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反二胎联盟”在行动:一场独生子女的苦战 
——
2018-09-13 21:49 来源:侨报网 作者:陈楠 编辑:康博斯

侨报记者陈楠北京报道这场血腥风雨来得很隐蔽。6年前,12岁的双语(化名)惊讶地发现母亲变胖了不少,她已敏锐地感觉到了“悲剧”正在悄然发生,在她不断的盘问下,母亲终于承认,自己怀了二胎。

2015年10月,随着中国宣布全面放开二胎政策,越来越多独生子女体会到了这种“背叛”的滋味,双语的痛变成了一个群体共同的痛点。“独生子女把父母当做是最亲的人,他们却要生二胎,这和老公找小三有区别吗?”

当月,“反二胎联盟”QQ群上线,150人聚集在一起,目的很简单,提前做好防备工作不让二胎降生。他们自称是“反二胎英雄”,把二胎称为“二狗”,而父母则是“繁殖狂”,外界评论说这是一群小学、初中学生的自私幼稚行为。

但群里“反抗”成功的案例却已发生,有人说用米司非酮导致怀孕四个月的母亲流产,有人说自己阻止了父母同房,更多的人则在徘徊犹豫,但每到这时,总会有人站出来出各种招数,“要戳到父母的痛处”。

这场血腥风雨来得很突然。但如果回首细细想一下,序幕早已拉开。

“你敢生我就割了二狗动脉”

下午,原本平静的群里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一位来自南京的网友加入了进来,他的故事看上去和群里所有人的大同小异。“如果他们生了,我就离家出走,有我没他,”话音刚落,立刻就有群友跳了出来,“这是逃避,没用的,他们压根不在乎你,你应该说你敢生我就割了二狗的动脉。”

说这话的是19岁在厦门上学的陈靖(化名),她是群里反抗成功的案例之一。她母亲刚怀二胎时,陈靖便在学校家长会上大闹了一场,“只要她敢生,我就杀死二胎”、“抱着二胎去跳楼”,激烈的言语让她母亲主动选择了堕胎。

但这位南京的网友显然没能接受这样的说法。另一位活跃群友接着出招“不如毒死二狗”,“那万一不小心导致妈妈死掉了呢?”“万一坐牢了呢?”“那你自己去想,是二胎出生他们一起剥削你,还是赌一把,而且流产的多的去了。”

很快这就变成了一场“围攻”,大家纷纷指责这位群友太过软弱。其中不乏像双语这样的“过来人”,“我很后悔,但也来不及了。”

  

图为群公告的截图,他们自称为“反二胎英雄”。

“独生子女时代万岁”

据长期在群里观察的一位群友总结,杀死二胎的方法有阻止父母同房、投毒(买不起米司非酮,就买杀虫药)、故意推到孕妇,还有用502胶滴在二胎嘴里使其窒息或慢性中毒。

《侨报》记者在群里曾看到有群友自称要给已是高龄孕妇的母亲下毒,但不清楚最后有无达到目的。每一次有人在群里发出类似新闻时,都会引起一阵“大快人心”的欢呼声,有的还被写入群的公告中,末尾不忘加上口号“独生子女时代万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自残、哭闹、威胁要让父母先抱孙子等则被认为是初级手段,很难奏效,因为认定决定生二胎的父母心里早已没有老大的位置,“即使你死了他们还是照常生。”

这看上去是个矛盾点,渺无希望的战争。很难说他们到底是反二胎还是反父母,还是压根就厌恶小孩。每个人的出发点看上去都不一样,但都想竭尽全力留住属于独生子女的最后一点安全感。

今年20岁,已经工作的谢浩(化名)烦恼的是二胎生下后,父母将如何进行财产分配,以及之后教育、抚养的重任是否要全落在自己头上。他原本并不讨厌小孩,只是看二胎“很不顺眼”。

图为群里的聊天截图,一位群友为预防二胎降生出招。

“从小被家暴 凭什么他们过上了好日子”

双语在群里是个特别的存在,她反二胎的态度异常坚定,言语直接又偏激。她的QQ头像和个人资料,看上去和所有年轻女孩一样,喜欢动漫,文字安静又温柔。

但用她自己的话说是早已“遍体鳞伤”,双语的父亲有家暴倾向,事前没有任何沟通母亲就生了妹妹,原本就不多的一点家庭温暖荡然无存,“如今他们是三口一家,却把我丢在一旁。”

她把所有痛苦都算在了妹妹头上,“如果杀人不犯法,要掐死她。”

另一位激烈反对者谢浩,从小与父母感情淡漠,很少说话,“要么去爷爷家要么蹲学校”。如今他的母亲已经怀孕,看着日渐隆起的腹部,谢浩只感到心灰意冷,为了不输二胎,原本不爱读书的他只能选择继续苦读。

除了这些原生家庭带来的伤痛,社会大环境对二胎的态度也让一些人感到格格不入。

唐宇(化名)就是其中一员,他本身并没有面临二胎危机,但还是单身的他却一直被亲戚劝说,要抓紧时间生。为此唐宇险些与亲戚闹翻,“如果已是非单身,估计亲戚更会加大攻势。”

重男轻女也是一些群友痛恨二胎的原因,比如陈靖的母亲之所以要生第二个孩子就是因为爷爷奶奶不满意家里只有一个女孩,可怕的是“开放二胎后,全国都已沦陷。”

图为群公告里贴出的成功案例。

万千家庭的阵痛

如今以“反二胎”为关键词,在QQ里一搜,便能找到好几个群,成立的时间大多是2015年前后。同名的百度贴吧虽已被封,但“反二孩”、“讨厌孩子”等贴吧正在成为反二胎大军们的新领地,里面有戾气、有愤怒,更有极端的对策。

邹佳铭律师告诉《侨报》记者,从法律角度来讲,这是一个难点。例如,一位孩子推了母亲一把导致母亲流产,那么需证明这个孩子是不小心还是故意,他本人不会承认,需要从外力上去做推断。

另外,这个行为本身是否达到了犯罪的严重程度,也要看具体情况。“比如,这个孕妇是不是本身身体就不好,很容易导致流产,要综合各个方面来看。”

至于群里教唆他人去做这些事的人是否构成犯罪,主要看动手的人是否构成。在构成犯罪的情况下,怎么分配责任又是另一个问题。

当心理学家武志红听到记者的描述后,表示十分惊讶。他认为一个政策变动,引起万千家庭巨变。从多生到独生再到多生这样的经验是国外没有的,中国社会很难有相应机制去应对,主要还是依靠家庭自身去消化。

“二胎反对者可能是在为与父母关系疏远寻找理由,但这理由并不成立,其根源在于父母没有能力构建亲密关系,婴儿如果有了被抛弃的感觉,也会想象出一个第三者,认为因为妈妈有了一个更好的孩子,所以不爱我了,独生的时候这种想象投射不出去,但时间一长,他们会逐渐明白,这和二胎没关系。”

临近深夜,“反二胎联盟”群里又热络了起来。(完)

编辑:康博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