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中国人口面临“雪崩困境”? 人口减少趋势已不可逆
——
2018-08-13 20:11 来源:侨报网 作者:粟裕 编辑:康博斯

【侨报记者粟裕8月14日北京报道】从“双独二孩”、“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中国经过十几年政策的多次调整,面对持续低迷的人口出生率,辽宁、湖北、新疆等地出台了更加积极的生育政策,延长产假时间、提高生育补助等政策相继实施。

有媒体分析中国已出现“塌陷式人口下滑”,就此《侨报》记者专访人口学知名学者,解析中国现今低生育率的困境。许多专家认为中国的人口会逐渐减少,中国已经进入了刺激生育很难产生明显效果的阶段。

多地出台二孩奖励政策 实际效果十分有限

湖北咸宁市近日发布的《关于加快实施全面两孩配套政策的意见》,从医疗、教育、社保、延长产假、提供生育补贴、母婴设施建设等多方面入手,完善相关政策。

咸宁市提出,鼓励有条件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将政策内二孩及以上产妇产假延长至6个月、配偶护理假延长至1个月;符合生育政策的参保城乡居民住院分娩,发生的符合规定的医疗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年最高支付限额900元;政策内出生的第二个及以上孩子,在辖区内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就读的,可以减免一定金额的保教费。

中国《人民日报》海外版评论称,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鼓励政策不能画饼充饥。而咸宁的“二孩新政”,应该是国内目前落实鼓励政策最具体的版本。

此前,7月辽宁省政府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提出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天津、新疆石河子等地也相继出台二孩生育鼓励政策。

事实上,“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两年多来,人口出生率、自然增长率虽有上升,但并没有起到十分明显的提振作用。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第一年,即2016年,全国出生人口1786万人,出生率为12.95‰,自然增长率为5.86‰。但到了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出生率为12.43‰,自然增长率为5.32‰,三项指标均较2016年有所下滑。

“一国或地区妇女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的子女数量”指标,国际上普遍认为这一指标达到2.1才是一国实现和维持代际更替的基本条件,而中国则多年一直在1.51.6之间,即使是在“全面二孩”后的2017年,这一指标也只是1.7

而现在出台“鼓励生二胎”政策的辽宁省和湖北宜昌市,2015年总和生育率仅为0.90.72,属于1.3以下的“极低生育率”,对人口更替和未来发展显然构成严重威胁。有专家分析称,即使出台了“鼓励生二胎”的一系列政策,但从当前情况及国际经验看,实际效果有限,显然不能寄予太多期望。

“二孩”后出生人口不升反降 中国人口面临雪崩?

全面两孩政策进入第二年,出生人口不升反降,统计数据大大低于几乎所有业内专家的预测,中国人口在未来将出现“塌陷式的下滑”甚至引发“中国人口是否面临雪崩”的争议。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级研究员、“人口与未来”网站联合创始人黄文政接受《侨报》专访时表示,雪崩”有可能不是夸张,而是对中国人口趋势无奈却理性的判断,这突出表现为中国未来人口趋势变化的速度和幅度都超出想象,后果严重且不可逆,但公众并未足够警觉。”

人口雪崩首先表现为出生人口的雪崩,这可以从出生人口的代际衰减看出来。目前平均生育年龄约为26-27岁,因此通过比较当年与26-27年前的出生人口,可大致判断出生人口的代际变化趋势。

黄文政表示,2017年出生人口为1723万,其中一孩724万,二孩883万。由于先有一孩才会生育二孩,有一孩的女性不一定会生育二孩,所以在育龄女性年龄结构稳定的情况下,二孩数量会显著少于一孩。因此,2017年二孩多于一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全面二孩政策释放了生育意愿的堆积势能。

扣除堆积生育后,2017年的正常出生人口大约只有1500万人。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推算,这1500万正常出生人口的上一代,22-31岁的平均人口大约为2200万;相比之下,出生人口一代人的时间里减少了至少32%,这相当于50年就减半。

黄文政认为,由于在高生育率年代出生的50后、60后、70后大部分依然存活着,出生人口雪崩短期内并不会导致总人口的雪崩。但等到生于高生育率年代的人口老去,出生人口雪崩将会传导为总人口雪崩。

“无论是从东亚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历史经验、中国各种生育意愿调查以及实际生育率的代际变化、未来社会经济状况变化还是生育行为的分析来看,即使全面放开甚至大力鼓励生育,中国生育率都更可能继续走低。”黄文政对《侨报》说道。

根据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二孩人数为883万,实际比2016年增加了162万,但一孩人数仅为724万,比2016年减少了249万。面对“全面放开二孩”政策,2017年一孩的数量反而明显减少。 

由于之前的政策对一孩并未有过任何限制,在育龄女性数量基本稳定的情况下,一孩数量大致稳定。而近年每年出生的一孩数量如此剧烈下降,表明步入育龄的女性数量正在大幅萎缩。这一现象也可以从结婚登记人数不断减少得到佐证。根据民政部数据,从2013年到2016年,中国结婚登记人数分别为1347万对、1307万对、1225万对、1133万对,3年时间下降16%,平均每年下降超过5%

