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朱军诉弦子等索赔65.5万 央视主持名单已无朱军
——
2018-09-26 23:42 来源:侨报网 作者:粟裕 编辑:邹姆斯

【侨报记者粟裕9月27日北京报道】近日,朱军性骚扰案曝料人徐超(微博名“麦烧同学”)在微博公开表示,已接到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通知,朱军已起诉她和当事人弦子(化名)索赔65.5万元(人民币,下同)。徐超和弦子均表示,将积极应诉。《侨报》记者联系徐超得知,该案将于10月25日在法院交换证据,搜集证据工作已经开始。

 希望施害人付出代价  不存在捏造杜撰可能

25日,当事女生弦子向法院递交起诉朱军的材料,以侵犯人格权要求索赔5万元。当天,她称也收到朱军索赔65.5万元的起诉书。弦子选择露脸发声,她说希望有机会同时成为原告和被告。弦子表示,她起诉朱军原本定赔偿金额1元或者2元,而后改为5万元,并不是希望得到5万元。

 
朱军主持的《信中国》栏目已遭多平台下架,央视综艺节目中可见一空位。(图片来源央视影音客户端截图)
央视网主持人频道已不见朱军踪影。(图片来源央视网截图)
弦子微博透露频频遭到陌生电话威胁。(图片来源弦子微博截图)

“希望施害的那个人真正的付出代价,哪怕这个事情只有百分之五的可能性,我们都希望为这个可能性去冒一个很大的风险。”弦子表示,相信司法程序会给四年前发生的事一个公平的判决。徐超也告诉《侨报》目前会积极应诉,全力以赴地为这场官司做准备。

《侨报》致电徐超代理律师屈振红了解到,现在刚刚拿到起诉材料,证据的基础搜集工作已经完成,包括网络上的采访和当事人的陈述。随后将向公安调取证据,当时的指纹和卷宗都应该是保存完好的。

一些网友疑虑四年前发生的事,现在去还原和证实,存在较大的困难。屈振红告诉记者,这个案件和其他案件有特殊性,“me too”的类似案件很多当事人没有报案,因为时间久远很难查证,而弦子在事情发生后第一时间向警方报案,而在此后的四年中也一直在询问警方却没有收到过回复。弦子在25日下午已向法院提交起诉书,还未立案,而这其中需要等待多长时间还未知。

对于爆料人徐超来说,代理律师屈振红表示徐超担任的角色是网络传播者,其责任认定是否有捏造杜撰这件事,所发布的截图和微博都来源于当事人的自述,也不存在听信谣言情况。“核心的事实是在于警方的证据是否证实朱军性骚扰弦子,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个事实是确立的,所以朱军所起诉的侵犯名誉权也就不存在。”

屈振红向《侨报》表示,言论自由的边界也是争议的焦点,徐超和弦子依法享有言论自由,朱军作为公众人物的名誉权是相对宽松的。事实上,早在2002年,范志毅诉《东方体育日报》名誉侵权一案中,判决书中就明确写道:“公众人物应容忍正当舆论监督造成的轻微损害”,公众人物对自己的言行比普通人需承担更多责任,因此履行相关言论隐忍义务也是法律所支持的。

与此同时,另一个规定的出台也让徐超和弦子看到了希望。在8月27日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规定,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行动或者利用从属关系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可以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用人单位应当在工作场所采取合理的预防、投诉、处置等措施,预防和制止性骚扰行为。“这个消息对于我们是利好的,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案件来推动民法典的施行。”弦子表示。

  朱军微博“失声”两个月    已从央视主持人名单消失

8月15日,朱军委托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称网络上有大量关于“朱军性骚然实习生”的传闻,后诸多网络用户及媒体不经调查求证就贸然转发,引起巨大的舆论,现已依法取证调查,最终将通过法律途径追责谣言发布者。

徐超告诉《侨报》从朱军发布律师声明一个月以来,至25日才收到法院传票,自己也一直在等待消息,现在接到传票反而觉得更加的踏实,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在朱军起诉的诉状中,朱军将弦子、徐超和微梦公司起诉,要求微博删除涉案文章,并向弦子和徐超索赔65万元,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为50万元。

朱军认为,有关朱军性骚扰实习生的文章,内容无中生有、严重失实,具有严重的人格贬损性质,而且足以使他陷入社会主流价值观的非议与责难中,而事实上他“已被大量不明真相的网络用户指责与谩骂,社会评价已严重降低,良好的公众形象遭受重大损害。”

