另辟蹊径,那才是可悲的暴殄天物。城市要“治病”,科学合理、目光长远的规划更重要,简单粗暴地“赶人”恐怕会留下更多后遗症。(完)

编辑:陶然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