“新一代的生育意愿比我们想象的更低”。黄文政向《侨报》表示,大学扩招虽然大大促进了近年的发展,但也可能是降低生育率的一次性因素。如今每年约600-700万人,即同龄中约40%的人要上大学。随着教育水平的提升,女性可能推迟生育时间,甚至减少生育数量。

专家: 中国没有“计划生育” 生育率也会自发下降

1980年,新华社公布了宋健等人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相结合”的“人口控制论”的方法研究出来的“百年人口预测报告”。报告称,如果按19753.0的生育水平延续下去,2075年中国人口将超过40亿并将继续增加,于是1980年中国开始在全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国家计生委宣布,到2005年底,计划生育政策已经使中国少生了4亿多人。

事实上,国内诸多人口学者一直对计生部门公布的人口数据存疑,2017年据国家统计局网站消息,2016年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约为13.8亿,然而2016年实际人口只有12.80亿,比官方公布的数据少了1亿。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易富贤接受《侨报》专访时表示,据此测算,2005年计划生育只少生了2.47亿人,并非国家计生委所宣传的少生了4亿人,但是到2018年却是少生了3.98亿人了。

易富贤认为,停止计划生育后出台鼓励生育的政策,将生育率稳定在1.2,那么到2050年、2100年,中国总人口将降至10.8亿、4.8亿。也就是说,计划生育到2050年、2100年分别少生了6.97亿人、7.17亿人。

即使不实行计划生育,中国的生育率也会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自发下降。“同为发展中国家和人口大国的印度在没有实施计划生育的情况下生育率由1980年的4.8自发下降到1990年的3.82000年的3.22017年的2.18。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版》预测了印度未来生育率,中低方案平均:20301.8120501.5921001.52。”

易富贤表示,中国长期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1820年曾经占世界人口的37%,然后降至1950年的22%1970年也仍然为22%。即使不实行计划生育,中国总人口占世界总人口比例仍将继续下降,2020年、2050年、2100年分别只有21.1%18.2%12.5%

易富贤进一步指出,如果不实行计划生育,那么2015年、2030年、2050年的中位年龄分别只有32岁、38岁、46岁,中国的人口更年轻,劳动力更充足,经济更有活力,养老危机更轻,将长期与美国、印度一起活跃在世界经济舞台上。

全球面临低生育率危机 提前谋划全局是关键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数据,西方主要国家如美国、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的生育率分别为1.842.011.811.501.37。其中,美国、法国、英国的生育率接近更替水平。虽然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的国家,在不考虑移民的情况下,最终都面临人口衰减,但不同生育率带来的衰减速度大不相同。

除了俄罗斯等少数国家外,全球大多数国家的生育率或者处于低位或者在下降,但低生育率危机最严重的则是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东亚文化圈及少数东欧和南欧国家。

黄文政表示,东亚文化圈的生育率在全球垫底。目前日本的生育率为1.46,在东亚还算较高,但因生育率下降较早,而且预期寿命较长,日本老龄化程度目前居于世界前列。相比之下,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生育率比日本更低,但因为生育率下降较晚,目前刚刚或即将步入人口衰减。

目前,这些国家和地区都在鼓励生育,但在黄文政看来,其效果乏善可陈,长远来看,除非生育率大幅提升,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都面临人口雪崩。

从全球来看,中国未来的人口萎缩触目惊心。中国人口占世界比例在1820年、1900年、1950年、1980年分别为36.6%25.6%21.8%22.1%,整体上在大幅下降,虽然目前还有18.5%,但目前每年新生儿仅占世界12%

2050年前后,中国每年出生的800万人将只占世界的5%。在强劲的低生育率惯性下,中国要将生育率提升到世界平均水平,可能再需要两三代人时间。等到生育率最终稳定下来,中国每年新生儿占世界的比例,乃至中国人口占世界的比例可能跌破3%

在当今背景下,中国一方面是严格限制生育三胎,另一边是出台政策鼓励生二胎,有专家表示“一边捆着你,一边鼓励你,意义何在?”黄文政表示,生育率的增长不仅仅是“个人私事”,而且还是“国家大事”。他建议,国家应充分考虑家庭抚养孩子的高成本,采取个人所得税减免和现金补贴的方式并重,对高收入家庭通过孩子人头抵税的方式减免个人所得税,对收入较低家庭,则直接发放现金补贴。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认为,接下来应该正确研判人口变动的趋势和特点,提前谋划全局或局部人口阶段性增减带来的问题。比如,为应对局部性出生高峰,各地应提前配备足够的满足婴幼儿出生、成长、受教育的基础设施;对出生人口规模持续萎缩地区,也要做好相关的公共服务和资源再配置。(完)

编辑:康博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