《侨报》随后联系朱军代理律师尹嵩琦(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她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也不会透露细节,等待法院的审判。

记者进入朱军微博主页“朱军99”,最新的微博还停留在7月22日,也就是说朱军已经在公众面前“消失”了整整两个月。性骚扰实习生案件一经曝光,朱军的微博评论区充满了质疑和指责,随后朱军则关闭了微博评论。

朱军去哪了?多名央视导演接受记者的问询时均表示对此不知情,也不能透露更多细节。但据了解朱军现已不在台里有主持工作任务。而令人吃惊的是,记者发现曾风靡一时的文化节目《信中国》已被多平台下架。

在这档节目中,朱军担任主持人,又多了制作人和总导演的新身份。由唐国强、黄渤、刘涛、杨洋等60多位深具影响力的演员明星参加录制,《信中国》首期节目于2018年3月节目播出后,以7.18%市占率登顶收视率排行榜,被主流媒体誉为“最好看的党课”。

当记者进入央视网和各大播出平台都未发现《信中国》的踪影,有网友推测时间如此巧合,是与朱军丑闻有牵扯。而在央视网主持人介绍的频道中,赫然在列的有董卿、朱迅、撒贝宁、李思思、尼格买提等家喻户晓的熟面孔,却唯独少了朱军。

节目遭下架、主持人名单缺位,央视官方的处理和微博的失声,让许多媒体人猜测朱军此次“凶多吉少”。

曾频频收到陌生威胁电话    弦子:从未想过和朱军和解

8月16日公布身份至今,弦子注册认证微博“弦子和她的朋友们”与网友互动,发布案件的最新进展。25日当事人弦子晒出自拍,公开露面表示:“还是有点生气,这里是弦子,大家好,开始准备战斗!”

弦子被问及为何公开面对媒体,她表示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并不是躲在微博后面的一个ID,“我是作为一个个体去存在的,而不是一个标签,或者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一样的东西。”

4年前她在央视《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在一间化妆室,门虚掩着,朱军突然提到自己的各种权力,“包括‘让你留在电视台’,在我毫无附和的情况下,他越说越兴奋,隔着衣服开始试图猥亵,丝毫不顾及我的推阻。”恰好嘉宾阎维文进来,她得以逃离。

事发后的第二天,她就选择报警,但之后不了了之。后来,她的父母曾被施压并承诺不再声张此事。弦子表示,4年后发布在自己的朋友圈,主要是看到一个姐姐发文回顾自己曾遭强暴,对方在事发后曾鼓励她,发布朋友圈后不久,文章在网上传播开,“上了热搜,后被撤下。”而后,弦子还频频收到威胁电话和短信,是否是朱军恶意威胁还有待考证。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和朱军和解的,这是一个颠倒黑白的起诉。”弦子表示。然而也有分析人士表示担忧,对法院来说,判断是否侵犯名誉权,或者说是否存在性骚扰,主要面临的是证据认定标准问题,尺度如何把握。

如果被指控性骚扰的人起诉,认为指控子虚乌有,假如原告胜诉,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经济和名誉的得失权衡,对性骚扰受害者形成巨大压力。

不过,考虑该类案件举证难,法院在尺度上也相对宽松。司法实践中,指控、传播受到性骚扰的人可用间接证据印证自己的说法。

分析人士认为,受到性骚扰的人当时第一时间报案记录,第一时间与亲友聊天记录控诉过被骚扰;或者事后骚扰者(原告)就此事进行协调沟通记录等,这些言辞痕迹都可以作为间接证据来使用。相对于刑事证明的唯一排他性要求,民事举证只要求达到盖然性即可(如多位女性指控),就认定可能性大的那个。

弦子代理律师王飞表示,在递交弦子的起诉状同时,他们还向法院申请开庭时朱军本人到庭。“事发在封闭的化妆间,只有当事人能说清当时在化妆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代理人说不清楚当时的细节。弦子本人愿意出庭讲述事发经过,也希望对方当事人能出庭,并就案件细节进行回应和接受询问,以便查清真相。”他还表示,当时的报案材料是至关重要的证据,此外还申请法院能公开审理此案。

徐超也在微博上呼吁公众能多关注女性权益,她表示希望大家这次能够多了解一些国内女性权益保护的不足和诉诸司法的难度,现状需要改变。“整个社会需要有一个认知和讨论。这个案子耗费的时间会比较漫长,希望相关机构和专家能够多普及一些相关信息,希望大家不止于吃瓜。”(完)

编辑:邹姆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